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高考端午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资讯
 
听证会上,她眉头舒展释然地笑了 董某刑事申诉案简易公开听证会侧记
2021-06-10 13:50:00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戴佳
大号 中号 小号
  6月9日上午,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检察厅检察听证室内,一场简易公开听证会正在召开。听证室圆桌角的一端坐着申诉人董某,其左手边一排分别是检察官、主持人、书记员,右手边一排是担任第三方听证员的两位律师和一名心理咨询师。
 
  今年4月22日,董某向最高检写信反映申诉主张;4月24日,最高检签收来信;4月28日,最高检进行七日内程序性答复;5月10日,进入案件管理系统,随机轮案至第十检察厅检察官杨军伟办理。目前该案正在审查办理中。
 
  案卷显示,2014年9月16日,董某因家庭矛盾与刘某姐妹在吉林师范大学发生口角和推搡,后到现场的被告人王某用拳将董某鼻部打伤,造成其轻伤二级,司法鉴定为十级伤残。2015年12月31日,吉林省四平市铁西区法院判决刘某姐妹无罪;以被告人王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六个月,与之前犯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所判处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判处王某赔偿董某1.5万余元。
 
  一件故意伤害案,被害人董某先后经过一审、二审、再审,两级法院驳回申诉、两级检察院不支持监督申请,其又向最高检申诉,长达六年的时间,其中有何隐情?杨军伟在征求董某同意后,决定为其召开一场简易程序公开听证会。
 
  “在我的印象中,原案是有监控录像的,录像中三人一起打的我,但法院只判王某有罪,而认为刘某姐妹无罪,原审裁判认定事实不清;原案证据不足,诉讼程序严重违法。我至今没有拿到民事赔偿款,我不清楚有关程序,法院说我错过了申请执行时间。”听证会一开始,担任主持人的最高检第十检察厅厅长徐向春首先请董某陈述其申诉的事实、理由和依据。
 
  “听证会前我已将申诉材料完完整整、原原本本地复印给三位听证员。请董大姐放心,凡是最高检审查办理的案件,无论大案小案、简单还是复杂,我们都会严格认真、依法规范办理。您的疑问就是我们的疑问,您的困惑就是我们的困惑。”紧接着,杨军伟就案件办理和审查情况进行了详细地说明。为了查明本案的关键事实和争议焦点,请求当场播放案发现场的监控视频。
 
  “05秒刘某拉扯董某,08秒董某与刘某姐妹发生厮打;15秒王某到达案发现场,单独对董某进行殴打;22秒王某被他人拉开,双方未再发生打斗;25秒王某手捂住额头,33秒董某摔倒在地,34秒王某离开案发现场。”杨军伟一帧一帧地对监控录像详细说明:“监控录像可以清晰看到,王某单独对董某进行殴打,不存在王某与刘某姐妹共同殴打董某的犯罪行为。刘某姐妹与董某撕打并未伤其鼻部,是王某的殴打造成。同时证人证言等证据也能得到印证。”
 
  “如果之前当庭播放录像,能如此清晰地向我还原案发的情况,让我看清到底是谁拽的我,谁打的我,我可能就不会到省里申诉,更不会来北京上访。”看到视频中的细节与自己之前的回忆有所出入的董某说。
 
  杨军伟又进一步对刘某姐妹与王某是否构成共同犯罪,是否应该追究刘某姐妹刑事责任从法律适用上进行详细解释。又对董某提出的诉讼程序违法问题结合相关法律规定逐一进行讲解。董某认真倾听,频频点头,心中的“法结”也在逐步解开。
 
  “我认为本案的疑点也是焦点在于王某与刘某姐妹是否有共谋的问题。”听证员、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马里站在董某的角度,向其提出了三个问题:“您认为三人在案发前是否有预谋?您手中有证据证明吗?您一直没有拿到民事赔偿款的原因是什么?”董某回答后,又逐一为其剖析。
 
  “我希望得到合理赔偿,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我与王某之间都不认识,他为什么无缘无故打我?”董某认为,刘某姐妹与王某是朋友,王某对其实施伤害一定是之前商议好的,他们是共同犯罪,只是自己并没有相关证据。
 
  “我始终在案卷中寻找对您有利的证据。”听证员、北京东卫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永建对案件进行评议时说:“董大姐千里迢迢来到北京,案件虽小,最高检却以公开听证的形式给其充分主张申诉理由的机会。我为最高检点赞,也为董大姐高兴。她可以把疑惑说出来,大家共同帮助解决。”
 
  “几天前我就拿到案件材料认真地看过,之前我的好多疑问也通过刚才大家的讲解找到了答案。相信董大姐对整个听证会是满意的,对之前案件的疑问也通过主持人、检察官、律师的解释有了清晰的认识。”听证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郑学瑞在发表评议意见时始终为董某进行心理疏导,并得到了她的认同。
 
  “董大姐的案件对司法机关来说就是一个很小的案子,但对她本人来说却是天大的事。我们都是人民中的一员,我们也有父母,也有兄弟姐妹,老百姓的事就是我们自己的事。如果老百姓的事没人管,没有地方充分说理,有冤无处申,那么小案有可能就会酿成‘大案’。董大姐很通情达理,今天她把这些年心中的委屈向我们全部吐露,说明她相信法律,信任司法机关,这让我们觉得我们的工作很有意义,也鞭策着我们一定要为人民群众服好务。我们也会结合董大姐的申诉主张和听证员的评议意见作出最终的处理结论。”听证会历时一个半小时,最后徐向春仍在不断宽慰董某,“董大姐我们非常理解您,但希望您能尽快放下这件事,不要因为别人的错让自己背负一辈子的负担。”
 
  “最高检对我的案件如此重视我很感动,发自内心地感激。我会慢慢地把这个心结解开,今后也会力所能及地为社会尽点余晖。无论最高检作出什么结论我都会息访。”董某眉头舒展,释然地笑了。(戴佳)
责任编辑:蔡晓慧
关键词: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点赞 :0次
收藏 :0次
评论 :0条
我要评论
相关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