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奥运会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资讯
 
33岁小冉抽脂身亡,一场网红和医美的“生死劫”
2021-07-19 09:54:56 来源:环球人物-环球人物微信 作者:冯群星,陈嵘伟
大号 中号 小号
 
  “我接触过的所有靠颜值赚钱的网红或主播,没有一个是没做过医美的。”据业内人士爆料,网红扎堆医美的背后,除了行业对容貌的严苛要求,还暗藏着一桩桩涉及虚假推广的灰色生意。
 
  |作者:冯群星 陈嵘伟
 
  |编辑:咖喱
 
  网红小冉的微博,停更在了今年4月。
 
  发最后一条微博时,小冉正在广西畅游。图片里,她长发及腰、皮肤白皙,一身浅绿色的吊带长裙与身后的青山绿水相呼应,任谁见了都会感叹一声“岁月静好”。
 
  谁都不会想到,一个月后,小冉将因为一场抽脂手术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向来爱美的她,遭遇了全身溃烂、浮肿,最终不幸死亡。
 
  2015年以来,医美行业进入快速发展期,这一行的暴利与乱象,已不是新鲜事。但小冉的去世,再度激起人们心头的疑问:这些已经很漂亮的网红女孩,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做医美?
 
  《环球人物》记者调查发现,除了自身对美的追求以外,网红扎堆医美的背后,还暗藏着一桩桩涉及虚假推广的灰色生意。
 
  疼痛难忍  自己打120入院
 
  7月15日,“网红小冉抽脂感染去世”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
 
  根据小冉朋友的微博爆料,今年5月2日,小冉只身前往杭州的华颜医疗美容医院(以下简称华颜医美),接受了抽脂手术。
 
  手术后,小冉被剧烈的疼痛感吞没,并多次向医护人员反馈。但医护人员忽视了危险信号,以为小冉遭遇的只是抽脂的常规疼痛。
 
  5月4日凌晨,小冉自己拨通120急救电话,被送到杭州绿城心血管病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而小冉的家人直到当天早上6点多接到医院电话时,才知道小冉出事了。
 
  家人赶到杭州后,又把小冉转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抢救。“由于错过最佳治疗时间,小冉已多器官衰竭,前胸到肚子皮肤大面积溃烂、浮肿,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朋友回忆,小冉在重症监护室生生熬了两个月。
 
  其间,小冉做了两次全身杀菌手术,“肚子直接开刀进行杀菌”。但由于细菌感染过于严重,最终她还是在7月13日不幸离世。
 
  小冉术后持续疼痛且出现休克,华颜医美为何不重视?为何不将小冉及时送医?种种疑问盘旋在小冉的亲友心头,他们希望向华颜医美“求一个真相”。
 
  小冉去世一事引爆热搜的同时,也引起了杭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以下简称杭州卫健委)的注意。7月15日下午,杭州卫健委发布初步调查通报:
 
  “经市医学会组织专家评估,这是一起医疗事故,华颜医疗美容医院存在术前缺乏认识、术中操作不当、术后观察处理不及时等过错,与患者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承担全部责任,并已作出赔偿。同时,西湖区卫健局对涉事医院做出警告和罚款的处罚,责成其停业整改,对负有责任的医务人员将做出进一步处理。”
 
  此外,杭州卫健委还表示,将对此医疗事故举一反三,加强医疗机构执业管理,加大对医美乱象的整治。
[page]
  美丽成为“刚需”,网红扎堆医美
 
  截至7月16日下午,小冉去世相关话题的微博阅读量已接近8亿。无数人为这个女孩的早逝感到惋惜和痛心。
 
  小冉的朋友透露,33岁的小冉从小家境优渥、生活无忧,很早就创立了自己的轻奢品牌,拥有众多关注者。
 
  出事前,小冉的微博已有10多万粉丝。在微博上,她介绍公司新品,做带货直播,也经常分享生活中的快乐时刻:看展、旅行、和闺蜜吃下午茶……
 
  在外人看来,小冉生活中的一切已是理想模样。但还是有一些蛛丝马迹,能看出小冉对自己外形的不满。
 
  从2010年到去世前,她数次提到要减肥。比如2020年8月,她发微博感慨:“每次都觉得要减肥,忍不住又吃……人类啊永远说到做不到。”9月,她发了一组新衣服照片,又自嘲是“110斤的大码模特”。
 
