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世乒赛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娱人物
许亚军:《关于我妈的一切》演闷角色,这“非常吸引我”丨角色
2021-09-26 15:34:27 来源:新京报 作者:周慧晓婉,郑新洽
大号 中号 小号
\
  许亚军接受新京报专访。摄影/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许亚军分析道,李文舫内敛自持,这个角色会有一点局外人的感觉,也遭受了很多事业上的不顺,整体来说是一个很“闷”的男人。他也问过导演赵天宇为什么要选择他来诠释这个角色,但赵天宇告诉他“这个角色会对你有足够的吸引力。”
 
  影片《关于我妈的一切》于9月19日上映,故事围绕徐帆饰演的妈妈季佩珍展开,从过去一个人支撑起整个家庭的运转,到被查出癌症四期、只剩四个月的生命,她开始在家人的陪伴下走过人生的最后时刻,这个一辈子都在为别人付出和牺牲的女人戳中了所有观众的泪点。在片中,许久没有电影作品面世的演员许亚军在片中饰演一家之主、季佩珍的丈夫李文舫,这个角色和许亚军本人性格上有很大的反差,却被许亚军演“活”了,也赚足了观众的眼泪。谈及这次塑造角色,许亚军表示几乎没对角色做任何限定,就是凭借真实感受去尽情表演:“沉浸是非常重要的,其实演员这个职业,我一直认为没有捷径可走,即使现在设备、技术、数字化再先进发达,技术可以更替改变,但在表演上必须沉淀投入,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进组后拍第一场戏,戏里戏外“处于情绪崩溃边缘”
 
  “这么严重怎么没见她喊疼呢”,直到亲眼看见妻子的检查结果李文舫才发现,原来身边日夜相伴的爱人季佩珍一直在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病痛,她竭尽可能地用自己的积极和乐观鼓舞家人,帮助工作不得志的丈夫、为女儿的“北漂”人生操心、照料着阿尔兹海默症婆婆的起居,却忘了好好照顾自己。得知妻子患上癌症,无尽的懊悔和自责笼罩着李文舫,他充满了无力感,丝毫不敢想象爱人离开的那一天。许亚军进组后拍的第一场戏,是他与协和医院好朋友,也是季佩珍的主治医生吃饭,好朋友告诉他佩珍几乎没有救治的可能了,李文舫依旧一脸固执地不相信这个结果,他坚持要给妻子继续治疗,但内心也知道这几乎是无法挽救的事实,他眉头凝重、情绪上来直接将一盘饺子掀翻,恸哭着悲伤地说“我真的不能没有佩珍”。
 
  “大家总是提及演技派这个概念,但在塑造李文舫的时候,是不需要任何演技的。因为在这次表演中,你会发现任何演技都使用不了,你只能也必须用真心感受这个人物,体验这个人物,再去表达他的情感、他的情绪。”许亚军告诉新京报记者,一开机就拍的这场情绪崩溃戏,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这场戏很重,你必须要将其中的‘度’把握准确。但真正涉及到拍的时候,确实会遇到一些问题,比如该如何迅速地沉入角色的情绪,跟导演、摄影师及对手演员如何沟通,这场戏很重,我们大概拍了三四条,在这一天里我一直处于情绪崩溃的边缘,没有任何歇息、也不会给自己做任何平复,拍下来确实相当疲劳。”许亚军回忆,拍到后来他越来越发现,对李文舫的表演不需要任何刻意的设定,不需要想得太多,只要能真心感受到这个人物时下处于的心态,释放自己的真实感受就会达到最好的效果:“我只要设身处地地想象,如果一个现实生活中的人遇上了家人患癌症,这是生活给他多么重的一击啊,这种恐惧、失措,稍一想像就知道该如何表现。”
 
  角色很闷“我不闷”,中年人经历变故会改变
 
  李文舫是一个典型的好父亲,他孝顺母亲,深爱妻子,作为一个资深大夫,因几年前的一次失误造成心结,至今无法拿起手术刀。在他的生活里,爱人季佩珍极其重要,就像燃气灶上的食物沸出来了,李文舫还是看着他的报纸,等着季佩珍去收拾;有了季佩珍的操劳,老年痴呆的母亲被照顾得井井有条,李文舫可以不用操心家里大小事;因为那次失误是为别人背了黑锅,他对手术和从医之路失去了信心,季佩珍会为他鸣不平,坐在医院领导办公室里跟领导沟通情况,说“咱们这么欺负老实人不合适吧”。因为忙碌,他从未发现季佩珍身体有异常,可真的发现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懵了,因为在季佩珍生命的最后时光,他和女儿李小美能做的,就是陪伴在她身边,任何一个行动都流露着对爱人的思念与不舍。
 
  “李文舫是一个传统的父亲,但我特别怕被别人认为这是一个脸谱化的人物,或是千篇一律地去打造同一种类型的父亲角色。电影里是奶奶、妈妈、女儿、爸爸(一家)的设定,几乎是三个女性一个男性,所以父亲这个角色毕竟在家里是没有太多戏份或是太多话语权的,也容易被边缘化,例如很多家庭里妈妈会和女儿滔滔不绝地沟通交流,爸爸就只能在旁边听,或是炒菜做饭。因为妈妈做得非常好,照顾母亲,管教女儿,李文舫在某种程度上就会安于对家庭井井有条的享受。”许亚军分析道,李文舫内敛自持,这个角色会有一点局外人的感觉,也遭受了很多事业上的不顺,整体来说是一个很“闷”的男人。他也问过导演赵天宇为什么要选择他来诠释这个角色,但赵天宇告诉他“这个角色会对你有足够的吸引力。”读完剧本,演着演着,许亚军清楚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的性格不闷,和李文舫恰恰相反,导演说希望我在这次表演中打破以往的固有形象,他会跟着季佩珍的变化以及生活态度去成长,去改变,尽管他已经是个50岁的中年人了,但他经历了家庭的变故,会有所反转改变,这一点非常吸引我,因为角色跟着我的表演在变化。”
 
  结局不是悲剧,“是非常积极、阳光的”
 
  《关于我妈的一切》的片尾,季佩珍与丈夫李文舫在海边紧密依偎,互诉衷肠。当季佩珍询问自己离开后,什么时候他会想念自己,这个看似木讷的丈夫,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声线发抖地吐露出了心底的爱意“出门的时候;进屋开灯的时候;生病,孤独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每句朴素的情话都在诉说着“好想你”,“不想离开你”,让全片达到泪点的高潮。
 
  被问到这样一个“悲伤”的结局,会不会对此有所遗憾,甚至要求导演修改剧本?许亚军表示,这样的结局不代表是悲剧,却是一种新生的希望:“导演绝对不是说要专门拍一个悲剧来赚眼泪,这个结局是非常积极、阳光的。妈妈走了,但是妈妈把她的爱留在了人间,你看后来,女儿承担起了妈妈在家里的责任,也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该有怎样的人生目标,也完成了妈妈的梦想。爸爸也一样,他重新拿起了手术刀,也不再纠结过去所遇到的烦恼或是别人对他的偏见,重新积极生活,这个结尾是非常阳光的。”说到这里,许亚军的语气中充满了感动:“我相信这一家人更明白了妈妈在天堂看着的时候,她是会高兴的,因为大家都更热爱生活了,导演可能想告诉观众,学会爱是永恒的主题。”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摄影 郑新洽
责任编辑:李佩蔺
关键词: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