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青年
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原创
这位“老炮”总统走了,曾说“乌克兰不废核,就像猴子拿着手榴弹!”
2022-05-12 08:24:40 来源:环球人物网—环球人物微信 作者:许晔
大号 中号 小号

销毁乌克兰核武库的老总统走了。

作者:许   晔

编审:苏睿 凌云

当地时间5月10日,乌克兰首任总统列昂尼德·克拉夫丘克逝世,终年88岁。

据称,他此前久病不愈,去年还接受过心脏手术。

或许不少人对克拉夫丘克的名字并不熟悉,但上世纪末,他叱咤国际政坛。

正是他,主导了乌克兰的独立,并在1991年与俄罗斯首任总统叶利钦、白俄罗斯首任总统舒什克维奇一起,签订了“别洛韦日协议”,宣告苏联解体。


·前排从左至右依次为:克拉夫丘克、舒什克维奇、叶利钦。

一周前,舒什克维奇刚刚去世,叶利钦早在15年前就走了。如今,随着克拉夫丘克的离开,那个历史时刻中最重要的参与者全都去了……

而除了“乌克兰首任总统”这个title,克拉夫丘克生前还有两个身份值得关注:一是他曾长期担任乌中友好协会名誉主席;二是他担任过顿巴斯问题三方联络小组乌方代表团团长,近两年一直在为俄乌谈判奔走。


策划苏联解体

上世纪90年代初,在一项主题为“您是否想继续生活在苏联”的民意调查中,91%的乌克兰人选择了“不想”。

作为时任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主席,克拉夫丘克以此为据做了决定。1991年8月24日,乌克兰正式宣布脱离苏联独立。

为了拯救濒于解体的苏联,时任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努力挽回乌克兰。他一边建议签署新的联盟条约,可以对乌克兰做出更大让步;一边吓唬称,脱离苏联对乌克兰来说会是一场灾难,因为它不能独立生存。

克拉夫丘克怼回去:乌克兰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还拥有未被毁坏的经济和科研事业,怎么就不能独立生存呢?我们会在政治、经济、文化 、教育、科学技术方面同各共和国发展平等互利的合作!

同年12月8日,他和叶利钦、舒什克维奇来到别洛韦日森林的一处别墅内,签署了《关于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协议》等文件,并表示“苏联作为国际法的主体和地缘政治现实,将要停止其存在”。

苏联解体,成为定局。


·别洛韦日森林这处别墅被视为确定苏联解体的地方。

伴随“分家”而来的自然是“争产”。

其中,俄罗斯和乌克兰争得尤其凶。围绕黑海舰队分割、苏联外债分摊、武装部队控制权、天然气供应价等问题,克拉夫丘克和叶利钦“撕”得昏天黑地。

有一回,两人甚至在电视直播中打起了嘴仗。

叶利钦说,如果乌克兰在苏联遗产划分上侵害俄罗斯的利益,俄罗斯就不向乌克兰提供石油。

克拉夫丘克立马回敬:“你不给我石油,我就不给你粮食。”

叶利钦:“你不给我粮食,我就不给你天然气!”

克拉夫丘克:“你不给我天然气,我就不给你钢铁!”

……

双方之后进行了激烈的battle。最终,克拉夫丘克算是给乌克兰争了份相当不错的家产。

他的发言人说:“对克拉夫丘克而言,没有比乌克兰总统更高的职位了。他个人的梦想, 对此我深信不疑——就是创建一个在世界历史上扮演自己角色的、独立的乌克兰国家。”

那时的克拉夫丘克,风头无两。


烈士之子逆袭

其实,当上乌克兰首任总统是克拉夫丘克自己都没想到的事。

他1934年出生于乌克兰西部的一个小村子里,是普通农民的儿子。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父亲在前线阵亡。年幼的克拉夫丘克此后长年生活在贫困中。

读书是他改变命运的梯子。

他在家乡的一所职业学校毕业后,考入了国立基辅大学,主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硕士毕业后去一所大学当了老师。几年后,他拿到莫斯科社会科学院的经济学博士学位。与此同时,他加入了苏联共产党。


·克拉夫丘克(资料图)。

“烈士之后”“会搞经济”,两个黄金标签让克拉夫丘克迅速走入苏联高层视野。

1960年,他开始被安排处理一些党务工作;1970年,他就被调往乌克兰共产党中央机关工作。因为口才好,他被提拔为宣传部长,负责乌克兰的意识形态工作,与当地的民族主义作斗争。

积累了30年“升级打怪”的经验,1990年7月底,克拉夫丘克当选乌克兰最高苏维埃的主席。据称,当选后,他一改过去讲俄语的习惯,开始只讲乌克兰语。就连他办公室里的列宁半身像,也被换成了乌克兰民族诗人舍甫琴柯的塑像。

第二年,他就带着乌克兰脱离了苏联。

有人形容克拉夫丘克是个 “遇事不循常规 ”  “令人难以揣摩” 的人,也有人说他精明、老练,是个政治上的机会主义者——当年,他是乌克兰民族主义的坚定反对者,一路青云直上;后来,他却摇身一变成了乌克兰民族主义的代言人,当上了总统。