  在朋友口中,小冉是个“怕疼”的人。或许,她也曾纠结到底要不要做医美手术。此前,有人留言夸赞她的美丽外貌,她回复说“看来忍住没整容是对的”。
 
  是什么最终促使小冉作出了改变自己一生的决定?答案我们已无法知晓。不过,据《环球人物》记者了解,对于很多像小冉这样的网红而言,美丽已经成为“刚需”。
 
  周扬青、韩安冉、半藏森林……许多知名网红都曾公开分享过自己的医美经历。网络直播等新业态的崛起催生了“颜值经济”,人们发现“容貌红利”真的可以变现,医美行业随之迎来快速发展。
 
  在北京永成魅力整形美容外科主任、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会员陈志泉看来,网红圈的确流行着做医美的风气。他告诉《环球人物》记者,虽然现在的化妆、后期技术都很发达,但网红也常常要参加线下活动,很多人希望借助医美让自己更美丽、更上镜。“他们所处的行业,决定了他们对容貌和形象的重视。”
 
  “我接触过的所有靠颜值赚钱的网红或主播,没有一个是没做过医美的。”知乎医美博主婷婷对《环球人物》记者直言。
[page]
  网红带货 医美“水很深”
 
  有业内人士怀疑,小冉之所以会选择华颜医美,很可能就是轻信了相关推广信息。那些信息被包装成所谓的“经验分享”“种草笔记”,再由网红来公开带货推广,本质其实就是利益驱动的广告。
 
  近年来,网红在各类社交平台上分享医美经验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多位业内人士对《环球人物》记者表示,医美行业是一个高度依赖营销来获客的行业,这里面“水很深”。
 
  “比如说我介绍你去某家医美机构做鼻子,机构给我的提成可能有30%。不仅如此,你之后在这家机构做的所有项目,我都可以获得提成。这是普通人很难想象的。”一位业内人士向《环球人物》记者透露。
 
  据了解,医美机构找网红做营销推广,还细分为不同形式。一种是请网红实际探店,医美机构要付出较高成本;另一种则是“代写代发”,网红不实际到店,而是根据医美机构提供的素材,制作以假乱真的推广文案。
 
  在邀请网红时,医美机构及相关中介往往会采取“广撒网”的形式。粉丝近百万的微博大V花花(化名)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曾有医美机构请她介绍客户,并许诺了高达60%的提成。但事实上,花花是一位知识博主,她从没在微博上表达过对医美的兴趣,也从未分享相关内容。
 
  “其实你想想,有多少人愿意拿自己做手术的事儿出来分享?既然正常逻辑是不太愿意被别人知道,那这么多经验分享到底是何居心……其实,很多人根本没做过。”知乎医美博主婷婷对《环球人物》记者说,曾有“求合作”的医美机构给她发来现成素材,但图片中所谓的“双眼皮手术效果”,根本就是“化妆化出来的”。
 
  7月16日下午,《环球人物》记者以医美机构人员的身份联系到若干代写代发中介。他们提供的推广模板基本按照如下套路来组织:因相貌不满意萌生整容念头——寻找医院——引出宣传对象——满意的术后结果。
 
  其中一位中介小徐向记者介绍,其公司掌握许多小红书账号,账号粉丝量不同,推广价位也不同:无粉账号35元一篇,百粉账号45元一篇,千粉账号55元一篇,万粉账号150元一篇。另一位自称是江西酷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员工的小柠则表示,他们只提供“代发”服务,千粉账号100元一篇,万粉账号260元一篇。
 
  针对另一种推广方式,即探店,小徐告诉记者,根据医美机构所处地域和粉丝量的不同,价位也不一样,市区便宜,郊区偏贵,“县级(地方)偏的话有些博主不愿意去”。而在粉丝量方面,万粉博主探店为800元,十万粉博主探店为2500元。他还表示,这种探店“一般都不会真的动刀子,可以假装体验项目”。
 
