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岁!最年轻的现役上将是怎么炼成的?
2021-09-08 22:19:00来源:环球人物网—环球人物微信
常丁求资料图。
 
常丁求的座右铭是:歼击航空兵在作战序列中是拳中骨、剑前锋、刀上刃。他深知自己肩负的使命,并且为了这个使命,不顾一切地往前冲。
 
|作者:羊羊
 
|编辑:阿晔
 
|编审:劳灵格
 
2021年9月6日,中央军委晋升上将军衔仪式在北京八一大楼隆重举行,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晋升上将军衔的军官颁发命令状。本次晋升上将军衔的军官是:西部战区司令员汪海江、中部战区司令员林向阳、海军司令员董军、空军司令员常丁求、国防大学校长许学强。
 

·2021年9月6日,中央军委晋升上将军衔仪式在北京八一大楼隆重举行。
 
在这几名上将中,首次出现了“65后”上将常丁求。这位1967年出生的空军司令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最年轻的现役上将。
 
值得一提的是,据公开报道,2018年8月17日至19日,中央军委党的建设会议在北京召开,出席此次会议的常丁求已经佩戴中将肩章,这在当时也刷新了最年轻中将的纪录。

 

“把乌纱帽放在一旁谋打赢”
 
公开资料显示,1984年,17岁的常丁求进入飞行基础学校,开启了光荣的飞行生涯,其后如愿成为战斗机飞行员。2000年开始,他担任空军航空兵某飞行团团长,其后担任空军歼击航空兵第三师副师长、师长等职。
 
尽管已在军中担任领导职务多年,但30多年的飞行生涯,不仅让常丁求练就了过硬的飞行技能,也让他始终割舍不下飞行的情结。“我飞过歼-6、歼-7、歼-10、苏-30等六七种机型”,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常丁求细数了他的飞行经历,“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一个传统,敢于喊‘看我的’。在空军部队尤其如此。过去当团长、师长遇到各种高难度高风险的任务,一定是师团长带头上,所以我们既是领导干部,同时也是战斗员!”
 

·常丁求此前接受采访。
 
身先士卒,贯穿在常丁求军旅生涯的始终。刚刚担任飞行团团长时,常丁求曾面对尴尬境遇:在第一次执行跨区机动任务时,出动的20架飞机中有8架出现故障,两架无法起飞。常丁求硬着头皮完成了那次机动任务。
 
看到其他梯队的出色表现——其中四机梯队几乎是贴着农舍屋顶飞临机场上空,依次超低空通场后,很快以小航线着陆,动作干净利索,展现了高超的飞行技能——任务结束后,常丁求便开始带领队伍勤学苦练、严抠细训。终于,半年后,他所在的飞行团的所有飞行员也全部熟悉掌握了上述高难度“特技”。
 
常丁求要求飞行团战士的,不光是飞行技能,更有意志和决心。2001年底,总部在常丁求团组织考核。当天,云遮雾锁,能见度不足3公里,复杂的天气条件让飞行充满了不确定性。此时常丁求大胆拍板:战争真要打起来,敌人可不管天气好坏!
 
说完,他第一个驾机参加考核,时而在云中躲避“敌机”发现,时而在云下迎面佯攻,时而侧翼迂回,五分钟之内,取得了三战三捷的战绩。地面的考核领导叫好声一片,常丁求和他的团队顺利摘走了“军事训练一级单位”的称号。
 
在常丁求曾任师长的空军航空兵某师营院内,至今仍然屹立着一块“敢”字碑,正面是一个血红色的硕大“敢”字,背面则是三行字:敢为人先,敢于担当,敢打必胜。
 
这是常丁求和所在部队性格的真实写照。据《解放军报》报道,2004年夏天,在华北某空域,常丁求作为“红军”指挥员,率领二代机群,与装备三代战机的“蓝军”较量。如果仅从装备上看,这次空中对决实力悬殊,没有人看好常丁求率领的“红军”。因为与三代战机相比,二代战机不但“近视”,灵活度也不行,而三代战机射程远、机动性好,“红军”飞行员很可能还没发现他们便被击落。但是,正是在这样一场实力差距悬殊的对决中,常丁求却率领战士们胜出了。
 
