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青年
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矩阵 > 人民文娱
专访周梅森:越是爆款剧,越不能悬浮
2022-11-29 11:16:46
大号 中号 小号
昨晚,电视剧《大博弈》迎来大结局,每一个角色都呈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走向——有唏嘘,有感动,当然也有“意难平”。从开播到结局,《大博弈》用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勾勒出中国制造业的一段缩影,也展现了时代浪潮中的中国企业家精神。
 
在被问到《大博弈》的题目意义时,该剧编剧周梅森对人民文娱说:“这个博弈并不是说一定要‘你死我活’,而是均衡博弈。在这部戏里,各个角色都曾经强盛过,但是也都先后遇到了挫折,剧中,表面上是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博弈,归根到底,是财富欲望与道德坚守的博弈。”
 
从青年时代起,周梅森就视法国文豪巴尔扎克为偶像,“社会百科全书式的”《人间喜剧》被他奉为经典中的经典。他也一直力求在自己的作品中,创作出一幅属于当代中国的社会长卷。

专访周梅森:越是爆款剧,越不能悬浮
 
 
酝酿了12年的“中国制造”故事
 
这几年,周梅森就像一部“爆款生产机”,在银屏上不断产出爆款。5年前,《人民的名义》成为现象级作品,在他笔下写活了政治生态中的人物群像;一年前的《突围》虽口碑分化,但其中直面国企改革的尖锐性、复杂性,显示出了作者非同一般的勇气。
 
《大博弈》写的依然是改革。聚焦了以北方机械厂、汉重集团、宏远集团为代表的几家国企、私企,描画出中国重型装备制造业在变革浪潮中奋斗求生存的宏大长卷。“《大博弈》是酝酿了12年的‘中国制造’故事。”周梅森总结道。
 
剧中,北机董事长孙和平、汉重集团董事长杨柳和宏远集团董事长刘必定是汉江大学的校友,人称“汉大三杰”。三人之间的关系代表了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融合与博弈。“在改革开放、中国制造业历史变革中出现的典型人物和典型故事,在《大博弈》中都能找到影子,比如说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徐州重工等,他们的故事我都研究过,他们的代表人物我也都研究过。”周梅森说:“这部作品是为重卡装备行业的精英们所做的历史画卷。”
 
在这幅历史画卷中,周梅森让故事围绕股改展开。2005年前后,中国不少企业面临着股权分置改革,某著名制造业企业,从资本市场上收购了一家汽车制造企业,最终在香港和内地上市。在这一过程中,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特质在几场博弈中展现得淋漓尽致。“我很早就关注这一领域,后来我在与一些企业家交谈过程中,听到了不少这方面的故事。”以此为背景,周梅森塑造出孙和平与他带领的北方机械厂。故事中,代表了中国制造业的北方机械厂从艰难起步,到直面挑战,并逐渐走向辉煌。

专访周梅森:越是爆款剧,越不能悬浮
 
周梅森感叹:“这类宏大叙事的作品,一定要接地气,一定要生活化,一定要真实,用博弈写出一个时代的本质。”在他看来,越是主题宏大的题材,越不能端着架子教育观众和读者,更不能“狗血”,不能悬浮。
 
在这部剧的创作之初,周梅森就考虑到如何吸引广大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原本,剧集开场的7分钟是一场国际股东大会,会上,孙和平和全球各地投资商讨论北机上市后的情况,接着,整部剧以倒叙形式展开。戏拍完后,编剧兼艺术总监的周梅森在审看过程中觉得不对,“如果这么拍的话,观剧的门槛太高,把大部分观众挡在戏外了”。
 
他与出品方商量,把这场全球股东大会的戏全部拿掉,整部剧集则由倒序改为正序,“调整后的故事从孙和平在东南亚卖老鼠药开始讲起,展现处于逆境的他如何不断学习、逆风飞扬。这样一来,看剧的门槛就完全降低了”,这就把孙和平与观众拉近了。
 
