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奥密克戎
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原创
《突围》今晚大结局,靳东“突围”了吗?
2021-11-15 18:58:00 来源:环球人物网-环球人物微信 作者:刘潇
大号 中号 小号

 


 

从艺28年,靳东饰演的明楼、贺涵等角色深入人心,然而近些年也陷入“老干部”模式中,《突围》让他挑战新形象。
 

|作者:刘潇
 

从1993年首演电视剧开始,靳东已在演艺道路上行走了28年,这期间有迷茫,有反思,有进步。虽然有些曲折,但靳东说:“要成才成器,没有捷径可走,就得一点一点打磨出来。”
 

成名前,他吃过不少苦。考入中央戏剧学院后,他苦学表演理论和技术,甚至到了“戏痴”的地步。这些年,他塑造的角色大多成熟稳重,戏中时不时来一番人生开导,这让他获得了“老干部”称号。
 

采访时,他对《环球人物》记者笑道:“估计这与我较早经受人生鞭策有关吧。早年的经历,让我后来在角色塑造时多了几分真实与分量。”
 

但不得不承认,他的角色塑造似乎也被贴上“老干部”的标签,显得有些束手束脚。在当下热播剧《突围》中,他饰演的齐本安由一开始的唯唯诺诺、四处碰壁,到最后带领公司成功突围——或许,这也是靳东在角色塑造上的一次“突围”。
 


不一样的“老干部”
 

作为一部反映国企改革的主旋律电视连续剧,《突围》要把故事讲好不容易,2018年就已杀青,原名《人民的财产》,观众和网友的期待值很高,但直到2021年10月才播出,评论两极,褒贬不一。
 

·电视剧《突围》海报。
 

在靳东看来,“这部剧在现实主义题材上打开了一些尺度”。在剧中,他饰演的齐本安是国企中福集团的“千年老二”,剧集一开始,他就被从北京派到京州,任京州中福一把手,深陷众多矛盾和派系利益之中无法作为。一场棚户区爆炸事故揭开了齐本安调查国有资产流失大案的序幕,为了坚持原则,挽救国有资产,齐本安选择“突围”。
 

靳东说:“对齐本安这样的角色,直到开演前我心里都有些抵触。由于剧情信息量大,这个角色被赋予的主要功能是推动剧情发展,不停地指出别人的问题,就像开了上帝视角。”靳东担心齐本安形象过于单一,缺乏发力点。
 

虽然有难度,靳东还是接受了挑战,将国企管理层的故事演绎得既真实又引人入胜。他想,既然齐本安在工作中找不到发力点,不如将人物特色散落在各个细节中。在齐本安品格端正、坚守原则的性格下,“我会不失时机地将角色的小缺点展露出来:面对上级领导,他唯唯诺诺、点头哈腰。回到家,他继续做‘二把手’,被老婆管得服服帖帖。”
 

一些观众认为,靳东的角色“突围”是成功的,他让齐本安的角色焕然一新,被称为“不一样的‘老干部’”。有观众评论说:“齐本安并非一开场就是超人,而是逐渐成长起来,最终突围的。”
 

·电视剧《突围》剧照。
 


将自己代入角色所面对的难题
 

采访当天,北京气温骤降,从片场赶来的靳东裹着过膝羽绒服、戴着口罩,但高高的个头还是让他一眼被路人认了出来。经过一下午的拍摄,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些许疲惫。采访开始前,他脱掉羽绒服,低头看了眼西装翻领上的夹麦,对《环球人物》记者微笑说:“久等了,我们开始聊吧。”
 

刚一落座,靳东挺直腰身。一瞬间,《突围》里的齐本安、《伪装者》里拥有三重身份的地下党员明楼、《精英律师》里桀骜不驯的大律师罗槟像过幻灯片一样在他的身上依次登场,很难说哪一个是真正的靳东。
 

在多年的演艺事业中,靳东饰演的角色大多正派而沉稳,尤其以他在席卷黄金档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饰演的贺涵最为典型。但在一片赞誉声中也出现了批评的声音:模式化。批评者认为靳东一出场就是一副胜券在握的形象,好像除了西装革履的精英,演不了其他类型的人了。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剧照。
 

对此,靳东并不急着自我辩护:“过去这些年里,我饰演的角色不管是否讨喜,不管他身处什么时代、什么位置,我首先考虑的是如何把他演成一个真实的人。”
 

他很喜欢《伪装者》里的明楼这个角色,表面为汪伪政府官员,其实是国民党军统安插的间谍,但其隐藏在最深处的身份则是中共地下党员。三重身份哪一个都不能演得过火,否则难以让观众信服,缺乏真实感。对此,靳东说:“明楼这个角色身上没有许多剧中英雄侠客的快意恩仇,而是人到中年的担当。在间谍的外衣下,明楼其实是一个真实的人。”
 

·在2015年播出的《伪装者》中,靳东(左)扮演“明家三兄弟”里的大哥明楼。
 

而在《精英律师》里,靳东饰演的罗槟看上去很自负,实际上一直在倾听问题。渐渐地,罗槟由一个只关心输赢的精英律师逐渐变为关爱他人的人。靳东喜欢演出这种心境变化,因为“这样的变化才是真实的”。
 

靳东认为要演得真实,就要将自己代入角色面对的难题,想象自己该如何解决难题、担当责任。在他看来:“齐本安、明楼、罗槟所处的时代、环境不同,练就的品性和能力也是不同的。只不过这些不同点都很微妙,不能演得太性急。” 
 


莫名其妙当了回“流量”
 

