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端午
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原创

默克尔最后一次访俄,德俄“夫妻档”落幕,她对普京说了啥?

2021-08-23 08:37:13 来源:环球人物网-环球人物微信 作者:刘潇
大号 中号 小号
\
 
  默克尔即将卸任,执政16年的政治常青树将会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德国与欧盟?令人动情的是,她与普京的“夫妻档”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作者:刘潇
 
  |编审:劳灵格
 
  一个物理学家,不受时尚或灯光的诱惑,不买房地产、汽车、游艇和私人飞机,她来自前东德。从政后,她领导德国走过了16年的风风雨雨,经受住了世界金融危机、难民危机、疫情等重大考验,也让德国在她执政期间真正成为欧盟的领导者,并尽可能地维护了欧盟内部的统一与团结。在她的领导下,德国社会趋于稳定,经济持续增长,失业率屡次创下历史新低;同时,德国的国际影响力与话语权在稳步提升。16年以来,她的支持率一直都在50%以上,最高时为86%。她的任职时间已超过了二战后联邦德国首任总理阿登纳,仅次于其政治生涯的引路人、促成两德统一的科尔。
 
  她有着德国人特有的严谨与敦厚,不喜欢激烈的改变,朴素而低调。做总理的16年间,仍旧与丈夫住在普通公寓里,而她的大学教授丈夫更是低调得不接受任何采访,仍旧严谨治学。即将“退休”的默克尔,退休金每月1.5万欧元,放在高物价的欧盟来看并不算高。
 
  但很显然,她已经超越了物质享受,将自己交付给了德国。她执政德国16年,带领德国除了朴素低调,她的柔性政治让德国获得了更多的“朋友”。她不一味追随美国,而是试图获得更大的自主权。德国媒体喜欢把她亲切地称为“妈咪(Mutti)”,欧洲媒体将她称作“欧洲祖母”。
 
  她就是默克尔。在总理生涯行将结束之际,她到访莫斯科,与同样“超长待机”的俄罗斯总统普京话别,为两位政坛强人的特殊情谊写下尾声。
 
\
·默克尔“老中青”三个时期
 
  默克尔总理最后一次出访俄罗斯
 
  默克尔的执政生涯即将结束,作为一个在德国执政有16年的政治家,默克尔在离开之前,必然也会给自己设立一个精心的告别仪式,而俄罗斯显然就是这个仪式中不可缺少的角色。
 
  在一部纪录片中,普京特意强调自己与德国的密切关系,并说:“默克尔时不时会送我几箱德国啤酒。”其后,默克尔抓住机会对媒体回应:“普京总统也送我非常好的熏鱼。”啤酒要配熏鱼,熏鱼需搭啤酒,正如德国与俄罗斯的搭配能互相成就。
 
\
·20日“默普会”上,普京向默克尔献花。
 
  8月20日,即将离任的默克尔在任期内最后一次到访俄罗斯。在克里姆林宫公开会面时,默克尔所穿上衣是她最喜欢的颜色“矢车菊蓝”,而蓝色矢车菊恰恰是德国国花。据俄罗斯《消息报》20日报道,默克尔当天向克里姆林宫附近的无名烈士墓献花。普京在与默克尔开始会谈前给她送上一束鲜花。随后,两人举行了近3个多小时的会谈。默克尔此时访问俄罗斯不是简单的“告别”,而是有着特殊的目的,一方面,默克尔此行旨在巩固自己的政治遗产;另一方面,默克尔此访也是为继任者铺路。
 
  这次,两国领导人的议题之一是俄德“北溪-2”跨境天然气管道项目。2015年动工、预算为115亿美元的“北溪-2”项目,费尽周折之后,预计今年8月底之前将竣工。德国作为“北溪-2”项目的终点国和最大受益方,默克尔一直力排众议,避免让该项目成为“烂尾工程”。而美国一直对德国争取能源自由、挑战美国能源垄断颇为不满,于是在乌克兰问题、欧盟问题等方面处处下套,导致“北溪-2”项目常常受阻。最终,在默克尔今年7月的赴美“告别之旅”中,德美就美国“放行”这个项目达成协议。德方在协议中表示,乌克兰在2024年后将继续保持天然气过境国地位,并承诺给予乌克兰经济补偿。但乌克兰方面仍十分不满,批评协议给乌克兰和中欧带来更多政治、军事和能源威胁。
 
  德国政治观察人士表示,默克尔访俄期间将努力为解决乌克兰东部问题创造条件,通过向俄迈出积极的一步来结束她的总理任期。她希望与俄建立一座桥梁,让她的继任者与俄继续合作。
 