  网红“假装体验”,手术的真实效果当然无法保障。而小冉本身作为一个网红,可能也是受了其他网红虚假“带货”的影响,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page]
  如何避免被虚假带货带到“坑”里
 
  近年来,网红做医美带货,翻车的案例也不少。涉事网红删掉信息、改名换姓就有机会“东山再起”,而那些发生医疗事故的当事人,却可能要面临一生的伤痛。
 
  2018年,《现代快报》报道了湖北姑娘莉莉(化名)的遭遇。当时,莉莉通过一位微博网红的推荐结识了名为“jur”的医美营销团队,做的也是抽脂手术。
 
  这次手术花费了莉莉20万元,带给她的却不是美丽的身形,而是全身十几处紫红色的疤痕、大面积硬结的皮肤和凹凸不平的脂肪。手术过后,莉莉又花了大约12万元在其他医院做皮肤修复——同时她被告知,身上有些地方已经终生无法修复。
 
  2020年,深圳的蒋女士也遭遇了类似套路。据红星新闻等媒体报道,蒋女士最初看到的推荐信息来自一名坐拥20万粉丝的微博网红,该网红还提供了9.5折专属优惠券。
 
  “精研脂肪领域17年、数万例成功案例、国内知名自体脂肪整形专家……”看到这些描述,蒋女士感觉网红推荐的“李医生”应该靠谱,便前往四川某医院做了面部抽脂手术。不料,手术后她出现嘴巴歪斜等面瘫症状,经多家医院检查,被诊断为面神经损伤。
 
  “从公开的裁判文书数据来看,2016年之后,医美纠纷呈现攀升趋势。在这些案例中,最常见的是名誉权、肖像权纠纷,其次是健康权、生命权纠纷。”律师王岚告诉《环球人物》记者,虚假宣传、非法行医,是涉诉医美机构的两大突出问题。
 
  中国消费者协会官网投诉数据则显示,2015年到2020年,全国消协组织收到的医美行业投诉从483件增长到7233件,5年间投诉量增长近14倍。
 
  据王岚介绍,如果医美手术造成了患者的伤残,产生了影响健康甚至死亡的严重后果,当事人需要通过司法鉴定来确定伤情,再结合具体案情走民事或刑事程序。但如果双方纠纷的原因不是医学意义上的伤残,而是审美上的分歧,比如双眼皮割得太深,患者维权会有困难。
 
  她谈到,针对医美行业的快速发展,相关部门已经制定了包括《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在内的一系列法规、司法解释和行业标准。然而,医美行业的产业链非常复杂,机构、医师、针剂、设备、场所都可能存在问题,监管部门的力量很难完全覆盖。
 
  2020年,国家卫健委、中央网信办、公安部等八部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美容综合监管执法工作的通知》。今年6月,多个部委又联合发布《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以进一步治理行业乱象。
 
  对于求美者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谨慎决策——小冉所选择的华颜医美并非“黑医美”,但她还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在陈志泉看来,医美行业市场化发展以后,很多风险被从业者刻意淡化,导致一些求美者对医美的风险认知不够。以现在已经非常普及的玻尿酸注射为例,“一针打不好打到血管里,可能造成严重的并发症,比如皮肤坏死、眼睛失明”。
 
  他强调,求美者首先要注意医美机构是否具备医疗资质,其次要选择经验丰富的主刀医生。“网上的信息一定要仔细甄别,很多所谓的网红宣传其实是存在水分的。你还要通过多种渠道,进一步了解主刀医生的资历、从业年限、技术水平,包括你要做的手术是不是他擅长的。”
 
  “手术都会有风险。一旦你在手术中出现风险,比如感染了,医院能否安全、快速地处理?这很关键。”陈志泉补充说,除了医美技术,求美者还要仔细考察医美机构的医疗安全水平与风险应对能力。
 
  作为有过“动刀经历”的医美博主,婷婷的经验是“找医院和医生时多做对比”。“决定权一定要把握在自己手里,任凭他人吹得再天花乱坠,都要去面诊,去和医生讨论。否则,就是在拿自己的人生甚至生命开玩笑。”她说。
责任编辑:李佩蔺
关键词: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点赞 :0次
收藏 :0次
评论 :0条
我要评论
相关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