热门搜索: 巴黎奥运会
您的位置:首页 > 名案

“娈童岛”案 又一主犯神秘死亡

2022-03-31 09:27:00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作者:郑敖天
大号 中号 小号
“娈童岛”案又一主犯神秘死亡
布鲁内尔生前被关押的监狱。
“娈童岛”案又一主犯神秘死亡
  让·吕克·布鲁内尔
  1946年生于法国巴黎,20世纪70年代末进入法国时尚界。因行为不端被欧洲时尚界封杀后,于2004年在美国成立MC2模特公司,从事人口走私犯罪。2020年12月被法国警方逮捕,2022年2月19日死于狱中。
 
  美国富豪爱泼斯坦的同伙又“消失”了一个。当地时间2月19日凌晨1时许,法国巴黎桑特监狱巡夜的狱警发现,关在囚房中的法国前模特经纪人让·吕克·布鲁内尔已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75岁的布鲁内尔曾是娈童富豪爱泼斯坦的帮凶,生前受到多名模特起诉,在2020年12月被法国警方逮捕,罪名包括性骚扰、强奸15岁以下未成年人以及人口贩卖。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透露,布鲁内尔是用床单自缢而亡,狱方此前没有为其安排预防自杀的“紧急看护”,他的单人牢房也处于监狱监控的“死角”。这一切细节都与2019年的爱泼斯坦自杀案出奇地相似。
  更重要的是,布鲁内尔的死亡,令警方失去了揭露爱泼斯坦主导“情色供应链”的一位关键证人,更让“娈童岛”案件变得扑朔迷离。
  又一个自杀者
  2020年12月16日,布鲁内尔在巴黎戴高乐国际机场被法国警方逮捕。他当时正准备潜逃到非洲的塞内加尔。
  法国警方在调查后认为,布鲁内尔借由在模特圈的名望,长期为爱泼斯坦的“娈童岛”物色年轻女子。“娈童岛”案受害者之一的弗吉尼亚·朱弗尔指出,在过去近20年里,布鲁内尔向“娈童岛”输送超过1000名女子,提供给“客户”们。
“娈童岛”案又一主犯神秘死亡
2001年,布鲁内尔与MC2公司轻模特合影。
  据警方指控,他犯下买卖人口、强奸、共谋和性侵犯等多项罪名。与大张旗鼓的爱泼斯坦不同,布鲁内尔虽然在欧洲模特圈声名狼藉,但手段隐秘,善于隐藏自己的犯罪踪迹和钻法律空子,这也使得检方对其起诉的工作困难重重。
  经过长达数月的严密审理,法国检方终于在2021年9月正式起诉布鲁内尔,所涉及的是上世纪90年代的一起迷奸案,当时的女受害人尚不满18岁。与此同时,另有多名女性对他提起民事诉讼。
  然而,法院尚未定下开庭日期,布鲁内尔就在狱中自杀身亡了。在舆论看来,他的死过于“突然”。
  布鲁内尔的律师强调,他不是死于“罪恶感”,而是死于他“所遭受的不义”。被抓之后,布鲁内尔一直拒绝认罪,强调自己是“被舆论审判的无辜者”。他还散尽家财,雇用4名律师为自己辩护。
  警方表示,对布鲁内尔死因的调查还在进行中。一名警探透露,布鲁内尔的自杀“很可疑,而且太‘方便’了”。但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布鲁内尔是“被自杀”的。
  过去40多年里,布鲁内尔对上千名女性下过毒手,那些女孩至今仍在等待一个结果。曾被布鲁内尔侵犯的荷兰模特希雅·惠思曼说:“这一切都应在法庭上结束,但现在的结局剥夺了我获得解脱的机会。”
  布鲁内尔的自杀,也再次让爱泼斯坦的前女友吉斯莱恩·麦克斯韦成为焦点。麦克斯韦的哥哥透露,她目前正在接受严格的“防自杀看护”,但自己依然担心妹妹的人身安全。
“娈童岛”案又一主犯神秘死亡
爱泼斯坦。
“娈童岛”案又一主犯神秘死亡
布鲁内尔、爱泼斯坦(中)和麦克斯韦(左)一起乘坐私人飞机。

