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端午
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原创

中科院博士讲述缅甸惊魂:学历再高的人都可能受骗

2023-09-16 09:03:42 来源:环球人物网-环球人物微信 作者:冯群星
大号 中号 小号

“诈骗针对的是人性的弱点,

与学历无关。”

汽船晃晃悠悠地朝河对岸驶去,张川(化名)坐在船上,盯着河水出神。

2022年8月,接到泰国公司的“客服人员”offer后,他先飞香港,再飞曼谷,随后被接到泰国西北部的这座小城镇湄索。

这里的治安环境看上去不大好,他总隐隐感到不安,给中介打了好几通电话。对方一再为他的安全打包票,劝他先去新公司看看,“有问题随时可以走”。

父母都有病在身,女朋友不久前又查出了早期乳腺癌,家里的经济窟窿越来越大。

他身上的钱所剩无几,连回国的路费都凑不出来。去新公司报到,已然成了唯一的选择。

河对岸就是缅甸的妙瓦底,臭名昭著的“网络诈骗大本营”。一行人下了船,不到10分钟就走进了公司所在的园区。

一进门,所有人的手机和护照都被收走。张川心里更打鼓了:“这还走得了吗?”

一年的噩梦开始了。而张川“中科院博士”的身份,使他受到强烈关注。

就在今天,有媒体报道称“中科院被骗博士晒出缅甸工资单,月均收入5000元”,很快冲上微博热搜。张川向环球人物记者澄清称,媒体报道有误,该工资单的截止时间是2022年7月,那时他还在国内,因此不是在缅甸的工资单。

“只拿到6000元”

张川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所谓“客服”其实是“杀猪盘”:在网上寻找目标,用精心编织的剧本和话术骗取对方的钱财。

据他回忆,全公司大概两三百个“员工”,以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为主。大多数人只有初、高中学历,他听说还有一个博士,但是没见过对方。

公司以欧美人员为诈骗对象,所以全体人员都是“欧美作息”:晚上10点上班,次日下午3点下班。

·网友曝光的“杀猪盘”聊天对话。图源网络

管理层每月初下达绩效要求,完不成的人不仅没工资,还要接受体罚。

“体罚的方式很多,俯卧撑、蛙跳、跑步……连续做一小时不许停,身后有人监督,停了就拿棍子打。”张川说,体罚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

他告诉环球人物记者,自己不想骗人,就每天按照要求加人聊天,到了后面的环节再想办法“敷衍一下”。

按照张川的说法,进入公司的第一个月,他拿到了“新入职都有”的工资,折合成人民币约合6000元。“后面骗到钱了才有提成,不然一分钱没有。”

据他观察,员工提成比例从3%到12%不等,绩效好的员工会晋升为管理人员。公司每月会骗到10至20单,少的有5000美元,多的可达到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美元。这些大单是公司的主要支柱。

宿舍距办公室数百米,“两点一线”几乎构成了张川全部的生活轨迹。

他说,园区里也有KTV、超市,但物价是园区外的四五倍,像他这样不开单的底层员工,根本消费不起。

张川想过逃跑,但园区守卫森严。他也很难给家人报信:公司每隔一段时间会允许他们给家里打电话,但有人全程看守,只许说“工作正常”“一切平安”之类的内容。

难道自己就要被困死在这里了吗?不甘心的张川,决定铤而走险。

·妙瓦底某园区地图。图源网络

因“泄密”遭到毒打

诈骗公司有“制度督导”,每天负责在办公区巡逻,监控员工的活动情况,检查电脑上有无私装软件、私发信息。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张川找到制度督导的巡逻空档,在电脑上安装了手机模拟器,绕过监控给家人发了求救邮件。

今年4月,张川跟女朋友聊到了园区的诈骗模式等内容,希望女朋友能帮他保存好这些证据。但聊天信息没有及时删除,被督导发现了。

在诈骗公司看来,张川这是“泄密”,是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打手把张川带到了类似监狱的“兵站”,用小腿般粗细的木棍把他狠狠地打了一顿,再把他铐在墙边。

张川坦言,平时的体罚不怎么疼,但这次他被打得浑身青紫,几乎走不了路。“他们会掌握力度,既打得狠,又不会把人打死。”

