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残奥会
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视野
 
特朗普死忠粉被捕,曾砸钱助选立下汗马功劳,却突然被指“替阿联酋搞情报”?
2021-07-23 09:58:10 来源:环球人物-环球人物微信 作者:长夏
大号 中号 小号

  亿万富豪巴拉克的被捕,让面临刑事指控的特朗普前助手、筹款人和同事的名单变得更长了。
 
  |作者:长夏
 
  |编辑:阿晔
 
  |编审:劳灵格
 
  据多家美国媒体报道,当地时间7月20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长期密友、房地产投资者托马斯·巴拉克在洛杉矶被捕。
 
  巴拉克与特朗普相识超过30年。由于能够跟特朗普保持坦率和密切的交流,他曾被各方视为与特朗普进行敏感对话的渠道。
 
  值得注意的是,巴拉克的被捕,让面临刑事指控的特朗普前助手、筹款人和同事的名单变得更长了。与此同时,特朗普本人的财务问题也正在受到美国检方的调查。
 
  被指非法充当外国代理人
 
  美国纽约州布鲁克林检察官办公室提交的起诉书指出,巴拉克涉及七项罪名,其中之一是非法充当阿联酋的在美代理人。
 
  1938年,美国通过了《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要求以“政治或准政治身份”代表外国利益的代理人在司法部注册,公布其与外国政府的关系、相关活动和资金信息。
 
  “被告在阿联酋最高领导人的指导或控制下行事长达数年。”该案检察官称,从2016年到2018年,巴拉克利用接触特朗普的机会来推进阿联酋的外交政策目标,但他并未在司法部注册为阿联酋代理人。
 
  起诉书提到,2017年,为了推动解决卡塔尔、阿联酋和其他中东政府的争端问题,美国政府本打算在马里兰州戴维营举行峰会。巴拉克与“阿联酋官员1”合作,破坏了美国政府的峰会计划。
 
  起诉书并未指明“阿联酋官员1”的身份。但结合特朗普2017年5月15日会见“阿联酋官员1”的细节与公开新闻,有美国媒体认为,“阿联酋官员1”很有可能是阿布扎比王储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
 
  起诉书还提到了巴拉克与“阿联酋官员5”的合作,有媒体猜测该官员是阿联酋驻美国大使优素福·奥泰巴。
 
  起诉书称,在特朗普政府政权交接的初期,“阿联酋官员5”写信给巴拉克,询问巴拉克是否了解新政府的外交政策任命。
 
  巴拉克回信说:“我了解,我们正在及时地解决这些问题。”
 
  检察官表示,巴拉克向阿联酋官员提供了美国政府内部的敏感信息,包括多位高级官员对阿联酋和其他中东国家封锁卡塔尔一事的立场。巴拉克还会见并协助过沙特阿拉伯的高级领导人——沙特阿拉伯是阿联酋的亲密盟友。
 
  巴拉克案中的另一关键人物,是长期在美国居住的阿联酋公民马利克。美国司法部称,在马利克的帮助下,巴拉克获得了一部专用手机,并用加密通信软件和阿联酋高级官员沟通。
 
  巴拉克将马利克称为阿联酋的“秘密武器”,但此前与国务院官员谈话时,巴拉克却说他不知道马利克来自哪里,也不知道他是否与任何外国政府有关联。
 
  有司法部官员说:“起诉书中指控的行为,简直是对包括前总统(特朗普)在内的美国政府官员的背叛。”
 
  据了解,检方掌握的证据包括数千封电子邮件、短信、iCloud记录、飞行记录和社交媒体记录。一位检察官表示,“(巴拉克)在本案中有罪的证据是压倒性的。”
 
  巴拉克的保释听证会将于当地时间下周一举行。不过,巴拉克的律师赫林顿表示,巴拉克从一开始就自愿向调查人员提供帮助。“他无罪,也不会认罪。”
[page]
  曾自称“总是臣服于特朗普”
 
  现年74岁的巴拉克是黎巴嫩裔美国人。他早年有从政经历,后来成为华尔街知名的金融家,曾进入美国富豪榜前500名。
 
  与出身富贵的特朗普不同,巴拉克从小在简陋的物质条件中长大。他的祖父从一个黎巴嫩小城移民到美国,到了父亲这代,全家在加利福尼亚州经营一家小杂货店——在巴拉克的童年时代,没人预料到这个男孩今后能成为一名亿万富翁。
 
  巴拉克的血统和出身,让他和中东结下了不解之缘。由于会说阿拉伯语,他在1972年被供职的律师事务所派往沙特阿拉伯,主要从事天然气交易。在沙特,他花了很多时间与阿拉伯人讨论他们的文化与价值观念,还和沙特王储打过壁球。
 
  1982年,巴拉克出任里根政府的内政部副部长。其间,有人购买了里根顾问的房子,而巴拉克与此人有7万美元(1美元约合6.5元人民币)的经济往来。国会据此怀疑巴拉克的副部长任命背后存在利益交换,将巴拉克叫到国会接受质询。
 
