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世乒赛
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时评 > 列表
马上评|美国败退阿富汗,霸权是一顶带刺的“王冠”
2021-08-17 10:14:59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李开盛
大号 中号 小号
  美军要从阿富汗撤退是早已定下来的事情,联想到冷战时苏联的败退,大家不免慨叹贫瘠的阿富汗为何会多次成为“帝国的坟场”。
 
  但拜登撤军引发塔利班迅速接管阿富汗,却出乎多数人意料之外。美军直升机在大使馆上方盘旋接人的场景,让人不得不想起1975年的西贡:美国扶植的南越政府垮台,美国大使馆在北越军队进攻前夕仓皇撤退。
 
  当然,拜登政府绝不愿意把自己同历史上的失败类比,国务卿布林肯特别强调,这次不是“西贡”。是的,喀布尔不是西贡,美国也不是苏联。
 
  美国在阿富汗的意外败退,绝不只是布林肯可以轻易辩解和打发的小事件。
 
  事实上,除了已经垮台的加尼政府以及阿富汗人民,受此次事件冲击最大的可能就是拜登政府。本来想通过撤军集中精力来搞本国建设,却引发国内甚至包括自己的亲密盟友在内的强烈批评,前总统特朗普更是不失时机地渲染拜登的失败,呼吁其“辞职”。
 
  更重要的外交影响,或许是拜登一直念兹在兹的所谓重视盟友的形象。当一个美国持续投入20年扶植的政府迅速倒台、美军大军却只顾撤退、无能为力的时候,还会有哪些小国相信美国的介入与支持是有效、可靠的呢?
 
  从更长远的角度看,美国可能还会面临恐怖主义的反噬。如果塔利班不从根本上改变其政策,未来阿富汗仍然可能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周边国家自然会有池鱼之殃,但作为伊斯兰极端势力一直最为仇视的美国,大概率地仍将成为这种恐怖主义的首要针对对象。
 
  可以肯定地说,败退阿富汗已经成为拜登外交的巨大败笔,其对美国今后内政外交的影响还可能会进一步显现出来。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浸润美国政坛多年,特别是在外交领域自诩“老手”,其国务卿布林肯、国安顾问苏利文等精英,更是被认为远不同于特朗普政府的“专业”外交团队。为何“老手”与“专业”团队会犯下如此严重的错误?到底是情报还是决策失误?这可能会成为各方分析与争论的对象。
 
  笔者以为,除了这些表层的原因以外,以下两点可能特别重要。
 
  一是,美国长期以来的霸权地位及其傲慢心态,导致其一直缺乏对其他国家尤其是弱小国家的同理心,缺乏对这些国家利益、情感以及内部社会运作的真正理解。这就是它尽管在阿富汗呆了20年、国内相关专家无数的情况下也无法预见、甚至无法理解塔利班为什么能够卷土重来的深层次原因。
 
  二是,其战术的错误反映的其实是其战略的误判。拜登政府严重夸大了所谓来自中国的意识形态与权力挑战、过度着迷于所谓大国竞争,正是这种判断扭曲了美国对世界其他问题的认识,或者说是使其不再在乎在其他议题上的得失。
 
  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说阿富汗是“帝国的坟场”、喀布尔是今天的“西贡”,这种类比背后反映出的,是对帝国权力过度扩张所遭遇必然结局的慨叹。笔者认为,对霸权的痴迷与固执才是导致所有霸权最终垮台的根本原因。
 
  苏联从阿富汗撤退不久就解体了,但美国从西贡撤退了却仍然赢得了冷战。美国当时之所以能够避免苏联的命运,在于它有着健全的霸权基础以及强大的国内修复能力,但它有着比苏联一个更加严重的疾病,就是对自己的霸权更加自恋。
 
  在现实霸权利益以及所谓“山巅之城”理念双重挟持下,美国已经认定它所领导下的世界与秩序是理所当然,美国的霸权角色是“天定命运”。而恰恰正是这种心态、战略认识及其决策,导致了拜登政府在具体决策中的失误,这才有了今天的阿富汗大溃败。
 
  当然,拜登的溃败并不全等于美国的溃败。对美国来说,其损伤可能更多在于形象而不是实力层面。但我们要关注的并不只是美国肆意妄为的主观成本,而是其给世界造成的代价。
 
  事实上,为美国错误埋单的常常不是美国自己,而是其他国家。为“西贡时刻”埋单的是南越,为“喀布尔时刻”埋单的是阿富汗人民。
 
  希望阿富汗败退不止是对拜登政府的一记重锤,也是对美国霸权痴迷症的一针清醒剂,还是对世界上其他大国以及所有国家的提醒:抛弃大国斗争的执念,特别是抛弃那种基于价值观建构起来的虚幻分歧,共同解决那些世界各国共同面临的紧迫问题:新冠疫情、贫困、气候变化……当然还有恐怖主义。
 
  霸权不过是一顶带刺的王冠,美国没必要硬顶下去,中国也不会想要它。大国之间携手合作,共同探索一种世界治理模式,才会让世界走出“帝国坟场”,也不会再有“西贡时刻”。(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
责任编辑:邱小宸
关键词: 阿富汗塔利班美军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