张川在“兵站”被关了一个多月,此后又被转移到宿舍继续禁足。眼看他无心诈骗,园区要求家属准备12万元赎金,钱到位了就放人。

“家里确实很困难,我女朋友把车卖了才凑齐。”张川回忆,由于中间人的账户有问题,家人始终无法成功转账。

张川告诉环球人物记者,那是他最为恐惧和绝望的一段时间。

“如果真的被卖掉的话,我会在园区里被多困好些年。他们卖人会加价,本来赎金需要12万元,被转卖后可能会变成20万元、30万元,我们家肯定负担不起。这样我就看不到出去的希望了。”他说。

张川每一天都在盼望着家人转账成功,但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7月底,公司给的限期已到,他被转卖。

·网传某诈骗园区赔付金额清单。图源网络

诈骗利用的就是人性弱点

不幸中的万幸是,张川被卖到了同一园区的另一家公司。

与此同时,有媒体报道了他被困缅甸的消息。因为他“中国科学院博士”的特殊身份,事件引起了广泛关注。

在中国警方和大使馆的斡旋下,园区同意放人,条件是给5.9万赎金。

8月24日,张川被送出园区,到达泰国。中国驻泰国大使馆与他取得了联系,并通知了泰国警方。

因为泰国签证逾期,泰国警方又将张川移交给移民局,后续遣返流程走了十多天。

9月5日早上6时,张川终于抵达上海浦东机场。

·张川在微博上科普妙瓦底情况。

堂堂中国科学院博士,怎么也会上当?

数月以来,这是网友们最为不解的问题之一。

张川告诉环球人物记者,自己是“一步步地踏入了对方所设的陷阱”。

张川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地球环境研究所,后从事博士后研究。出国前,他在中国科学院庐山植物园工作,月薪大约四五千元。

·张川在国内的工资单。受访者供图

张川的女朋友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张川因炒币背上几万元债务。张川向环球人物记者确认了炒币一事,但他表示,主要的经济压力还是缘于父母和女友患病。

在国内投出多份简历未获回复后,他通过网络中介找到一份外国的“客服”工作,“公司包吃住,底薪1.5万元人民币,干得好还有提成”。

女朋友曾劝张川留在国内,但张川还是决定去闯一闯——两人原本计划结婚,婚期已经一拖再拖。

“我当时觉得,底薪1.5万元是一个正常数目,不是一看就有问题的那种离谱的‘饼’,就没有怀疑。”

招聘流程似乎也“挺正规”。张川按要求提供了三甲医院的健康证明和无犯罪证明,中介承诺帮他办理签证。

原本说好的工作地点是在新加坡,但一段时间后,中介说新加坡的签证不好办,建议张川先去同一集团的泰国分公司工作,等新加坡的入境政策宽松了再去。

当时正是疫情期间,张川觉得这套说辞也有道理,就答应了。

到了泰国后,他发现同批要入职的还有七八个外国人。他们一行人全程有人陪同,住的都是正规酒店。他因此没再生疑。

舆情发酵后,有人质疑张川知道所谓“客服”是诈骗工作。

张川向环球人物记者否认了这一点。他说,离开前,他的手机、电脑、U盘等电子设备被全部收走,因此没留下任何能证明自己被胁迫的证据。

同时,园区还要求他签字、录像,对着镜头说他是自愿过去的。

“上当受骗其实跟学历没有太大关系,诈骗利用的就是人性的弱点,每个人都有弱点。”张川说。

回国后,身边不少人劝他不要接受媒体采访,但他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把事情说出来,避免更多的人遭受同样的苦难。

“网上的一些不友好的评论我也注意到了,不过绝大多数人对我是理解的。”他想告诫跟自己有类似经历的人,不要轻易相信国外的“高薪”工作,更不要去诈骗。

得知张川的遭遇后,老师和同学们纷纷伸出援手。目前张川正在寻找就业机会,他希望能从事期刊编辑或者科普宣传一类的工作,“为社会做些贡献”。

总监制: 吕   鸿

监    制: 张建魁

主    编: 许陈静

编    审: 苏    睿

(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加微信“HQRW2H”了解细则。欢迎大家提供新闻线索,可发至邮箱tougao@hqrw.com.cn。)

责任编辑:邱小宸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