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巴黎奥运会
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

拿不出30亿 “苏宁公子”梦碎

2024-07-08 14:52:21 来源:环球人物网-《环球人物》杂志 作者:陈佳莉
大号 中号 小号


2023年6月10日,张康阳现身欧冠决赛现场。

欧洲杯激战正酣,在网上流传的一段场外采访视频中,一位意大利球迷意外地表白了一位中国“金主”:很怀念史蒂芬。他说的“史蒂芬”是刚卸任意大利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以下简称国米)主席一个多月的张康阳。

5月25日,张康阳用中文、英文和意大利文分别发布长文,跟国米道别,就像是一个失去爱人的“痴情汉”,字字泣泪:“道别总是很难,和所爱之人的道别尤甚……我一直知道,终有一天我们会告别。坦诚说,我并未准备好,或许永远也不会准备好。”因为无法偿还全球知名资产管理公司橡树资本的共计3.95亿欧元(1欧元约合7.77元人民币,共计约30.7亿元人民币)贷款及利息,按照协议,张康阳忍痛交出国米,宣告国米苏宁时代的结束。

2016年,苏宁豪掷2.7亿欧元高调收购国米。8年来,张康阳带领国米拿到7个冠军,有过磨合,有过高光,最终黯然离场,不舍可想而知。如今,张康阳微博账号的简介依然是“苏宁控股集团副总裁、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主席”。

“为什么这个股东说英文?”

2016年,刚从美国求学归来加入苏宁的张康阳,接到了一个大项目——代表苏宁完成对国米的收购任务。彼时,雄心勃勃的苏宁集团和父亲张近东,希望利用俱乐部在全球的影响力,扩大苏宁在国际市场的品牌知名度。

曾在苏宁与张康阳共事多年的周轶(化名)对《环球人物》记者说,她第一次见到张康阳,是在集团内部关于收购国米的一场策划会上。“他坐在比较偏的位置,着装精致,敲着笔记本电脑,偶尔插话发表意见,举止温文尔雅。当时大家还有点好奇,一个年轻人怎么敢随便说话,并不知道这就是‘苏宁公子’。”

当年6月,苏宁斥资2.7亿欧元收购了国米70%的股份。这次收购在当时被视为中国企业进军欧洲足球市场的里程碑之一。年仅25岁的张康阳被推至俱乐部股东大会主席台中央。

当时的张康阳是个超级车迷,一点也不懂球。周轶后来听张康阳开玩笑说,“加入国米的最初半年就像是被足球‘强奸’了”,意思是需要恶补并不感兴趣的事。

外行管内行,俱乐部内部最初对这位来自中国的“董事”并不信任。有媒体曾报道张康阳第一次参加俱乐部股东大会的场景。在意大利米兰市,面对台下两三百位小股东的发难,刚从中国飞过去的张康阳,正费力地从耳机里听着翻译。“为什么这个股东说英文?”一位年纪看起来60多岁的股东突然站起来大声说道,“难道我们不是一个意大利的俱乐部吗?!”张康阳不得不从那张写着“Steven Zhang(史蒂芬·张)”的桌签后面站起来,用他标准的美式英语,发表了将近1分钟的讲话。气氛一度僵持到冰点的股东大会,最终还是在一片掌声中收尾。

张康阳到意大利显然不只是玩玩。入主国米后,他改用联席CEO模式,将体育竞技和俱乐部运营分开:在俱乐部运营领域,由原首席运营官亚历山德罗·安东内洛领导;在体育竞技领域,则挖来传奇经理人马洛塔负责。为了提升球队战绩,张康阳解雇了备受争议的时任主教练斯帕莱蒂,重金引入名帅孔蒂。

只要国米有重要比赛,转播镜头中总会出现张康阳亲临现场为国米助威的场面。2018年5月,在意甲最后一轮比赛中,国米战胜实力强大的拉齐奥,时隔6年重返欧冠赛场。张康阳兴奋地冲到场内,边走边流泪,圈粉无数。意大利《都灵体育报》记者亚科贝利撰写长文盛赞:“(张康阳)51秒的落泪视频风靡互联网。那是来自9000公里外南京的眼泪,触动我们意大利球迷的心。”当年10月,27岁的张康阳出任国米新主席,成为意大利足球乃至欧洲足球史上最年轻的主席。

对国米成绩紧张的不只是张康阳,远在中国的张近东也密切关注。在周轶看来,这是因为“足球带来的影响力远超出张近东的预期”。赢球了,球迷跑到贴吧里庆祝,“买家电还得上苏宁”的口号刷屏;输球了,贴吧里骂声一片,球迷吵着要“卸载苏宁APP”。周轶记得,有一次国米赢球,国内媒体的报道铺天盖地,张近东在集团内部会上高兴坏了,说一分钱不用花就做了最好的宣传。

国米的表现没让张康阳及其父亲张近东失望。8年来,张康阳治下的国米拿下2个意甲冠军、2个意大利杯冠军以及3个意大利超级杯冠军,还在2023年杀入了欧冠决赛,虽惜败曼城,但创下多个奇迹。这样的成绩,让张康阳成为任期内为球队赢得冠军奖杯数第二多的俱乐部主席。


2022年5月12日,国米夺得意大利杯冠军,张康阳手举奖杯庆祝。

他不是个野心勃勃的“富二代”?