越是实力差距大,常丁求反而越是沉着冷静。他目光紧紧盯着屏幕,大脑高速运转,命令如连珠炮般脱口而出:“第一批双机起飞左转上升,第二批双机分两个波次,取大高度差直接进入,前双机到达空域后分开机动,后双机垂直机动……”随着他的指挥,空中态势逆转,“红军”突击机群由“游猎”转为“合击”,无论“蓝军”飞行员朝任何方向机动,总有“红军”设下的“陷阱”。最终,在“红蓝”激战的60次空战中,常丁求带领“红军”57次突破对手的空中拦截。
观战者一片惊呼:“这太少见了!”而部属的评价则一语中的:“(他是)把乌纱帽放在一旁谋打赢!”
 
常丁求有一句座右铭:歼击航空兵在作战序列中是拳中骨、剑前锋、刀上刃。正是出于这个意识,他深知自己肩负的使命,并且为了这个使命,不顾一切地往前冲。

 

心理专家、科技能手、管理精英
 
那些在外界看来不可思议的桥段,只是常丁求无数惊心动魄飞行往事的片段。
 
2006年11月,一场多军兵种联合演习在华东某地展开,常丁求受命带僚机到海上陌生空域进行空中拦截。当天的空中能见度只有两公里,云底高不足500米,在这种条件下进行远程奔袭、低空巡航、大载荷机动,是有着机毁人亡的风险的。
 
但演习就是最大可能的模拟战争,常丁求还是那句话“敌人可不管天气好坏!”时任副师长的常丁求和师长韩胜延达成共识,选择最优秀的飞行员组成金牌阵容,志在必胜。一声令下,常丁求率队飞过海岸线,到达待战空域。空战开始后,战队犹如一把凌空飞舞的尖刀,插入“敌机”喉咙,刀刀致命,打了对手一个猝不及防,当他们发现常丁求的拦截编队时,已经在短时间内遭到4次攻击了。
 
常丁求凭借出色指挥,创下该型战机首次在改装期间遂行重大任务、首次在未知条件和陌生环境进行实战化对抗、首次演练远海低空战术课目等多项“第一”。

·常丁求准备训练。
 
当然,敢于亮剑、骁勇善战的常丁求并不是一介莽夫,而是有充分的飞行知识作为支撑的。军中,他是一位出名的“飞行心理专家”,将飞行心理学向训练、实践拓展,并向未来战场延伸。他专门带头成立了一个研究飞行员心理素质的小组,并带领小组成员对全团飞行员进行心理调控,及早发现问题,防患于未然。
 
常丁求还是一名出色的教官。2002年10月,空军各部队的航空理论高手齐聚北京,参加航空理论教学竞赛。这是常丁求的另一个战场,他向在座专家全面分析了“地靶训练”飞机俯冲中抬头力矩对瞄准点的影响,并提出了提高命中率的方法和措施。这次授课角度新颖,条理清晰,当之无愧地获得了竞赛第一名。
 
对于科技和知识,常丁求的热爱丝毫不亚于飞行。早在1992年,常丁求还是一名普通飞行员时,他就用自己一年的积蓄买了一台电脑,就是为了能够熟练运用计算机进行编程。
 
在那个年代,他敏锐地将网络技术引入到飞行训练,实现了全方位网络化管理。他还与几名战友合作创建“飞行训练组织指挥网络化管理系统”,简称“飞鹰网”,填补了空军军事训练领域的空白,这也作为全军新一轮训练配套建设专用软件在部队普及推广。
 
常丁求深知,人才是强军的关键。在担任航空兵某团团长期间,他看到团里飞行骨干战术水平参差不齐,一年时间竟培养不出一个飞行指挥员。他非常着急,着手制定人才培养计划,并带头编写了《歼X型飞机飞行教范》《某战法飞行教范》《创新战法》《飞行训练组织与管理细则》《战法理论题库》和《指挥员手册》等材料。一时间,团里“比学赶帮超”蔚然成风,“人才荒”问题大为改善。

 

在战斗中飞行,在飞行中战斗
 
在2016年军改后,常丁求出任南部战区副司令员,成为现役最年轻的战区级军官。刚刚成立的战区,肩负着扼守祖国南大门、维护南海权益的重要使命。
 
在战区成立4个月时,常丁求曾对媒体说过这样一番话:“战区是个’小男孩’,现在看着筋骨还弱,却天然有着战斗的基因,让他茁壮成长,将来力气一定比女孩大!我们要有耐心,更要有信心!”
 
