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端午
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原创

拜登前助理,求入俄籍

2023-06-07 07:04:04 来源:环球人物网-环球人物微信 作者:冯璐
大号 中号 小号

“我在美国时刻担心自己的安全,

打算申请俄罗斯国籍。”

“我在美国时刻担心自己的安全,而在俄罗斯感觉就像回家。我打算申请俄罗斯国籍,请求普京总统给我这个公民身份。”塔拉·里德在俄罗斯一档电视节目上说。

里德微胖,一袭黑衣,留着大波浪卷,称坐在对面的俄杜马议员布季娜“我的朋友”。“感谢布季娜以及所有给我安全感的人,让我觉得自己受到保护。”

正是布季娜,帮里德逃到俄罗斯,还承诺帮她起草入籍申请。

美媒称里德“叛逃者”——这是继“棱镜门”事件主角斯诺登之后,再次有美国政府前雇员逃往俄罗斯寻求庇护。而且,里德不是普通的政府雇员,而是美国总统拜登当参议员时的助理,并自称“遭到了拜登的侵犯”。

·拜登与年轻时的塔拉·里德。

“如拜登愿测谎,我也愿意”

1992年12月到1993年8月,里德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工作,担任参议员拜登的低级助理。1993年的春天,成为她口中“一生的噩梦”。

·年轻时的塔拉·里德。

她说,就是那时候,拜登在国会山办公楼的地下走廊侵犯了她。当时,她去给拜登送一个运动包。

“我把包递给他。他问候我,记得我的名字。那时候只有我们两人。最奇怪的事发生了,没有任何前兆,他把我推到墙上。”

“我当时穿了裙子,那种商务套裙,没有穿连裤袜。那天很热,墙壁很凉。然后事情突然就发生了。他的手伸到我衣服下面,伸到裙子里面,用手指侵犯我,同时还亲我。”

·年轻时的塔拉·里德。

“他说了一些话,但我记不清他说的每句话。我感到恶心。他后退时,看起来很生气,还对我说了一些我不想复述的话。然后他抓住我的肩膀。他说:‘你没事,挺好。’然后,他就走了。”

那是2020年4月,拜登正在争取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资格。里德对他提出了这一指控。由于时过境迁,直接证据很难找到,她表示愿意就自己的陈述宣誓作证。“如果拜登愿意接受测谎,我也愿意”。

她说,自己当年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拜登办公室的任何人,但是悄悄地向国会相关机构进行了投诉。随后,她就被开除了。

美国媒体对里德的说法进行了核实。里德的前同事洛瑞恩·桑切斯在接受《商业内幕》采访时说,她记得里德曾说过遭受性骚扰的经历,对方是“华盛顿的前老板”。

·塔拉·里德近照。

里德的老邻居琳达·拉卡回忆,上世纪90年代,里德对自己描述过被性侵的细节。

里德在华盛顿的一位老同事告诉《时代》杂志记者,当年出事后,“她妈妈想让她报警。我告诉她不要报警。我说,除非你准备好离开华盛顿,否则我不建议这么做”。

拜登对指控断然否认:“这件事从未发生。”他当年参议员办公室的同事说,里德从来没有向他们投诉过性侵的事情,拜登办公室“气氛很专业”。

拜登的支持者说,里德指控拜登的时机,与总统竞选关键节点重合,“很显然有政治动机”。

拜登当选总统后,相关调查中断了,里德的指控也不了了之。

而就在拜登宣布2024竞选连任后,里德再度提出自己遭性侵的指控,并且表示,愿意为此前往国会作证。

·如今的塔拉·里德。

此后不久,她在社交媒体上透露,自己被一些“有权势的人”恐吓,还在社交媒体上收到“死亡威胁”,遭到诽谤指控,甚至受到刑事调查。

她说:“因为政治原因,美国司法部门反过来调查我是否存在伪证指控。”里德感到害怕,最终决定去俄罗斯“寻求安全保障”。“我希望我能在这里安全地生活。我非常感谢我在俄罗斯、在莫斯科的朋友们,他们伸开双臂接受我……”

“非常艰难”的决定

里德说,寻求加入俄罗斯籍的决定“非常艰难”。

“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我真的花时间在分析这件事,即使拜登不再担任美国总统,我也不确定自己是否会回到美国,因为新任总统未必会帮助我去申诉自己遭到的一切。”‍

