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残奥会
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原创
 
“杀人魔”劳荣枝被判死刑,不服要上诉,受害者女儿:不是时间就能让人淡忘一切
2021-09-10 10:35:21 来源:环球人物网—环球人物微信
大号 中号 小号
“杀人魔”劳荣枝被判死刑,不服要上诉,受害者女儿:不是时间就能让人淡忘一切
 
受害者“小木匠”的女儿说,他们全家都想看到劳荣枝被绳之以法,尤其是看到她在法庭上的狡辩,以及面对杀人铁证时的冷漠,这种愿望就更加迫切。
 
|作者:羊羊
 
|编辑:阿晔
 
|编审:咖喱
 
“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绑架罪,判处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9月9日上午,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宣读判决,备受关注的劳荣枝一案一审有了结果。
 
“我们国家对死刑的判决是非常慎重的,只有罪大恶极的人才会被判死刑。”在最近热播的《扫黑风暴》中,警官何勇对即将被执行死刑的孙兴如此说道。在不少人看来,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劳荣枝。
 
不过,劳荣枝或许并不这么认为。听闻死刑判决后,她当场痛哭,而后连说两句“我不服”,并表示要上诉。

 

不服死刑判决
 
今天上午,劳荣枝身着白色T恤、戴着口罩出现在庭审现场。上一次露面时还是长发的她,这回已经剪短了头发。
 
有细心的网友发现,她今天穿的白色T恤上面写着一句英文:“This fall,you harvest what?(这个秋天,你收获了什么?)”。而今天的一审宣判,恰恰回答了这个问题:这个秋天,她收获了“死刑”。
 

“杀人魔”劳荣枝被判死刑,不服要上诉,受害者女儿:不是时间就能让人淡忘一切

·9月9日,劳荣枝在庭审现场。
 
宣判时,劳荣枝大部分时间低着头,目光呆滞。听到判决时,她突然情绪失控,哭了起来。但20多年前,劳荣枝和法子英又曾让多少被害者及其家属恐惧、哭泣呢?
 
当法官问她是否听清判决,她立刻回答:“审判长,我听清楚了,但是我不服。我相信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我要上诉。”
 
对于这个判决结果,劳荣枝的大哥劳官球、二哥劳声桥也并不接受。
 
庭审之后,其大哥劳官球在接受采访时称,自己没能进入审判庭,在隔壁旁听,并“坚信妹妹是被(法子英)胁迫”。
 
其二哥劳声桥也认为妹妹的选择是出于无奈。“我大劳荣枝八岁,她的性格是很乖很乖的”,劳生桥对记者说,小时候家里孩子多,生活比较困难,劳荣枝都是穿姐姐的旧衣服。她初中毕业后读了师范,然后当了小学老师,这样的人生是很稳当的。“我们找对象是要看家庭条件门当户对的,她那么小就离开家,什么都不懂,她是受法子英威胁蒙骗了。”
 
劳荣枝昔日的同窗、闺蜜孙女士,也无法将自己印象中的劳荣枝与那个“杀人女魔头”对上号。她说,上学时她们一起吃、一起住、一起学习、一起逛街,“她买的漂亮衣服,都给我穿,结果我穿着她新买的衣服,从公交车上摔下来,裤子摔破了。我说赔她,她坚决不要,眼睛里流露出的却是非常心疼我的脚。”
 
孙女士和劳声桥在交谈中达成了这样一个共识:当时的劳荣枝无法摆脱法子英,“这里面有很多谜,这个男的到底给她施了什么东西,让她(变成)这样子?”
 
事实上,劳荣枝落网后,也始终在向外界展现她“弱女子”的一面:讲话时轻声细语,语调平缓,在一审的庭审现场翻供说“我这一辈子没有杀过一只鸡,没有杀过一只鸭,我不敢去做这样的事情,我只有感恩,做人要有一颗感恩的心”。
 

“杀人魔”劳荣枝被判死刑,不服要上诉,受害者女儿:不是时间就能让人淡忘一切

·劳荣枝落网后仍面带笑容。
 
这样的话从她口中说出,让人不禁脊背发凉。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显示,劳荣枝故意杀人致五人死亡;抢劫致一人死亡,抢劫数额巨大,并具有入户抢劫情节;绑架致一人死亡,勒索赎金7万余元,犯罪情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

 

作案手段狠辣
 
早在2019年11月底,劳荣枝被捕就引起了社会极大关注。
 
她与法子英是一对亡命情侣。1996年至1999年,两人共谋并分工,由劳荣枝在娱乐场所从事陪侍服务,物色作案对象,然后将其骗到出租屋内,由法子英杀害。可以说,两人从事的是“致命版仙人跳”。
 

“杀人魔”劳荣枝被判死刑,不服要上诉,受害者女儿:不是时间就能让人淡忘一切

·法子英当年庭审现场。
 
在一些方面,劳荣枝甚至比法子英还狠毒。
 
据一审公诉人表示,劳荣枝在2019年12月2日供述,1996年7月28日南昌灭门案是她和法子英共谋的第一起案件,二人在供述中都提到了“两人共同商定由劳荣枝去娱乐场所坐台物色绑架对象”,被害人熊某就是由劳荣枝在陪酒时物色到的。
 
“熊老板到我(劳荣枝)的出租屋后,法子英用刀架在他脖子上,并让我用绳子将熊老板绑起来,我先把熊老板的双腿的脚脖子绑起来,先横着绑几圈,再在两腿中间绑几圈,再重复几次,这样可以确保每条腿都能固定不容易挣脱,手也是这么绑的。”
 
