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端午
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

她们毕业于名校,为何愿意扎根社区医院

2023-09-15 15:02:31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陈斯斯
大号 中号 小号

名校毕业的医学生,会有怎样的职业选择?

或许很多人会认为,三级医院是他们的首选,而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投身基层医疗,扎根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原因何在?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采访3名扎根在上海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全科医生,她们均为医学硕士,或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或毕业于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她们都曾在上海三甲医院经历过三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最终来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为一名家庭医生。

她们中有人已经扎根社区超过10年之久,回望当初的选择,没有后悔,全科医生的规范化培训曾是她们留在社区的理由,与病人的相处之道,也是她们长期扎根基层的收获。

“我们和病人的联系很紧密”

朱敏 潍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本硕均毕业于上海交大医学院

作为上海市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全科医学专业第一批“四证合一”(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规培合格证、执业医师资格证)的规培生,朱敏已经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潍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了整整10年。

2010年8月,还在上海交大医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的她,选择了离家相对近的仁济医院作为规培基地。也是从这一年起,上海在全市范围统一实施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应届毕业生必须完成一定年限、相关内容的培训,并获得合格证书后方能入职医疗机构。

当时,仁济医院提供给本科毕业生的培训方向有四个:全科、急诊、康复、病理,四个方向里,朱敏没有犹豫,直接选择了全科。

“这主要还是根据我的兴趣来选择的,我的大学同学大部分选择了专科读研或者专科规培,剩下不到1/3的同学,选择了全科规培。本科实习期间,我对以哪个专科作为以后的职业发展方向没有一个明确的想法,当时的全科医学也才刚刚起步,对于全科医学,我的理解停留在全科就是个通科,对各个学科都有所涉猎和学习,比较适合我。”朱敏表示,三年规培后,她对全科医学有了更全面的认识,“当时在仁济医院参加全科规培的同批8位学员中,有7位是‘四证合一’,大家对于自己的职业定位也是非常明确,都选择了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

刚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时,在门诊期间,朱敏还会时不时听到病人表达“社区医院么就是方便配配药、看病就该去大医院”的说法。但这些年里,她几乎很少听到这种声音。

“一方面,社区医院现在招录的都是规培后的全科医生,大家在临床诊疗能力方面得到了同质化的培训,与大医院接轨;一方面,社区基本药物目录的更新,延伸处方的引入,便捷地通过医联体、教联体、家庭医生转诊平台等通道至上级医院就诊。”朱敏认为,“全-专结合”三级医院专家的社区下沉,增加了居民与社区全科医生的黏合度;并且,浦东新区对社区全科医生的毕业后继续开展教育,引入了大量专科专家来授课,内容由以往的侧重常见社区慢病的诊治管理,扩展为现在更全面、实用的各系统疾病的社区管理、技能培训,全科医生在接受继续教育获得学分的同时,也能获得自己感兴趣的知识。

朱敏所在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45名全科医生中,1/3为硕士研究生,“规培后的全科医生大多都是硕士研究生,在中心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已经有4位全科医生完成在职硕士研究生学业,我的规培同学中有1人在职博士在读。”

朱敏进一步表示,自己的丈夫也是一名医生,在其规培后一度选择了一家三甲专科医院工作,“相比较,社区医院虽然工作内容涵盖基本医疗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工作内容更复杂、多样,但不管是在工作强度,还是在职称晋升方面,压力都相对小一些。”据她介绍,相较于二三级医院,规培后的社区医生能提前一年申报中级职称;针对高级职称的晋升,专门开设社区通道,与二三级医院分开评审,也意味着竞争激烈程度相对小一些。近两年来,社区专技岗位的结构比例也在进行优化调整,增加了中高级职称的聘任名额。此外,通过市区级医学人才培养项目和科研项目,培养和激励年轻医生更好地留在社区、服务社区。

但朱敏也表示,尽管工作强度相对小,但在社区做全科医生承担的工作并不少,除了每周需要固定门诊外,她还签约管理了社区2000名左右的居民,需要为他们建立健康档案、组织开展疾病筛查和免费体检,定期联系签约居民,了解他们的健康状况。

朱敏还参与家庭病床、长期护理保险的上门评估等医养结合工作,建立家庭病床的社区病人基本上是病情稳定、就医不便的老人,一个月需要朱敏提供2次上门服务,如测量血压、心肺听诊并开具处方,或指导家庭氧疗、居家护理等,“这些工作之外,针对培训临床技能的时间,我们常常要抽自己的空余时间去学习。”

10年过去,朱敏没有后悔选择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也没有遗憾自己当初没有选择二三级医院。作为上海市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全科医学社区教学基地,中心承担了仁济医院全科住培学员的社区教学工作。

“在社区医院工作,我感到特别亲切,在三级医院往往是病人多,有时候一天医生可能要看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病人,病人也来自全国各地,医生在每个病人身上花费的时间会很少,但在社区医院,我们和病人的联系很紧密,他们愿意来我们这里看,也把我们全科医生当作家人朋友一样,平时我们也会留个微信和电话,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用手机联系。” 朱敏说。

“在社区医院工作能找到成就感”

宋玮 金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

和朱敏一样,宋玮于2013年完成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此后一直在金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算起来也有10个年头了。

本科阶段在南通大学医学院就读的宋玮,研究生考入了复旦大学医学院。毕业后选择专科还是全科就职,她曾有过犹豫和挣扎。本科阶段,她曾在神经专科学习轮转,而到了研究生阶段,她进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规培基地,选择的是全科方向。

3年规培后,她开始找工作,一开始投简历,投的是一家二甲医院,也被录取了,但她思忖着,自己毕竟是全科规培生,论专业对口,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从专科到全科,跨度很大,全科在我看来,更加关注疾病的健康和预防管理,专科更专注于某一领域的疾病,但后面我深入思考了下,如果我真能做好社区健康的‘守门人’这个角色,我就愿意去试试。”就这样,硕士毕业后宋玮去了金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