“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确实承诺要成为一个好公民,我承诺以积极的方式继续我的生活。”她说,自己也希望保留美国公民身份。

1971年,里德出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蒙特雷。后来,她随家人移居威斯康星州北部,在一个农场度过了田园诗般的童年。她爱骑马,还受过高山滑雪训练。

年轻时的里德,身材曼妙,常有人夸“你的腿很美”。她喜欢穿红衣服,当过自由作家、模特和演员。

·塔拉·里德(资料图)。

17岁时,她在加州诸多剧院出演过舞台剧。后来,她搬到了西雅图。据美媒报道,她去华盛顿给拜登当助理时,还在读大学,去国会大厦其实只是短期实习。

如今,里德是位单亲妈妈,靠表演和写作养活自己和女儿。1996年的法庭记录显示,里德声称前夫虐待了她和15个月大的女儿,打得自己遍体鳞伤。她选择离婚。

里德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喜欢小动物,常参与维护动物权益的活动。朋友们形容她“善良、活泼、个性张扬”,很容易引起周围人注意。“她的言行充满戏剧性。说话时眼睛都会闪光。”

·年轻时的塔拉·里德(资料图)。

不过,自从指控拜登性侵后,就有人说她是“俄罗斯间谍”。而帮助她前往俄罗斯的俄杜马议员布季娜,2019年被美国以“密谋充当未注册的外国代理人”名义判处18个月监禁,回国后成为议员。她告诉里德,将会请求俄罗斯总统普京“加快处理她的公民身份申请”。

里德说:“当我在莫斯科下飞机时,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第一次感到安全,感到被倾听,感到被尊重。在我自己的国家,这从未发生过。”

在里德眼里,“将俄罗斯视为敌人的想法,是由少数决心制造问题的华盛顿精英传播的”。

·塔拉·里德在俄罗斯现身。

华盛顿的面子往哪搁?

随着里德再度成为新闻人物,“性侵案”成为美国总统候选人尴尬的“标配”。这着实让前后两任白宫主人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就在不久前,纽约曼哈顿法院审理了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性侵案。陪审团裁定,特朗普曾在多年前性侵女作家卡罗尔,需向其支付500万美元的赔偿。这是美国历史上首次有前总统被定罪“性侵”。

特朗普不仅否认性侵,更否认自己认识、甚至见过卡罗尔,坚称这一切都是“政治迫害”。随着美国总统大选的升温,作为共和党内最有实力的竞争者,特朗普被对手用炒作“性侵案”的办法捆住手脚,是大概率的事情。

而随着里德“投奔俄罗斯”,拜登的这一“性侵案”、乃至更多的类似丑闻,或许也会被政治对手炒作,用来打击拜登的形象。

里德对拜登的指控,与特朗普性侵案有着某些相似之处。案发都在近30年前,女方都没有直接证据,只有自述。唯一不同的是,拜登无法辩解说自己不认识前助理里德。

·拜登今年4月正式宣布参加2024年的连任竞选。

有评论认为,正当白宫忙着对俄乌局势煽风点火之际,里德利用俄罗斯媒体为自己发声,意在逼美方对案件进行公开调查。如果美方不查,无疑是“打脸”所谓的司法公正;如果真的彻查,对照特朗普“性侵案”的处理结果,后果还真难说。就算形式上走走法律程序,也难免令白宫颜面尽失。

对里德的行动,白宫发言人柯比表示,美国政府“不愿对潜在俄罗斯公民的想法发表评论”,里德对拜登的指控是否与她投奔俄罗斯有关,“很难判断”,但里德关于自己生命受到美国政府威胁的说法“绝对是虚假的,毫无根据”。显然,这是希望低调处理。

拜登和特朗普如今是美国两党最热门的候选人,又都遭到“性侵”指控。有人戏言,2024的美国大选若是真成了“性侵嫌犯”的对决,这让华盛顿的面子往哪儿搁?

总监制:  吕   鸿

监    制: 张建魁

主    编: 许陈静

编    审: 凌   云

(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加微信“HQRW2H”了解细则。欢迎大家提供新闻线索,可发至邮箱tougao@hqrw.com.cn。)

责任编辑:冯小珏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