劳荣枝和法子英从熊某身上抢走金项链和家房门钥匙等,并威逼其说出家庭地址,随后法子英将熊某勒死并分尸。当晚,两人携尖刀继续到熊某家,法子英将熊某妻子张某控制住,劳荣枝在房间内翻找财物,抢得金银首饰、现金、债券等财物。其间,法子英残忍地将张某和其3岁女儿勒死。随后,劳荣枝与法子英逃离了南昌市。
 
公诉人指控,劳荣枝在该起案件中不仅是主谋,且主观恶意极强,她在供述中称担心把指纹留在现场,曾经对法子英说:“不如一把火烧了这个家。”最后还是法子英制止了劳荣枝。
 
在劳荣枝和法子英犯下的众多罪行中,唯一幸存的被害人刘某还原了当年的情况。
 
起诉书显示,劳荣枝在江苏常州将刘某骗到了出租屋,事先躲藏在室内的法子英持刀威胁刘某,并刺破刘某胸口。劳荣枝用事先准备好的铁丝将刘某捆绑在扶手椅上。
 
根据刘某的陈述,时隔20多年,他身上仍留有当年被铁丝捆绑所留下的伤痕。“那位坐台小姐拿出几根铁丝,直接把我的双手双脚绑在椅子上,我双脚的脚踝、膝盖用铁丝绑在椅子脚上,胳膊用铁丝绑在椅子靠背上。他们之间很有默契,帮我的时候没怎么交流。”
 
刘某还表示,劳荣枝在看管他期间,数次以割喉相威胁,“那个女的看到我在挣扎,就站在我身后,拿着刀架在我的后颈脖处,威胁我说不许动,再动就杀掉你。”后来,刘某的妻子拿着70000元赎金到了出租屋,法子英和劳荣枝才先后离开。

 

受害者女儿:
 
不是时间就可以淡忘一切
 
罪恶的劳荣枝逍遥法外20年间,过着纵欲享乐的生活,她不仅继续混迹夜场,还学琴、学绘画、养宠物。

“杀人魔”劳荣枝被判死刑,不服要上诉,受害者女儿:不是时间就能让人淡忘一切
 

而与此同时,被害者家属却在水深火热中挣扎,一直没有走出家人被害的心理阴影。
 
1999年,法子英和劳荣枝逃窜到安徽合肥。7月22日,受害人殷建华被劳荣枝诱骗到出租屋后,法子英为了证明有胆量杀人,以修窗户为由将无辜的受害人陆中明(“小木匠”)骗至出租屋内残忍杀害。如果说其他受害人还有经不住“色诱”的缺陷,那么陆中明则是没有缺陷的,他是所有被害人中最无辜的一个。
 
当年,“小木匠”为了给三个孩子赚一些学费,来到合肥打零工,没想到遭遇这样的劫难。“小木匠”死后,他的妻子独自抚养三个孩子,开始了苦难的日子。
 
“小木匠”的女儿在得知劳荣枝即将宣判时,在社交媒体上录制短视频,伤心地流泪:“本来是一个完整的家,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父亲的关爱。以前别人总嘲笑我,你没有爸爸,我总是偷偷地抹眼泪,那种心酸和委屈,只有自己能体会,不是时间就可以淡忘一切。”
 

“杀人魔”劳荣枝被判死刑,不服要上诉,受害者女儿:不是时间就能让人淡忘一切

·“小木匠”陆中明女儿的视频截图。
 
“小木匠”遇害后,妻子朱大红独自扛起了这个家。她的女儿说,这20年妈妈和三兄妹过着像乞丐一样的生活。老家的土房子倒了,居无定所的他们开始流浪,寄宿在亲戚家,在2003年左右才借钱将房子修成了砖房,“妈妈特别不容易,也感谢妈妈没有丢下我们三兄妹”。20多年了,朱大红为了支撑这个家,欠下大量外债,还抚养着婆婆,艰难地活着。
 
这是普通人顽强生命力展现出的伟大,由此也更反衬劳荣枝和法子英的狠毒与罪恶。“小木匠”的女儿说,他们全家都想看到劳荣枝被绳之以法,尤其是看到她在法庭上的狡辩,以及面对杀人铁证时的冷漠,这种愿望就更加迫切。
 
今天,法院一审不仅判处劳荣枝死刑,同时也判处其赔偿“小木匠”妻子朱大红4万8千余元。《新京报》报道称,朱大红表示对判决结果很满意,回去后会带着孩子给陆中明上坟,“告诉他,你可以安息了”。
 
朱大红的代理律师刘静洁称,关于民事部分的赔偿,因为劳荣枝本人没有多少存款,没有办法只能接受。她认为,法院对劳荣枝的处罚体现了法律的公正,“哪怕你潜逃20多年,照样会接受法律的制裁,不是因为你潜逃了就能逃避法律的责任。”
 
刘静洁还表示,劳荣枝就算上诉,法院已掌握充分的证据,劳荣枝无论怎么狡辩也改变不了。
 
被害者家属需要一个迟来的公道,告慰“小木匠”那个勤勤恳恳、善良朴素的亡灵。一审判决已经给出答案,我们有理由期待,二审会给出公正判决。正如劳荣枝自己所说:“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责任编辑:蔡晓慧
关键词: 劳荣枝,死刑,判决,受害者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