 
  时尚圈的“恶魔教父”
  法国巴黎是时尚之都,也是许多女性“逐梦”的地方。她们对这里充满幻想,却发现现实有着天壤之别。
  “布鲁内尔掌握的模特业就是一个‘皮肉市场’。你(指模特)在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被一些人带到陌生人的床上。”一名在巴黎“逐梦”的美国模特,曾这样形容自己在布鲁内尔“模特公司”经历的噩梦。
  “他的工作就是当皮条客:他手上有平台,有女孩子。如果你(指新人模特)能让这些‘中介’得偿所愿,你的事业就能起飞。如果你拒绝(出卖身体),那么你就找不到任何工作。”
  这些证词源自1988年美国的“60分钟”节目,但是人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以至于后来有更多的女孩误入魔窟。
  作为巴黎最老牌的“模特星探”,布鲁内尔早在1978年就拥有了自己的模特公司,号称发掘过多位世界名模。
  他的公司里大都是从英语国家来巴黎闯荡的年轻模特。女孩们带着一夜成名的梦想来到巴黎,布鲁内尔就为她们提供衣食住行和形象设计。这很快在那些年轻模特中传开,并一度让他成为模特们信任的“时尚教父”。
  可实际上,布鲁内尔的这些贴心服务不过是“甜蜜的陷阱”,当女孩对他言听计从后,他会把女孩送到“客户”面前,满足他们的“需求”。
  一名受害者告诉美媒,布鲁内尔善于使用毒品来控制手下的模特。他曾在模特公司内部组织“上流派对”,然后安排被“客户”相中的女孩喝下掺有毒品或迷药的软饮料,没过多久,意识不清的女孩就沦为布鲁内尔和“客户”的玩物。
  1999年,多个媒体相继揭发了布鲁内尔的丑行。他也因此被欧洲时尚界彻底封杀,只好到美国寻求发展。
  布鲁内尔与麦克斯韦是旧识,在她的引荐下,臭味相投的布鲁内尔和爱泼斯坦得以相识,并很快展开合作。2004年,爱泼斯坦出资百万美元,给布鲁内尔成立了MC2模特管理公司。
  根据“爱泼斯坦案”受害者提供的证言,这个模特公司实则是为爱泼斯坦“供应”女孩,布鲁内尔不仅在美国物色女孩,还从中东欧地区“购买”女孩,其中不乏未成年人。他们将载有女孩的私人飞机送到“娈童岛”,称其为“萝莉塔快线”。
  据英国《卫报》披露,布鲁内尔与爱泼斯坦之间会用“暗语”联系,比如他会对后者说:“有位‘老师’可以教你俄语,她的年龄是2×8,课程免费,先到先得。”
  布鲁内尔走私女性的数量之大,时间跨度之长,导致警方在寻找受害者时困难重重。一些受害者因害怕遭遇不测,拒绝配合警方调查。有人在被侵害多年后,患上了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竟认为自己与“客户”是彼此的真爱,这种混乱的心理状态,加大了警方取证的难度。
  不过布鲁内尔与爱泼斯坦的“快活”日子在2015年彻底成为过去。那一年,有受害者开始控诉爱泼斯坦的兽行,随后,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引起了《迈阿密先驱报》等媒体的注意。
  随着爱泼斯坦的名声越来越差,模特公司的生意受到严重影响,拴在一根线上的布鲁内尔开始着急了,害怕自己受到牵连。于是,他决定通过起诉爱泼斯坦“破坏MC2公司名誉”,来与其划清界限。在公关稿上,布鲁内尔强烈否认参与过任何与爱泼斯坦有关的违法行为。
  两人“友谊的小船”就此打翻。
“娈童岛”案又一主犯神秘死亡
被称为“娈童岛”的小圣詹姆斯岛。
  后来,爱泼斯坦被捕,又死于狱中,布鲁内尔也从公众视野中消失。有私家侦探表示,如惊弓之鸟的布鲁内尔,曾一度躲藏在巴西,最终选择曾是法国海外领地的非洲国家塞内加尔作为落脚地。
  东躲西藏的布鲁内尔,躲避的是否只是警方呢?这只有死去的布鲁内尔自己知道了。
  “娈童岛”案或成悬案?
  布鲁内尔是爱泼斯坦人口走私活动的主要执行者,不仅对爱泼斯坦的整个“情色供应链”了如指掌,也熟知众多“客户”和受害者的身份。而两大主犯爱泼斯坦、布鲁内尔相继死去,让“娈童岛”案件再次陷入困境。
  自杀前的布鲁内尔一直拒绝透露任何信息。有分析称,如果庭审开始,面对数罪并罚的布鲁内尔,很可能会选择与法国警方合作,用证据换取减刑。即便布鲁内尔没有自杀,对他的审判也将历时数年。在此期间,许多有关“娈童岛”案件的线索都可能逐渐“冷掉”。
  就在布鲁内尔死亡的4天前,英国王子安德鲁与起诉他的朱弗尔达成庭外和解。根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安德鲁向朱弗尔支付近1000万英镑(约合862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换来了朱弗尔的撤诉。
“娈童岛”案又一主犯神秘死亡
英国王子安德鲁与受害者朱弗尔合影。右为麦克斯韦。
  有媒体质疑,是“西方上流精英”的操作让安德鲁全身而退。他虽在舆论压力下失去了王室头衔和大笔财产,但自始至终未承认自己在“娈童岛”上的所作所为,也没有因此受到任何法律制裁。另一方面,英国王室给予他的资产,也足以让他奢侈地度过余生。至于曾经与布鲁内尔、爱泼斯坦接触过的“客户”们,被曝光的“娈童岛”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娱乐中心”而已。
  唯一让人感到些许欣慰的是,“娈童岛”的运营者爱泼斯坦和布鲁内尔,最终都为自己的罪大恶极付出了生命代价。正如受害者佐伊·布鲁克所言:“爱泼斯坦和布鲁内尔是天生一对:他们都是极变态的罪犯。我唯一的慰藉是,他们人生的最后一刻都是在监狱中度过的,一直被恐惧笼罩着……”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