宋玮坦言,刚毕业时,她完全没有想过收入的问题,“刚进入一家医院,不论是社区医院还是二三级医院,作为一个新人,收入方面差距不会很大,也不会考虑太多。”

作为一名家庭医生,宋玮的签约服务病人有2200人左右,其中有老人、儿童、孕产妇,也有健康人群等。她的成长经历很快:2015年,她就担任了全科医生总代教,管理教学工作,而到了2019年,她开始担任全科医生团队长,2023年初开始担任金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分中心主任。除了临床医疗工作外,宋玮还承担了医院的行政管理工作,如培训项目安全、沟通协调等等。

“这些年,我们中心招录进来的全科医生都是研究生为主了,有来自复旦、交大、同济等各个医学院,每年都会招录1-2名。”在宋玮看来,社区里的居民都很相信家庭医生,而这些年进入中心的全科医生大多经过了三甲医院的规范化培训,诊疗水平年年在提高。

更吸引宋玮留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理由,还有一份成就感。

“社区居民都很信任我们家庭医生,放心让我们来管理他们的健康。”宋玮说,前不久她还遇到一个社区老病人,每隔一个月会来看她的门诊。有一次,患者讲述自己近3个月一直出现乏力的情况,但胃口都好,也没明显消瘦。当时,宋玮帮老人做了检查,能做的检查都做了,但没有发现异常,于是宋玮建议他去三甲医院做个胃肠镜检查,结果发现胃部有早期肿瘤,好在发现及时、治疗及时,老人的感谢也让宋玮感受到这份工作的意义。

“社区里的老人都很热心,很多人把我当作他们的家人。去年,我在方舱医院工作时,微信患者群有很多人来关心我,告诉我要保护好自己,我会很感动,当我取得了奖项和荣誉,总有病人会来祝福我,我会很开心,当我帮病人做到疾病的早发现,避免他们走很多治疗的弯路时,成就感很强。”

在宋玮管理的社区居民中,有人做完体检第一件事,就是来找她解读,问她下一步去哪里做检查、需要做哪些检查;有人在三甲医院看完了专科,专科医生给出了手术方案,还会特地跑来看她,问她是不是值得去做这一场手术,术后需要注意什么,“社区病人都知道,很多疾病,并不可能通过1-2次的门诊就可以解决,需要得到全病程的管理,才能得到很好的治疗,这种理念已经深入社区居民的内心,也让我们之间的信任感更强,相处起来更加愉快。”

宋玮表示,10年前的职业选择,或许还有一些犹豫与挣扎,但10年之后,在深入感受到全科医生的工作和价值后,她对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有了更多坚持的理由。

“全科医生也很忙碌”

左惠琴 花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

1992年出生的左惠琴老家在安徽,本科就读于当地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2015年她考取了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历经三年“全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后,进入了花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为一名全科医生。

“起初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主要是因为自己学的就是全科,专业对口更合适一些。”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左惠琴曾去浦东、浦西多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应聘、咨询相关政策,包括政府对于社区的支持力度多大、规培生入职后是否有编制、对落户和职称评审是怎么样的,“综合考量之下,最终我决定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

与左惠琴同届参与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全科医学专业规培的15名研究生同学中,有从事不同学科方向的,4人进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其余去了一些综合性医院工作。

“对比来看,工作的内容和强度还是有差异的,在综合性医院,医生的工作内容偏向日常临床和科研,而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内容偏向社区病人的健康管理。”左惠琴说,自己并不会因为没有在二三级医院工作感到内心有落差,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为一名全科医生,同样可以有职业成就感,“来社区医院看病的患者,九成以上是带着信任和赞赏来求诊的,相比二三级医院,社区医院的医患关系更加和谐,联系可以更为紧密,真正体现了全科医学长期连续性的健康照顾的特点。”

或许社会上有一种观点认为:“社区医院的医生没有三级医院的医生来得忙碌”。对此,左惠琴表示,自己每天的工作都很忙碌,每周2-3天的门诊工作、病房工作,还有每周一次的值班,另外就是签约病人的慢病随访、社区精神病人的随访。每周,她需要抽出半天时间到社区居委,为居民提供家门口的健康服务,如健康咨询、(健康科普)等。在社区里,总能遇到不少老人,会拿着体检报告、检查报告来咨询。

“很多情况下,全科医生除了需要给居民疾病诊疗,还需要定期开展健康科普,教他们如何通过合理健康的生活方式控制自己的慢性病,这对于很多老百姓来说常常是‘刚需’。” 左惠琴认为,这就是全科医生的价值所在。

作为一名家庭医生,左惠琴要管理的社区签约病人接近2000人,大部分加过微信和手机号,她常常要利用午休和下班时间来回复手机上病人的问询,对于有多病共存且不稳定老人,她需要一个月联系1次,关注对方的身体状况,并适时给予他们指导。还有一部分是家庭病床,“我有3名家庭病床患者,每2周需要上门去看一下他们的病情变化,并帮助他们及时调整治疗的方案。”

在浦东花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近年来被录取的全科医生大多为硕士研究生,2023年还招录了博士研究生。左惠琴感慨,“愿意从事全科医生的人群也越来越多了,社会对于全科医生的职业认可程度也越来越高。”

她同时表示,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学习培训的渠道也很多,“可以从各个层面去学习诊疗技术、辅助检查技术,常常要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去培训,这主要是现在对于全科医生的诊疗能力要求越来越高,对于签约病人的管理越来越精细化,但我想,我会坚持做下去,帮助社区病人把健康管理的理念一直传递下去。”

责任编辑:邱小宸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