《大博弈》播出后,被不少观众评价为“不按常理出牌”——它并非一部草根逆袭的爽剧,周梅森借这部剧,想要表达的是资本带给人们的反思,“孙和平虽说笑到了最后,但是,他还会面临新的挑战与博弈。只要金钱永不眠,博弈就永不落幕”。
 
 
 
把书桌放在大地上
 
1956年,周梅森出生于徐州一个煤矿工人家庭。小学三年级时学校停课,周梅森不得不在采石场、建筑队做小工,14岁起在煤矿半工半读,钻遍了家乡大大小小的矿井。
 
常年在矿井中的劳作,加上儿时生病,周梅森的听力不太好。但早年的坎坷经历与矿井下的幽暗,未曾将他心头的希望抹去,他一边劳动、一边阅读写作。彼时,虽然认识的汉字不到3000个,但他已开始创作第一部小说,一口气写了20万字。在煤矿弄不到纸,他便将包炸药包的纸切成纸条来写。
 
一次,周梅森在废品收购站找到一本写巴尔扎克的旧书,书很破,前面少了十几页,后面又少了十几页,但他如获至宝,读得如痴如醉。书中提到巴尔扎克在拿破仑像下写了一句话,“你用剑征服世界,我将用笔征服世界”,这句话对周梅森来说,如同黑暗中的一抹光,激励着他,至今难忘。
 
1974年,周梅森高中毕业,成了徐州矿务局韩桥煤矿的一名煤矿机修厂工人。在那里,周梅森认识了不少年龄相仿的工友,他们都因矿难成了孤儿,政府抚养他们成长,送他们到车间学习一技之长。长大后,这些孤儿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有的成了劳动模范,有的走上领导岗位,有的则犯了错,被捕入狱。“从那时起,我就想把他们的故事写出来。”这就是《突围》中齐本安、石红杏、林满江三人从一起长大,再到博弈、决裂的故事原型。
 
1978年,22岁的周梅森在《新华日报》发表了处女作《家庭新话》。1979年,南京《青春》杂志社看中了周梅森,破格招收他为编辑。这年11月,周梅森离开徐州煤矿,登上了驶往南京的火车。坐进《青春》编辑部的周梅森有些恍惚,与在矿井下的工作相比,他的人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此,周梅森更加发奋阅读、写作。1983年,他的第一部中篇小说《沉沦的土地》发表,小说以黄河故道上几个煤矿的兴衰荣辱为主线,谱写了清末民初悲壮而苦难的历史。小说发表后,周梅森一举成名,从此成为一名职业作家。
 
上世纪90年代初,社会上出现了全民经商热,文学陷入低潮,没什么人读小说,“我不认为作家天生就该过苦日子”。1994年,周梅森和几个作家朋友在南京开了第一个股票投资大户,是江苏省最早的10个大户之一,他也成为最早一批涉足股市的人。“那段生活对我认识财经世界和资本市场起了很大的作用。”
 
“那几年,我做生意也算长了见识,和江湖上各色人等,各路英雄、骗子打交道,生意做得不大,体会却不少。”回顾自己的经商生涯,周梅森感到除了让自己口袋里多了一点钱之外,心里反倒空荡荡的。
 
1996年,周梅森回到徐州市政府工作。他详细了解了政府组织的运作方式——各级会议是怎么开的,具体的政府决策又是如何落实到基层中去的,他都一一研究。从那以后,周梅森开始了当代题材的小说创作,这个题材下的第一部小说便是《人间正道》,这部作品为他赢得了多个奖项。小说全景式地反映了上世纪90年代的社会生活,在上至省委下至基层的广阔视野里,为读者展现了一幕幕气势磅礴、场面壮观的改革图景。在当年,由于内容太过真实,还曾受到当地官员的阻挠。
 
1997年,积累了丰富人生经验的周梅森写了一部名为《天下财富》的小说,以中国证券业的发展和股份制企业改造的进程为壮阔舞台,讴歌劳动与创造、奋斗与拼搏、公道与正义,对变革时期特有的疯狂投机现象进行反思。
 
