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青年
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人物
崔晓桐:追逐梦想 永不止步
2022-05-13 08:50:55 来源:中国体育报 作者:陈思彤
大号 中号 小号

春日的清晨,带着几丝寒气,在水边,体感温度会更低,崔晓桐和队友们一起,来到训练场开始一天的训练。走下东京奥运会的领奖台,2024年巴黎奥运会在向她们招手,而她们这条女子四人艇只有一个目标——卫冕。

东京奥运会夺冠后,崔晓桐和队友们并未止步,而是开启了下一个征程新的追梦人生。

初识赛艇坚持到底

出生在辽宁丹东的崔晓桐,从小就是高个子。“女孩子个子高,可以练体育”之类的话,她从小就没少听,潜意识中也会觉得长大要练体育。2007年,年仅13岁的崔晓桐身高长到了1.77米。首先选中她的是一名跆拳道教练,可是崔晓桐的妈妈觉得跆拳道是个“打来打去”的项目,女孩子练不太好。没多久,丹东市海校的赛艇教练徐云波看中了身高臂长的崔晓桐,将她带入赛艇的世界。

“其实那个时候完全不知道赛艇是什么运动,我还以为是类似摩托艇的项目。后来到了丹东市海校的训练基地一看,怎么这艇跟我想的不太一样。”回忆起最初练赛艇的日子,崔晓桐觉得很开心。刚入队要从学习游泳开始,崔晓桐说当时徐教练试探性地问她敢不敢跳进水里,她二话没说一猛子扎进了训练的水库,把教练吓了一跳。“那个时候年龄小,训练感觉也没那么累,觉得什么都很新鲜,对赛艇也感兴趣,就这么练下来了。”崔晓桐说。

赛艇项目的训练非常辛苦。一次,崔晓桐有几个动作练了很多遍都没有达到教练的要求,教练狠狠地批评了她几句。她哭了,打电话和妈妈说太累了,那么努力还是学不会,她不想学了,想回家。崔晓桐的妈妈告诉女儿要坚持下去:“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你就是哭着、跪着、爬着,也要走下去。”妈妈撂下的“狠”话深深触动了崔晓桐。从那以后,崔晓桐在训练中从未偷懒,严格按照教练的计划完成每一堂训练课。2010年辽宁省运会,崔晓桐获得一金一铜,顺利进入省队。两年后,她成为国家青年队的一员,并取得不错成绩。

2013年全运会在辽宁举行,家门口作战的崔晓桐收获了女子八人艇的金牌和双人单桨银牌。赛后,不到20岁的崔晓桐进入国家赛艇集训队。

改练双桨成为主力

里约奥运周期,对于崔晓桐而言并不顺利,她和队友们没能获得奥运资格。一年后的天津全运会,崔晓桐甚至没能站上领奖台。“那几年也想过不练了,但是一直在练和不练之间纠结,纠结着纠结着,好像也就坚持下来了。”此前,崔晓桐一直是一名单桨运动员。她的运动生涯迎来转机,是因为教练张秀云。

2017年天津全运会结束后,国家赛艇集训队设立了“大个子组”,由张秀云担任女子组主教练,崔晓桐被选入其中。作为中国赛艇历史上最出色的女子双桨运动员,张秀云执教的主要方向还是双桨,此后也担任了女子双桨组主教练。但是崔晓桐作为一名优秀的单桨运动员,却一直留在张秀云组里。“从跟着张教练训练,这个组一直有人员淘汰,有队员的调整,我这个单桨选手却一直留在了双桨组,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崔晓桐说。认真的训练态度是她坚持下来最重要的品质。“张教练说我挺像她的,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非常认真,哪怕我可能那个时候不想练,但只要训练课开始了,我就会非常认真地去完成。”

崔晓桐嘴上说着很有意思,实际上从单桨改划双桨,这其中的艰辛或许只有她自己清楚。练了六年的单桨,早已经习惯了双手执桨的单侧发力方式,双桨却是要求运动员左右手各自控制一支桨,完成转桨、拉桨的动作,操控难度更高,对运动员的个人能力要求也更高,想完成教练的训练要求,崔晓桐需要更加努力。“我觉得改双桨挺难的,一直有发力不平衡的问题。一下水坐在艇上其实艇是平的,但我总觉得自己是歪的。直到现在我两边桨叶的入水以及拉桨速度都还做不到完全一样。”崔晓桐说,“有时候可能大家没有这么想,但我自己会觉得能力还不足,可能会拖整条艇的后腿,所以我必须比别人更努力,把个人能力再提高,才能继续在女子四双这条艇上。”

从组队到配艇,女子四双的人员来来回回换了很多,各人的位置也不断地进行着调整。张秀云说:“一开始并没有让崔晓桐领桨,而是张灵领桨。但是当时张灵打舵打不直,她自己也表示领桨打舵没法专心发力,所以让崔晓桐领桨。其实按照崔晓桐的技术特点,更适合划一号位,但是她节奏好,领桨也非常棒。”2018年6月,崔晓桐第一次担任女子四人双桨的领桨,与队友一起在赛艇世界杯第二站奥地利林兹站的比赛中夺得亚军。就此,崔晓桐在一次次的队内竞争中,逐渐坐稳了主力位置。

2019年世锦赛决赛让崔晓桐十分难忘。当时侧逆风很强,中国队所处的位置要比其他队伍受到的影响更大,比赛一开始就十分胶着。负责领桨的崔晓桐深知越是这样的情况越要保持好节奏,而队友们也配合得十分默契,始终保持专注。最终她们从出发就确立了领先,并夺得冠军。“为了拿冠军,这一路的所有付出,一些不开心的,或者是跟教练的吵吵闹闹,跟队员的吵吵闹闹,大家之间从信任到不信任,到相互之间出现隔阂,再到一起去沟通解决这些事情,为了一起划的这一条艇能够拿成绩的整个过程,当你站在领奖台上的那一刻,你会感觉所有之前做的事情都特别有意义,都是值得的。”

忍受“折磨”方可品尝胜利

虽然获得世锦赛冠军,但崔晓桐知道,奥运会的竞争更加激烈,备战奥运是一个永远都不会满足的过程。“不到最后比赛的那一刻,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参加奥运会。”崔晓桐说。在东京奥运会延期的一年里,她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陆上赛艇划船测功仪2000米的测试,崔晓桐从6分48秒提升至6分40秒内,达到了世界冠军模型。“奥运会延期是改变不了的,那么这一年就是给我们更加充分地去准备奥运会。”

东京奥运会上尽管以巨大的优势夺冠,但崔晓桐也说并非那么轻松。“一开始我就和大家说要连贯起来,而大家也会呼应我,这场比赛比以往比世界杯的时候前程都要焦灼很多。德国队明显做好准备要冲击我们,本来我们预计250米就会拉开优势,结果到了300米还在僵持。但是到了500米领先时并没有划得那么累,吕扬一直在领节奏。”崔晓桐说,“赛艇项目总共划2000米,但是却属于无氧运动,强度很高、乳酸堆积相当明显。不过当时东京的天气比较舒服,所以所有人都能划得很好。过了1000米已经领先了很多,三号位喊好之后,我们就知道这块金牌已经拿下来了。虽然看上去我们比得很轻松,但是实际上我们划得并不轻松。”

张秀云常跟队员们说,“如果我现在不折磨你们,到了赛场上就是对手折磨你们。”东京奥运会,经历了“折磨”的晓桐尝到了胜利后的快乐,现在她和队友们正在新一轮的“折磨”中等待巴黎奥运会的到来。

责任编辑:蔡晓慧
关键词: 崔晓桐 赛艇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