靳东的形象与火爆网络的“流量们”本来相差极大,但2020年一个事件让他莫名其妙地当了回“流量”,“假靳东”一词还上了热搜。
 

一名61岁的女士自称在某短视频上结识了靳东,茶不思饭不想地一心要嫁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爱情”的她在“靳东”的召唤下离家出走去了长春。最后,当地派出所善意撒谎说靳东已经离开,这才让她死了心。
 

·六旬女子在某节目中一口咬定自己和靳东“心心相印”。
 

经查明,有上百个微博、微信、抖音账号假扮靳东。靳东工作室声明:所有靳东账号均非本人。提到这个事件,靳东对记者说:“当时央视新闻上一整天滚动播放‘假靳东’事件的新闻,我父母看了差点把心脏病吓出来,给我打电话,以为我出什么事了。”
 

事件很快过去,靳东说这事可以一笑了之,但也留给他不少反思。采访中谈及此事,他并不讳言:“首先让我看到的是社交网络的混乱,怎么会出现上百个靳东账号,而且都能通过?另外,中老年人尤其是中老年女性在网络社会中处于弱势,很容易被带偏。去年这事让我意识到,她们和年轻人一样,也会花大量时间在手机的碎片化信息上。这让我们必须要思考中老年人的情感满足与社会规则之间的平衡。”
 

靳东的认真在早年间就已出了名,一道出名的还有他的倔脾气。对自己严格要求的同时,他也对一起工作的同事有很高的要求。靳东回忆道:“我向来对事不对人,优秀作品要全体努力,但我说话太直、又难听。那时在片场,有哪个演员不认真演,有点瑕疵,我就直言不讳,要导演考虑重拍一下。”以至于许多制片方都以为靳东很自负,但他演戏靠谱的口碑也同时在业内传开。
 

经过多年沉淀,如今的靳东收敛了倔脾气,他意识到过分紧绷反而不利于大家把戏演好。这些年他变得活泼,也放松了许多,摄影机一停,他这一面就显露出来。
 

他在片场被大家称作“靳四岁”,总能让气氛轻松活跃起来:有时会像孩子一样跳上桌子;导演一喊收工,他便冲向门外装着要溜走。拍摄《我的前半生》时,他与马伊琍对戏,两人越说越起劲,最后变成了划拳。生活中他毫无“偶像包袱”,丢垃圾时碰到邻居,他会站在小区路口和邻居聊天。
 

谈到自己的个性,靳东说:“我很简单,就是认真工作、陪老婆孩子。至于其他的,我没想那么多。”
 


“人生十字路口”的危机感
 

1976年,靳东出生在山东。父亲常年在外工作,靳东由爷爷奶奶带大。靳东说:“我从小比较要强,总想让自己尽快独立起来。”他回忆说,上学时,一次母亲来看他,他心里很高兴,却嘴硬说道:“妈,下次你别来了,我长大了。”
 

回想起中学毕业后的那几年,靳东对记者说:“我就像一个迷糊的孩子一样站在十字路口。”他努力工作,但没有目标。“我进入影视行业的契机有点误打误撞的感觉。”一次,一个在剧组工作的发小碰见靳东,便推荐他进了剧组。于是,靳东开始演戏,忙到来不及吃饭。骨子里山东汉子吃苦耐劳的精神让他咬着牙坚持做着,但心里还是迷茫。
 

1993年,他终于获得了电视剧《东方商人》里的一个角色高显阳。故事发生在19世纪末的山东,高显阳一心想挤垮竞争对手的绸缎庄。靳东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宝贵经历,让他将高显阳这个同样在社会中打拼的人物演绎得淋漓尽致。后来他又演了两部剧,但激起的水花并不大。
 

彼时,靳东只是片尾一晃而过的众多名字之一而已,但他的脑袋里已经出现了要走上正规演艺道路的想法。
 

1999年,23岁的靳东考入中央戏剧学院。4年的中戏生涯彻底改变了靳东的人生轨迹。说到这里,靳东两眼亮起了光:“在情感层面上,中戏为我打开了一扇窗,让我知道原来能通过戏剧表达情感、放大情感,按照别人的人生轨迹去活一次。”
 

毕业后,靳东被分配到中国煤矿文工团。早在活跃于银幕之前,靳东就已是舞台中坚了,出演或参加制作过以二战为故事背景的话剧《屠夫》、易卜生的《海上夫人》、音乐舞台剧《卡萨布兰卡》、曹禺的话剧《日出》等。
 

·2008年,靳东在话剧《日出》中, 饰演方达生。
 

2003年,靳东参演其电影处女作《秋雨》。影片中,他饰演主人公何鸣,一个浪子回头的梨园世家子弟,专攻老生。“这是我第一次演电影,故事里是京剧,戏中有戏,还是与舞台有联系的,也算是与舞台切不断的缘分。”银幕上,靳东将回头浪子的拧脾气与京剧老生的历史感交融在一起,这个角色使他获得第十一届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新人奖提名。
 

但靳东并未因此一炮走红。真正激起浪花的时刻要等到拍完《秋雨》的11年后。靳东扮演《伪装者》里的明楼,身份多重,扑朔迷离,同时又有血有肉,观众看了欲罢不能。随后的《琅琊榜》,进一步推升了他的热度。
 

近些年,靳东又产生了“人生十字路口”的危机感:“我经常会回想过去的20多年,每一年是怎么过来的,有时候也会质疑自己的选择:我怎么会在人生最重要的年华里只做了一件事(演艺事业)?”后来,他想明白了,“危机感源自对事业意义的思索”。
 

去年,在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员后,他开始希望能用自己的影响力和他在影视行业获得的经验、资源来为艺术发展做一点贡献。由他制作的《伪装者》音乐剧将于2021年底上演。“我的本职专业是舞台,舞台是我的根,在这个领域上,我觉得自己能做点贡献。”  

责任编辑:邱小宸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