在很多苏宁员工眼中,与张近东的强势相比,张康阳是一个比较“柔和”的年轻人。“他不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富二代’,没有太多要把苏宁发扬光大的决心,只是想能帮老爸多少就帮多少。”周轶说。

张康阳没有经历过父亲那一辈创业人的“拼杀”。1991年张康阳出生时,张近东正在创业梦里摸爬滚打。在南京“空调价格大战”的洗礼中,他凭借平价优势,让苏宁一跃成为国内最大的空调经销商之一。张康阳很小的时候,张近东会将他带到公司旁听会议。“那个只有几岁的孩子就安安静静坐在那儿,连动都不动一下。”一位苏宁的老员工曾这样回忆。

2004年7月21日,苏宁电器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上市当日以32.7元收盘,上涨100%,之后持续10个多月成为沪深两市第一高价股。当时13岁的张康阳正在南京外国语学校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

初中毕业后,张康阳进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传统精英高中莫西斯堡学院读书。在那里,品学兼优的他获得了很多奖项,包括“总统教育计划奖”,毕业时还获得“荣誉毕业生”称号。之后,张康阳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与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成为校友。

上学期间,张康阳做过的唯一一次商业投资,是背着家人把银行卡里的存款几乎都投给了一只科技股,留下的钱只够付次月房租。那只被他选中的股票是特斯拉。他押注成功,与经验关系不大,更多的是看好马斯克这个人。“马斯克很坚定地一直做自己想做的事,他的想法天马行空,但他不仅做了,还做成功了。”张康阳说。

一毕业即坐上国米这样一家欧洲顶级俱乐部的统帅位置,张康阳是被父亲推了一把。周轶和同事们都看得出来,张近东对儿子寄予厚望。“老板想让张康阳通过执掌国米,进一步将苏宁国际的业务都交给他,就是按照接班人来培养的。”

不管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是想完成父亲的期望,张康阳在国米身上,可以说是全情投入。据《米兰体育报》报道,张康阳在米兰布雷拉区买了房,距离总部很近。他请了意大利语老师,喜欢去维多利奥街区的意大利餐厅,最爱吃牛排和烩饭。他从“几乎从来不看足球”变成了疯狂的国米人:把自己的爱车喷上国米队徽,最常见的着装搭配是代表国米的蓝黑色组合——黑西装、蓝领带,社交网站动态几乎全部围绕国米。

《米兰体育报》记者卢卡·塔伊德利曾深度解读这位意大利人眼中神秘的中国少东家。“Kangyang还是Steven?是Stefano。”塔伊德利给张康阳起了意大利名字“斯蒂法诺”,“他为人性格直接,这方面不太‘中国’,同时谦虚谨慎,这又很‘中国’。”塔伊德利还称赞说:“他融入了意大利生活,像一块海绵,吸收新事物很快,领悟力和发散性都极强。”

球迷看得见张康阳的付出。周轶曾多次见证过,当张康阳开着跑车抵达位于米兰郊区的国米俱乐部时,等在现场的球迷齐声呼喊着“史蒂芬”的名字,汹涌澎湃。今年5月初,张康阳可能失去国米所有权的消息甚嚣尘上。5月20日,意甲联赛还剩最后一轮,但冠军奖杯已被国米揽入怀中,在意大利梅阿查球场的颁奖典礼上,球迷打出了“感谢史蒂芬”的横幅。

“被迫长成大人模样的孩子”

8年时间,张康阳将自己的青春献给了国米,同时也代表苏宁缴纳了一笔昂贵的学费。


在国米的8年,张康阳经常出现在赛场边,为场上的成绩兴奋或失落。

国米在球场上亮眼的表现,体现到账面上却是亏损连连。俱乐部财报显示,球队2021年夺得意甲联赛冠军时,俱乐部亏损达到创纪录的2.456亿欧元。哪怕2023年夺得欧冠亚军,收入4.25亿欧元,俱乐部依旧亏损8500万欧元。据《米兰体育报》报道,截至2023年6月底,国米净债务仍高达4.37亿欧元。

“国米本身不赚钱,足球俱乐部更像是‘富豪玩具’,其盈利变现渠道非常有限。”经济学者盘和林对《环球人物》记者说,纵观欧洲的职业体育发展,可以看出体育商业化的难点依旧是如何盈利。另一方面,欧洲顶级俱乐部的经营成本也在逐年增加。据《米兰体育报》统计,国米2020赛季一线球员税前薪资总额高达1.97亿欧元。张康阳在今年5月的声明中也提到,为了支持国米的运营,陆续投资超过10亿欧元。

与此同时,苏宁的核心业务遭受重创,无法继续为俱乐部提供资金支持,旗下刚刚在中超夺冠的江苏队也被迫解散,国米即将被苏宁抛弃的传闻开始发酵。周轶了解到的信息是,当时“苏宁连一分钱都给不了国米了”。“苏宁在中国线上和线下零售渠道都是收缩态势,没有规模效应,就很难盈利,这就意味着苏宁的现金流还没完全恢复,自身经营的问题使得苏宁不得不去除旁支业务。”盘和林说。

走投无路的张康阳和苏宁只能选择高风险借贷。2021年,国米从橡树资本贷款2.75亿欧元,年利率高达12%,并以国米股权作为担保。最终,苏宁没能按时还贷,失去对国米的控制权。不过,据意大利媒体报道,按照双方协议规定,橡树资本在扣除欠款之后,还会支付苏宁国米市价与欠款之间的差价。

苏宁失去国米,除了外部经济压力,周轶也看到了张康阳自身的一些短板。“在苏宁一众强势领导层中间,和善的他像是一股清流。但这种和善有时也是一把双刃剑。因为他手腕不够硬,导致一些决策不被认可,甚至没办法很好地处理潜在的领导层内斗。”跟张康阳共事久了,周轶隐隐觉得,这个从20多岁就远赴意大利执掌一家百年俱乐部的男人,有时就像是一个“被迫长成大人模样的孩子”。

责任编辑:邱小宸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