在2015年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大阅兵上,驾龄超过30年,时任沈阳军区空军参谋长的常丁求作为歼-10梯队领队,带领15架歼-10战机飞过天安门,接受祖国和人民检阅。当时,他是最年轻的将军领队。
 

·在2300米高空,战机中的常丁求竖起大拇指。
 
其实,常丁求在那一年已经48岁了,即将到达空军歼击机飞行员的最高飞行年限。他也已经在军队机关工作多年了,而为了迎接胜利日大阅兵,他又迅速投入到战斗和训练中。“这是我们国家成立这么长时间以来,首次以纪念抗战的方式来组织阅兵,这是对历史的铭记和传承。而且也是一次亮剑,其意义非同寻常”。
 
从那一年的6、7月开始,他就重拾飞行技术,包括歼-10的所有高难度科目,空战、对地、超低空、夜航等。此外,还有强化体能训练、理论复习,以及对各种异常情况的处理。
 
每天,他和战士们一起从早晨5点起床打太极拳,7点吃饭,然后上午研究协同准备,如果第二天飞,下午还要下达任务。飞行的日子,起床后就要做个人准备,提前一个半小时到达机场上飞机训练。下午进行总结研究,梳理经验教训。
 
常丁求将那次的大阅兵训练,看作宝贵的人生财富。训练场上,他带领梯队人员判读飞参、分析地面拍摄的队形照片,对照“秒米不差”标准,逐个细节推演。体能训练室里,他给自己加训力量练习课目,每一次都是汗水湿透了体能训练服。
 
作为受阅当天的带队长机,他深知责任重大。“从某种程度上讲,空中梯队的米秒不差就是长机的米秒不差。”使命在肩的他,提出了“早预见、早调整”。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他介绍,由于飞行路线大范围覆盖人口密集的北京城区,所以万一遇到不可控情况时,要尽最大可能飞离城区,还要制定应急预案,把问题尽量复杂化,把可能性尽可能考虑到。
 
尽管阅兵和实战有区别,但常丁求格外珍视阅兵的重大意义。“阅兵培养的是一个人的作风,在这方面与实战有相似之处。实际上,空中作战更具对抗性,对飞行员的要求是快,动作要非常泼辣。因此歼击机飞行员的特点是,既要心细又要泼辣。实战对抗的时候,如果我做动作时别人没准备好,很可能一拉载荷他脑袋就转不过来了。阅兵则是对精准度有要求,要更有观赏性。阅兵编队大,而且距离很小,关键是动作要稳定。”
 
在他的意识里,这是增强全军凝聚力,培养军人意志的绝佳机会。而战士们在阅兵中表现出来的精神面貌,就是平时训练水平和实力的真实体现。“打个比方,一个人长得很漂亮,简单洗把脸就能拍出很好看的照片。这几年飞行员实战的水平提高,即便只拿出一个月时间来训练,也没有问题。现在给了3个月时间来训练,我们对自己的要求更高,精益求精。”
 
对于常丁求来说,军旅生涯就是一种享受。在“胜利日大阅兵”时,常丁求曾表示:“虽然这是阅兵,但我认为它也是一次战斗,是代表空军的一次亮相。”他最崇尚的一句话就是,在战斗中飞行,在飞行中战斗。他将这样的人生当成一种莫大的荣幸和享受,“因为升空以后,自己会觉得非常有成就感,而且感觉整个人特别有激情。”
 
这位最年轻的现役上将,无时无刻不展现着人民空军敢打敢拼、能打胜仗的豪迈气魄。正是有了这样的军人守护,才让我们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和平,也让我们不惧任何对手的挑衅!
 
资料来源:解放军报、中国军网、央视新闻、新京报等。
责任编辑:蔡晓慧
关键词: 常丁求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列表
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