\
·“北溪2号”项目是德、俄两国的重大合作项目。
 
  另一方面,近期阿富汗局势突变,默克尔希望俄罗斯能为德国从阿富汗“撤人”提供帮助。德国接收过一些逃离战乱的阿富汗难民,默克尔在国内为此挨过不少批评。如今跟着美国匆忙撤军,德国也在美方宣布的阿难民收容“临时中转国”名单中。
 
  默克尔与普京要谈的内容很多,所有的这些议程都体现出即将离任的默克尔的苦口婆心。她终于要迎来政治生涯的句号,而她尽可能地把这个句号画得更圆一些。
 
  其实早在2018年,默克尔已经在为离开做准备了。默克尔出席基民盟党代会并发表讲话。这是她作为党主席的最后一次演讲。默克尔离开了“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的党领导职位。会场观众以六分钟的连续热烈的掌声向默克尔告别。自此至今的三年间,默克尔开启了“离别模式”,巩固政治遗产、铺平未来道路。
 
\
 
  普京与默克尔的专属“甜蜜”
 
  默克尔执政德国16年,有一条重要的友谊故事线为德国与俄罗斯在动荡的年岁中注入了一剂定心丸。
 
\
·默克尔与普京
 
  精通俄语的默克尔与德语流利的普京在政治层面与个人层面的友谊为欧洲乃至世界稳定放置了一个稳固的基石。默克尔是西方执政时间最长的大国现任领导人,普京则在世界大国现任领袖中执政时间第一。他们两位,也是当今大国领袖中打交道时间最长的。
 
  1999年,在新世纪到来前的最后一刻,时任俄罗斯首任总统的叶利钦向世界宣布了一个“爆炸性新闻”:时任俄罗斯总理的普京出任代总统。叶利钦把掌控俄罗斯战略核力量的“核钥匙”交到普京手上,并对自己接班人说:“请照顾好俄罗斯。”这一让人猝不及防的辞职成了俄罗斯国家发展的一个转折点,47岁的普京由此登上政治舞台,一干就是20多年。
 
  而默克尔于2000年4月起任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主席,2005年11月成功当选联盟党和社民党大联合政府总理,成为德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并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16年。
 
  可以说,1952年出生的普京和1954年出生的默克尔两人的人生路线暗含着某种相似性。这位二人的多年友谊打下了深厚基础。
 
\
 
  1975年,普京毕业于列宁格勒大学法律系,拥有经济学博士学位。1976年,普京完成了克格勃的训练,两年后他进入了列宁格勒情报机关机要部门。1985年至1990年,克格勃将普京派遣到东德,并找到了一份具有掩护性质的工作。他的实际任务是收集西德的经济谍报。两德统一后,普京被召回列宁格勒,此后,普京又在列宁格勒大学国际事务系得到一个职位。可以说,这一段时期普京正在积累初步的政治工作经验。而这段时期,出生东德的默克尔也进入了人生快车道:1986年,她获得莱比锡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1989年11月踏入政坛,加入德国“民主觉醒”组织,1991年任基民盟副主席。
 
\
 
  柏林墙倒塌前夜,两人互不相识,但都浸淫在那个动荡年代的风潮中,并且都即将各自在新的时代大展拳脚。柏林墙倒塌后又过了10年,俄罗斯经济一蹶不振,人民生活水平不断下降,站在竞选台上的普京承诺,“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随后,普京访问德国,以流利的东德口音德语在德国议会发表演讲。此时,坐在台下的就有德国最大反对党主席默克尔。
 
  2006年,默克尔与普京第一次以两国领导人身份会晤。默克尔在莫斯科逗留了6个小时,除了拜会俄罗斯领导人,她还邀请了俄罗斯反对派人士到德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做客,倾听疾苦。普京知道后很不高兴。
 
  但第一次会晤毕竟是礼节性的、象征性的,需要照顾到各方情绪。接下来,默克尔向普京抛出了橄榄枝。2008年,北约峰会,商讨东扩,美国力推。这给普京造成了很大压力。此时,默克尔站在了普京一边,反对北约东扩。俄德关系开始出现转机。路透社评论道:这次峰会使默克尔成为西方世界与普京之间“公正的中间人”。此后两人每次会面,普京的态度明显温柔起来。一次,在全世界媒体的镜头下,普京将一条盖毯披在默克尔肩上。默克尔“受宠若惊”、笑靥如花。
 
  两人的关系也有起起落落。。2013年乌克兰危机,默克尔作为西方世界最适合与普京沟通的领导人,开始与普京就乌克兰内战展开对话。硬派作风的普京寸步不让,默克尔说了句“奉陪到底”。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两国关系降到冰点。两人的关系也紧张起来,经常在电话里吵起来。
 
\
 
  但毕竟还是那句话:啤酒离不开熏鱼,熏鱼离不开啤酒。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后展开了一系列遏制欧盟的手段。俄罗斯与德国深受其害,自然而然地又走到了一起。默克尔给普京送几箱德国啤酒,普京也给默克尔寄去熏鱼。经历了十多年的风风雨雨,“老夫老妻”经受住了考验。2018年,默克尔再次访俄,普京又手捧一大束粉白鲜花,站在官邸门口等待默克尔。德国对俄出口额和双边贸易额增长迅猛,两国关系重回正常轨道。
 
  默克尔的官方传记作家说:默克尔和普京像是一对夫妻。如今,默克尔以总理身份最后一次访问俄罗斯,普京面对这位相处多年的“老眷侣”,也许多少有些动情不舍吧!
 
