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端午
您的位置:首页 > 人民品牌 > 人民文娱

品书 | 时间走时间的,我行进我的

2024-04-28 17:59:05 作者:许晓迪
大号 中号 小号
周慧家的阳台外,是山和海。
东边的山不高,能看到山顶的树冠,太阳早早跃出来;北面的山层叠,最远一层被云隐匿;西边的山近,就在窗外;南面是海,晚上船只亮起灯光,像天上的星星坠落下来。她想象着,如果月亮近一些,每晚涨潮前都得紧闭门窗,否则一觉醒来,地板上到处躺着鱼虾蟹,海带挂在门楣上,已经被太阳晒好了。
2014年,周慧从深圳市区搬到了郊区的洞背村,住进了这间三面有窗的房子里。她在村里的邻居、著名诗人和翻译家黄灿然曾说:“蛋蛋(周慧的小名)啊,很了不起的。她呀,没工作没收入,却能在村里生活下来。”
品书
周慧
这10年,周慧靠房租供房贷,每日开着二手雪佛兰去附近的健身房,在山间散步,去海里抓海鲜,养了一只流浪猫,有过两段“貌不合且神离”的感情。今年2月,她出版了散文集《认识我的人慢慢忘了我》——一本年近五十的“大龄作者”的处女作。
事实上,周慧从不敢以写作者自居。平时,她刷微博、追剧、看综艺,看的书集中在一个书架,读几页就瞌睡连连,写文章常陷入“难产”。她的前半生,是一个农村孩子的奋斗史:18岁出门打工,通过成人高考上了大专,学习会计,毕业后来到深圳,做过文员、助理、销售和人事经理;人到中年,却打开了另一重命运:从一份旁人眼中颇具“诱惑”的工作——月薪近2万元,每天有五六个小时“摸鱼”——中抽身,窝进一个山村里清贫度日。
或许正因为未受过所谓“文坛”美学标准的熏陶,周慧的文字散发着浓厚的原生味和独特性。她写山和海从春到冬的变化,写不同形态的云和雾,写禾雀花、鸭掌木、桃金娘,写小蛇、甲虫、壁虎;写煲粥时米粒如絮,“像骤风吹散一团云”;写汤匙刮过茄子饭的瓷盘,“酱汁像分开的红海”;写如何与暴食、懒惰、灵感枯竭搏斗,却一次次败下阵来……
“我坐下来写它们,饮食、天气、欲望,都不会让它具有玫瑰的光泽或煤灰般的质感。”周慧写道,“我在这里待着,也哪儿都不去,起风的时候解决风,起雾的时候解决雾,解决不了就去健身。风停的话,我就在斜进来的光带里坐着,看时间夺走时间,它走它的,我行进我的。”
“你可以把这本书当作是一个湖南农村小姑娘一路成长,然后来到深圳拼搏,终于成功了的故事。”正如黄灿然所说,“只不过这成功不是变成大公司女掌门,而是变成一个女作家,她的拼搏是拼搏着不去拼搏,终于赢得没有财富的自由,过上使贫穷微不足道的生活。” 
品书
 
责任编辑:余驰疆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