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残奥会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资讯
 
品书 · 向美而生专栏——杨牧,一首诗的完成
2021-09-14 09:04:14 来源:环球人物网
大号 中号 小号
\

\
△白岩松推荐,杨牧著《奇来前书》、《奇来后书》



 
  》》》品读经典,向美好而生。您正在阅读的是由环球人物与兴业消费金融联合推出的“品书·向美而生”专栏。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主题是——杨牧,一首诗的完成。
 
  “杨牧不仅是一名大诗人,也是一位最深刻了解西方文学跟中国文学关系的学者,这方面几乎没人能超越他。”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唯一深谙中国文化、精通汉语的汉学家马悦然曾如是评价杨牧。在他的推崇和翻译下,杨牧成为世界诗人,也成为“最接近诺贝尔文学奖的台湾作家”。
 
 
  “台湾著名诗人杨牧的诗集,它让我们感受到中文的另一种可能。生活不只是眼前,还有诗与远方,所以读读诗,活得有点诗意。”著名主持人白岩松也喜欢读杨牧的诗,曾如是评价这位诗人。
 
  诗,是诗人生命的一种丈量法。而《奇来前书》和《奇来后书》这两部文学自传,既是诗人杨牧对自己人生的回顾,也是他对自我追求——”杨牧何以成为诗人杨牧“的一种再探索。细读这两本书就会发现,一个对文学尤其是诗歌几近虔诚的杨牧形象在他诗意的文字中得已完成。
 
  2013年的一个下午,台湾东华大学302教室传来《诗经》名篇《蒹葭》的诵读声,讲台上站着一位戴着圆框眼镜的老人,目光微微发怔,看向教室后方。这门课叫“中西诗学比较”,是诗人杨牧从美国华盛顿大学退休后,回到故乡花莲的第一堂课。
 
  也许是因为作品没有入选中学语文课本,杨牧在大陆的知名度远不如余光中、席慕蓉等诗人,但事实上,他在华语文学圈地位崇高,身兼诗人、散文家、翻译家与学者多重身份,作品被译为英、韩、德、法、日、瑞典、荷兰等文字,是近年来被认为最接近诺贝尔文学奖的台湾作家。“
 
  2020年3月13日,曾吟着“我从海上来,浪声满袖”的杨牧,在台北国泰医院病逝,走完了自己80岁生命的最后旅程。
 
  杨牧本名王靖献,生于1940年的台湾,16岁开始写诗,20岁时出版了第一本诗集《水之湄》,名字出自《诗经·蒹葭》:“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在同学们的印象中,年轻的杨牧有时会显出落寞的神情,行事颇有魏晋之风。中学时他曾专门请半天假去海边透气,请假条上事由一栏只写了“苦闷”两个字。
 
  后来,聂华苓夫妇到台湾寻找年轻诗人,加入他们在爱荷华大学的创作班。杨牧很快决定远赴美国,此后又进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比较文学,开始了人生和诗歌创作的新阶段。
 
  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社会,此起彼伏的反越战、学生运动与嬉皮风潮,对整个文艺界而言,既是重锤洗礼,也是灵感源泉。杨牧自然也受此影响。1972年的一天,他开着一部破破烂烂的车子,到华盛顿州看海。在海边,他住了一晚,太平洋的海水让他想起家乡花莲,“花莲地震多,台风多,可是海啸到底是什么,新闻很少播,海啸成为我从小的幻想,这种观念被我写进诗歌里”。
 
  在一整晚的胡思乱想后,那首著名的《瓶中稿》诞生了。这一年,他把笔名从“叶珊”改为“杨牧”。一个彻底的浪漫主义者,从此有了更多的社会介入与向往。
 
  2011年,介绍台湾文学家的纪录片《他们在岛屿写作》上映。杨牧部分的拍摄,本以其作品《一首诗的完成》为题,但他认为自己的创作尚未“完成”,于是更名为《朝向一首诗的完成》。“并不是我要作诗,而是因为我受了山、水、云彩、海等的感染,觉得自己需要接近大自然。”2013年,杨牧来到北京大学,面对学生们的提问,如此阐述自己的写作缘起。
 
  一年后,杨牧的文学自传《奇来前书》与《奇来后书》在大陆正式出版,前者以少年时光为线索,探索山林乡野和海洋声籁;后者从18岁之后写起,以学院时光——东海、爱荷华、华盛顿、东华等大学,串联起置身其间的人情社会与文化圈层。
 
  奇莱,是台湾中央山脉中段的山峦名,位于杨牧的故乡花莲。他的一生,曾以诗为凭借,参与社会活动,体验生息,却始终维持艺术家的理想,不被浩荡浊流所吞噬;也曾以诗为凭借,在世界文坛独树一帜,追寻诗、美和爱的踪迹,却始终不因声名的喧嚣,扰动内在的生命节奏。
 
  如今,诗人早已离去。但舞台宽广,他好似一直站在奇莱山中,默默凝视着岛内的喧嚣、世界的波涌,眼里始终是太平洋的风和玉山的雪。

  点击下方图片,查看更多专栏内容》》》
 
\
 

责任编辑:蔡晓慧
关键词: 杨牧,诗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