  这段不愉快的经历,让巴拉克从此对政府公职敬而远之,转而进入商界。
 
  巴拉克和特朗普的友情,正是始于这一时期:1986年,巴斯家族打算将亚历山大百货连锁店20%的股权出售给特朗普,受雇于巴斯家族的巴拉克经手了这桩买卖。2年后,在特朗普收购纽约市著名地标广场酒店的过程中,两人有了进一步接触。自此,巴拉克一直与特朗普家族保持着密切联系。
 
  与此同时,巴拉克也在持续积累中东的人脉和资源。1990年,巴拉克创立了房地产投资公司ColonyCapital。他在中东投资了大约2亿美元的房地产项目,与阿布扎比投资局、卡塔尔投资局都有过业务往来。
 
  2005年,《财富》杂志将巴拉克描述为“当今全球最好的房地产投资者”。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巴拉克告诉《财富》杂志他要退出房地产交易,因为市场即将崩盘——正如他所预测的,3年后,由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席卷全球。
 
  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巴拉克担任了特朗普竞选活动的外部顾问。他是特朗普最早的支持者之一,并公开表示,他认为特朗普“傲慢、真实的风格”会让特朗普进入白宫。这一判断让巴拉克的一些老员工都感到惊讶,但事实再一次证明了巴拉克的眼光。
 
  其实,早在1987年,特朗普就和巴拉克谈过竞选总统的事。巴拉克曾告诉特朗普,人们不理解问题,但希望看到候选人的内心和性格,特朗普恰恰很擅长这一点。
 
  2017年,巴拉克出任特朗普就职委员会主席。他为特朗普筹集了创纪录的1.07亿美元,几乎是2009年奥巴马筹集的5300万美元的两倍。
 
  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巴拉克说,他自己也常常想,他为何能与特朗普这样一个以自私自负而闻名的人保持30年的亲密友情。“这就是我认为的答案:我从不需要从他身上获得任何东西……我总是臣服于他。”
 
  巧合的是,巴拉克和特朗普都结过三次婚。两人有时会讨论起婚姻和孩子,这进一步加深了他们之间的联系。
[page]
  特朗普政府留下一地鸡毛
 
  鉴于巴拉克和中东国家的特殊关系,美国国内其实一直有关于他的讨论。
 
  2017年6月起,阿联酋、沙特阿拉伯等中东国家以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为由,陆续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卡塔尔则否认相关指控,并表示卡塔尔始终积极参与由美国带领的打击极端组织的行动。
 
  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巴拉克表示,他不会在朋友中做选择。“应该清楚的是,我是这三个有争议的中东国家的朋友,并且一直是合作伙伴。”
 
  他同时表示,他在这些国家的商业往来,与他提供给特朗普的建议之间,不会产生冲突。他不会用自己的声誉冒险,让大家认为他和特朗普交往是为了经济利益。
 
  然而,有美国媒体指出,自从2016年特朗普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后的3年时间内,ColonyCapital通过投资或其他交易,从阿联酋和沙特获得了约15亿美元,其中约4.74亿美元来自政府控制的主权财富基金。
 
  巴拉克此次被查,源于美国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三世领导的“通俄门”调查。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竞选团队“通俄”的说法闹得沸沸扬扬。2017年5月,美国司法部任命穆勒为特别检察官调查“通俄门”。
 
  2019年3月,司法部长威廉·巴尔致信国会称,穆勒的调查没有发现特朗普竞选团队“通俄”。但穆勒的工作,把人们的关注点引到了《外国代理人登记法》上,并促使司法部加大了该法的执行力度。
 
  被特别检察官指控的几名特朗普前助手承认违反了该法规,其中包括2016年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而马纳福特,也是巴拉克引荐给特朗普的——两人相识于巴拉克去中东工作期间。
 
  由于对巴拉克的调查超出了自身职权范围,穆勒把巴拉克的案件线索转交给了纽约州布鲁克林检察官办公室。
 
  值得注意的是,巴拉克的被捕,让面临刑事指控的特朗普前助手、筹款人和同事的名单变得更长了。
 
  2018年,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承认向美国成人片女星丹尼尔斯和前花花公子模特麦克杜格尔分别支付13万和15万美元的费用作为“封口费”,要求她们不能向外界透露与特朗普的关系。
 
  今年7月初,特朗普集团及其首席财务官艾伦·魏塞尔伯格又因涉嫌税务犯罪被检方起诉。检方称,特朗普集团在长达15年的时间里涉嫌财务造假与税收犯罪,受特朗普重用的魏塞尔伯格逃税约170万美元,一系列非法财务操作“大规模且大胆”。
 
  特朗普的个人纳税记录也是检方调查的焦点之一。他是自1970年代的福特总统以来,第一个不公开个人税收记录的美国总统。数月前,美国最高法院裁定支持曼哈顿检方获得特朗普的财务记录。不过,面临多项财务调查的特朗普坚称自己没有任何不法行为。
 
  褪去总统光环后,特朗普及其政府留下的除了备受质疑的名声与执政记录,还有一地鸡毛。而更多的调查,仍在路上。
责任编辑:李佩蔺
关键词: 巴拉克被捕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