  动荡时期的“船锚”
 
  默克尔走后,普京在西方世界少了一个老搭档。今后的岁月中,西方世界乃至世界局势风云莫测。
 
  默克尔为什么能在动荡的欧洲引领德国独领风骚?主要离不开她沉稳的做事风格。她执政期间,德国成为欧盟体系内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这与默克尔一直以发展经济为重、搁置政治争议的运作有密切关系。
 
\
·刚参加工作时的默克尔。
 
  另一方面,从德国民族性格文化来看,德国人倾向于谨小慎微,不追求重大改变,因此他们不会选择“变革者”。从这几年德国保守的网络经济便可见一斑。默克尔的观念是:改变很好,也很必要,但不能伴随着愤怒。默克尔的沉稳、冷静,被德国乃至欧盟媒体誉为动荡时期的“船锚”。
 
  在这种理念的指引下,德国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广泛开展经贸合作。这也是默克尔能够连任四届德国总理,并被认为是最近几十年来欧洲最有能力的政治家的原因之一。今年7月的德国洪水期间,默克尔视察灾区,进一步凸显了其“危机领航员”这一角色。即便是在洪水灾区最悲惨、最可怕的情况下,德国政治观察人士评论道:“她的到访十分低调,没有一丝傲慢与自负。她务实地践行着由理性指导的政策”。
 
\
·今年7月,洪水肆虐德国西部地区。
 
  默克尔在施政方面始终秉持着务实与变通。面对去年开始席卷全球的疫情,默克尔对德国采取了最严防护措施,即便遭受工商业主的激烈批评,默克尔也仍旧不动摇,将防控进行到底,即便事后道歉说给工商业主带来了经济压力,但也毫不松懈。而她外表温柔、内里刚强的政治素养则来自于早年的培养。
 
\
·默克尔与“恩师”科尔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两德统一之际,各类政党开始崭露头角,开始政治角力。默克尔参加了东德的“民主崛起”组织。作为一个从来没有从过政,家里也没有从政人员背景的默克尔只能在党派里承担打字、处理文书、接听电话等比较普通的工作。党派也只是一个人数很少的在野党,没什么发展前途。
 
  机会很快到来。这个小党派被并入了规模更大的东德基督教民主党。在东德最后一次的选举中,基民党大获全胜,基民党的领袖当选了东德的总理,默克尔顺理成章进入了东德时期的最后一届政府。在这时默克尔迎来了她的第一次在政坛展现自己的机会,正因为默克尔遇到了自己的第一位贵人,西德总理赫尔穆特·科尔。科尔作为促进当时德国统一的总理在当时德国民众中呼声很高,是二战战后最为出名的总理之一。因为当时很多的外交谈判需要与苏联进行协商,默克尔的俄语非常的流利,因而她被选为东德的发言人代理跟随科尔一起参加相应的峰会,共同探讨德国的未来。1990年底,在两德统一后的第一次大选中,默克尔成功地获得了斯特拉尔松·吕根·格里门选区的直选席位,成为联邦议员。不久,又被科尔纳入内阁,在德国政坛中崭露头角。
 
  初入仕途的默克尔给人的印象是矜持和不苟言笑,有时甚至显得有些拘谨和腼腆。恰好她的东德身份,表达西德对东德的接纳,团结两地政府的需要加上默克尔的女性身份,使得默克尔很快被科尔提拔为德国妇女与青年部部长。在科尔的关照下,默克尔很快地成长起来,在基民盟内平步青云。因此,有人把她称为“科尔的小女孩”。在科尔发生丑闻、影响党派前景时,默克尔站了出来,一举成为新一代领导人物。
 
  如今,德国和欧盟正迎来“后默克尔时代”。8月21日,默克尔在出席联盟党竞选活动时再次重申对联盟党总理候选人拉舍特的支持,表示相信拉舍特能在大选后成为总理。但拉舍特能否如愿“接班”,是否忠实维护默克尔的政治遗产,这些都还是未知数。而对于普京来说,面对后默克尔时代的德国,也将有一个适应和调整的过程。
责任编辑:冯小珏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