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巴黎奥运会
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原创

这个贪官想“带进棺材”的秘密,现在全网都知道了

2023-01-31 08:09:06 来源:环球人物网-环球人物微信 作者:隋坤
大号 中号 小号
原标题:这个贪官想“带进棺材”的秘密,全网都知道了

他越来越感觉到组织会查他,和妻子一起清现金、烧钱……

城市建设项目大铺排,地方官如何解决钱的问题?

落马的湖南湘潭市前市委书记曹炯芳给的答案是:大开举债阀门。

2023年1月28日,湖南卫视播出电视专题片《忠诚与背叛——2022湖南反腐警示录》。其中,第一个出镜的是曹炯芳,这也是曹炯芳案件细节首次披露。

为政绩大搞面子工程,用所谓的“创新融资渠道”大肆举债,甘于被不法商人围猎,拒不配合调查,与妻子在家中放火烧外币……

经查,曹炯芳违反多项党的纪律,涉嫌受贿2495万余元。

曹炯芳的罪行让人触目惊心。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北航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平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曹炯芳类官员选择腐败不属于‘侥幸’,而是‘理性’选择的结果。曹炯芳是一个典型个案,也凸显出当地‘一把手’监督难题还需要继续破解。”


半吊子工程

“到湘潭去以后,为了尽快见到政绩,我急于求成。”曹炯芳在纪录片里说道。

2016年5月,曹炯芳就任湘潭市委书记后不久,便不顾财力,大拆大建,盲目提出将城市每一条道路打造成景观路、精品路、样板路,总投资达617亿元。

湘潭火车站北片区的大型水景秀,原本附属于一个防洪排涝PPP项目,完全属于锦上添花项目,并不是民生急需。

耗资13亿元打造的窑湾历史文化街区,现在也成了一个“半拉子工程”。连湘潭市民都说:“整个窑湾没几个人,政府投资几十个亿的项目,现在放在那里空着。面子工程害死人。”


·窑湾历史文化街区

除此之外,曹炯芳还谋划了“一馆五中心”、昭山芙蓉路附线、杨梅洲大桥等项目,由于各种问题都半途而废,一些立在河中央的桥墩,还影响了航运通行。

盲目上马项目,成了他急功近利的表现方式之一。据介绍,在湘潭的5年时间里,曹炯芳共铺排项目几百个,其中很多都变成了面子工程。

纪录片里出镜的湘潭某公司原董事长说,本来是为了把湘潭基础设施“搞上去”,但最后“变了味”。

曹炯芳忏悔道:“无论是政治判断力,还是政治领悟力,还是政治执行力,我都出了问题。”


大肆举债

开工这些项目需要大量资金,那么钱从哪来?

曹炯芳在湘潭搞起了“创新融资渠道”。在他的带领下,湘潭大开举债阀门。

然而,曹炯芳的底气竟然是“地方政府不会破产”。“在这一理念的支配下,我就感觉到抓住了一些机遇。”曹炯芳说。

在曹炯芳的领导下,市县两级平台公司成了违规举债的急先锋。

湘潭当地的公司前高管们纷纷表示:“曹炯芳就要求我们公司全力举债,只要能搞到钱就是英雄。”“反正能搞到钱就搞,完全不考虑财政承受能力。”时任湘潭市化债办主任的刘某某则说:“当时简直就是冲昏了头脑。”

任建明表示:“这种腐败不仅掏空了当地财政,还让当地背上了巨额债务,甚至会危害到政府提供给老百姓的基本公共服务。”

事实上,早在2016年,湘潭财政就亮起了红灯。但曹炯芳一直掩盖,因为“‘暴雷’就要处分人”。


·曹炯芳

任建平分析道:“债务‘爆雷’是大概率事件,因为举债总额巨大。而且这些面子工程都是不带来任何财政收益的建设项目,尤其是很多项目都烂尾了,未来还要继续追加投入。”

在中央不断重视、强调“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时,曹炯芳却搞起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继续违规举债。湘潭地区的债务窟窿越来越大。

曹炯芳在湘潭的5年时间里,湘潭被财政部列入一类预警地区。曹炯芳给湘潭的未来发展留下了沉重负担。

湖南省纪委工作人员对曹炯芳的评价是:“身子进入了新时代,脑子还留在过去时。他瞒报债务,玩数字游戏,最终导致湘潭债台高筑,陷入‘雷区’。”


与妻子一起烧钱

曹炯芳在湘潭大搞裙带关系,不仅放任支持胞兄罗春芳在湘潭“提篮子”、揽工程,还帮助其在融资过程中牟取利益。

他还甘于被围猎,一步步落入了不法商人精心设计的陷阱。

涉案人沈某了解到曹炯芳小孩和自己的小孩同岁后,就想通过小孩跟曹炯芳拉近关系。沈某将两个人的孩子安排在一个学校,也安排在了一个班上学。

此后,沈某细心地照顾起了曹炯芳一家的生活起居,还认干亲、当陪练、做厨师,成了曹炯芳的家庭保姆和生活秘书。

投资就意味着回报,沈某要的回报,就是通过曹炯芳拿项目。

据介绍,曹炯芳被留置前,组织曾多次找他谈话,让其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可曹炯芳执迷不悟,对抗调查,拒绝接受组织的教育和挽救。

曹炯芳妻子邓某某说:“春节以后他就越来越感觉到组织会查他,我们俩又一起把家里的现金清了一下。他就发现家里有一些外币,他说到时候讲不清来源,只有烧掉以后,我们就安全,并且还一边烧一边跟我讲,这个是我们俩带进棺材里的秘密。”

高压反腐面前,曹炯芳对贪污受贿依然抱有侥幸心理。任建平说:“切实破解当地‘一把手’监督难题属于治本,快速遏制腐败增量、清除腐败存量属于治标,只有标本兼治,快速且有效,腐败机会才会显著减少、腐败风险才会显著提高,继续以身试法的官员才会变成侥幸行为。只有到那时,继续抱有侥幸心理的官员才会越来越少。”

公开简历显示,曹炯芳出生于1964年,早年曾长期在湖南省委办公厅工作,曾任综合调研室干部,综合调研室主任科员,综合调研室副处级研究员,综合调研室副主任,秘书处副处级秘书,秘书处、信息处正处级秘书等职。

2016年3月,曹炯芳任湘潭市委书记,任职5年多。2021年7月,他卸任,后转任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副秘书长,2022年1月任湖南省人大常委会秘书长,至3月落马。

曹炯芳最终在忏悔书里写道:“我深感辜负了组织长期的教育、培养、信任与重托,深感辜负了这伟大时代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责任。”


·曹炯芳忏悔书截图。

反腐斗争任重而道远。在这条路上,不仅要靠“自律”,更要依靠“他律”。

任建平表示,希望官员能管住自己,属于自律范畴。自律有其价值,但必须建立在可靠的“他律”之上。“只有‘他律’尽可能完善,官员管住自己的‘自律’才更靠谱。”

总归一句话:切莫伸手,伸手必被捉。(隋坤

总监制: 吕   鸿

监    制: 张建魁

主    编: 许陈静

编    审: 苏 睿  凌 云

责任编辑:蔡晓慧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