对此,克拉夫丘克的回应是:苏联解体是自然的,是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人民做出的决定。“要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航行,需绕过暗礁,辨清什么是对(乌克兰)共和国利害攸关的”,他也必须为此做出让步和妥协。


·克拉夫丘克(资料图)。

1991年12月1日,克拉夫丘克当选乌克兰首任总统。

在发表就职演说时,他制定了一系列雄心勃勃的计划:完成国营商业和农场向私人所有制转化,建立起控制乌克兰农产品出口的海关服务,重新调整军事工业使之生产消费品,保护少数民族的民主和权利……

台下观众听得热情高涨。他们期待着这位新总统给国家带来新气象,让人们的日子越过越好,结果万万没想到竟是“分家即巅峰”。


销毁核武库

乌克兰人有个津津乐道的段子:有次下雨,一位助手为克拉夫丘克递上了一把伞,克拉夫丘克却回答“不用,我能在雨滴的间隙里行走”。

这个段子可不是说克拉夫丘克擅长躲雨,而是夸他能在变幻莫测的国际政治风云中避免被“雨滴”砸到。

其执政后,乌克兰说是“中立不结盟”,但实际上内政、外交都转向了西方。1994年,乌克兰成为苏联解体后独联体国家中第一个与北约建立和平伙伴关系的国家;同年6月,它又成为独联体国家中第一个与欧盟签署伙伴协议的国家。

然而正所谓,常在“雨”下走,哪能不湿衣?


·克拉夫丘克(资料图)。

克拉夫丘克有两个操作,时至今日都让人争论不休。

一是关于核武器。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继承了重要的核武库:1700枚核弹头、176枚洲际弹道导弹、44架战略轰炸机。但1994年,乌克兰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签订了《布达佩斯安全保障备忘录》。根据该备忘录,乌克兰销毁境内核武器,可以换取俄美英法等核大国的安全保护和经济利益。

多年后,乌克兰不少政客开始捶胸顿足,后悔乌克兰全面“废核”,沦为大国博弈的棋子。尤其是今年俄乌冲突爆发,有人愈发感慨乌克兰当年“自废武功”的操作。

但也有人觉得,乌克兰的“废核”没有错,错的是美西方在“废核”后没有为乌克兰创造更安全的环境,而是不断升高冲突压力,置乌克兰于险境。

2019年,克拉夫丘克曾被问及“乌克兰放弃核武器是否明智”这个问题,当时他的回答“话糙理不糙”,足以让今日一些政客清醒。

在他看来,乌克兰对武器的控制能力薄弱(此前有报道称,乌克兰的武器流入黑市,甚至落入恐怖分子手中),如果手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那乌克兰就像一只“拿着手榴弹的猴子”,伤人更害己。

二是关于经济改革。

克拉夫丘克当时虽然和叶利钦吵翻了天,却和对方一样坚信,要想让乌克兰的经济走出苏联末年的停滞状态,就必须下一剂猛药。

他跟着俄罗斯大搞“休克疗法”,结果可想而知——货币贬值,物价飞涨,乌克兰经济水平在短短4年内下降了50%以上。

民怨沸腾之下,连任是没戏了,克拉夫丘克1994年黯然下台。


·克拉夫丘克(资料图)。

近几年,关于克拉夫丘克的消息依旧不少。

2019年,他公开抱怨自己的退休金太低,每月只有1.8万格里夫纳(约合4500元人民币)。然而此前一年,乌克兰平均退休金仅有2650格里夫纳,还有600多万人领取的养老金不到2000格里夫纳。

这事一度引发争议。85岁的克拉夫丘克十分委屈:“每个人都认为,我只关心钱。这不是金钱的问题,而是公正问题。让我感到不满的是,有一些人只为国家做了一些小事,每月领取的退休金却高达10万或20万格里夫纳。”他觉得,他对乌克兰所做的贡献没有得到应有的认可。

2020年,他老骥伏枥,重返政坛,试图为乌东问题斡旋。2021年3月,他还以顿巴斯问题三方联络小组乌方代表团团长的身份接受采访,预言“不排除在该地区再次爆发大规模冲突的可能性”。

克拉夫丘克去世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向他致敬,称他不仅仅是一个政治家,甚至不仅仅是一个历史人物,而是一个知道如何让所有乌克兰人都听到明智之言的人。

“也许是因为他的智慧,他才特别开朗。他总是珍惜生命,每一分钟。他也总能找到超过一分钟的时间来帮助解决问题并提供建议。我个人特别感谢他。” 泽连斯基说道。

或许正如克拉夫丘克的一位前秘书所说:“ 他不是那种具有超凡魅力的领袖人物,乌克兰人民对他并不完全顶礼膜拜, 他们对他既尊敬又不满, 而这才是(人们对政客)健全且正常的态度。”  

责任编辑:蔡晓慧
关键词: 乌克兰 核武器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