2005年,在亲身经历了一次企业股改风波后,周梅森对资本市场有了新的认识,彼时,作为中国著名散户的他“跨界”参与了与金融资本的博弈,为了维护中小股民利益,一连写了三封公开信,他也由此被众多中小股民称为“剑客”,获得了财经界的尊重。正是通过多年的观察和实践,周梅森发现了一批优秀的制造企业,在与资本博弈的过程中顽强崛起,于是就有了《大博弈》这部小说。
 
周梅森感叹:“正是过去那些年的经历,让我既有了观察社会的机会,也为写作积累了大量素材。可以说,我的书桌就放在社会上、放在大地上。”
 
 
 
真实是作品的生命

 
从早期《沉沦的土地》《大捷》《军歌》,到之后《人民的名义》《人民的财产》《大博弈》,周梅森的作品从新历史小说大踏步转向现实主义,跨度不小,“因为我认识到,我们所处的时代,正在发生巨大变化”。
 
通过这些年的记录,周梅森发现尽管国家发展和民族崛起过程中必然会遇到一些问题,“就像我在《中国制造》里说的,高楼后面有阴影,霓虹灯下有血泪”,但中国确确实实在进步,中华民族在一步一个脚印中崛起。“在这么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各种社会矛盾都会暴露出来,这很正常。我们要有勇气正视这些矛盾,不能在这些矛盾面前闭上眼睛,我想这就是真实,真实是作品的生命。”
 
为此,周梅森投入了大量心血和精力研究中国企业与企业家,而从优秀企业家身上,周梅森感受到了坚强毅力和敏锐的商业嗅觉。更重要的是,从一个个鲜活的人物身上,周梅森看到了党员干部在改革开放过程中的奋斗与牺牲。“我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也是参与者,我把党员干部的崇高精神与事迹,都借着作品写出来了。”
 
这些年,周梅森的多部小说被改编为影视作品,他也同样将真实这一创作原则带到了银屏之上。
 
《突围》是周梅森在《大博弈》之前的一部热播剧,一经播出就牵动了不少观众的心,首日便上了21个热搜。
 
在《突围》中,闫妮扮演的石红杏人物形象非常立体,善恶兼备,是“最让人纠结和心疼的”,在剧中,她跳江时,观众急得要命,一些朋友打电话来“责问”周梅森为什么让这个角色去跳江,这让他既觉得无奈又感到欣慰,“这就是石红杏真实的命运”。
 
在拍摄《人民的名义》和《突围》时,他经常赶往拍摄现场。“在现场有个好处,如果演员对有些台词把握不准,可以及时纠正。”同时,通过与演员交流,周梅森发现影视人物的形象往往能够被塑造得更加立体。
 
《大博弈》中,万茜扮演的钱萍是个女强人,不仅是北机厂的董事会秘书,更是孙和平的得力助手。有一场戏是钱萍与孙和平通电话,坦言自己要放弃事业,做一个贤妻良母。但万茜觉得不对头,认为根据钱萍这种事业型性格,不会说出这种话。周梅森觉得有道理,便重新调整剧本。万茜等了一个星期,这期间,她也在反复琢磨、重新体会钱萍这个角色。

专访周梅森:越是爆款剧,越不能悬浮
 
周梅森语重心长地说:“拍出一部好剧,很多时候需要出品方有眼光、胆量和气魄,需要演员有一种精神。如果说出品方有了这种意识、这种担当,那么,我的剧本再做不好,就是我的责任了。”
 
近些年,国产剧中,扣人心弦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可谓稀缺。无论古装剧、都市剧,还是职场剧,似乎都在忙着谈恋爱。周梅森的这几部剧则异军突起,无论是《人民的名义》,还是《大博弈》,无一不是重大主题、宏大叙事。他写活了历史洪流下一个个充满矛盾的、活生生的人。
 
有观众说,看周梅森的剧,就像在看这个时代,看着这个时代中的人。
 
在回顾自己的创作道路时,周梅森总结了一句话:“创作者必须要在场,要对现实生活有认识、有思索、有反映。”
 
 

责任编辑:王晶晶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