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巴黎奥运会

杨桂枝升职记

2023-04-21 14:52:43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夏斯斯
大号 中号 小号


杨皇后


四宜路21号,现为中大吴庄


德寿宫

假设拍一部以杭州为背景的宫廷戏,最具看点的女主角当数宋宁宗皇后杨桂枝(1162—1232)。她的一生极富传奇色彩:从出身低微的乐女到工于权术的太后,话题性绝不输前些年大热的甄嬛或是魏璎珞。计杀韩侂胄,重用史弥远,援立宋理宗,她以武则天的雷霆手段,左右了南宋中后期的政治走向。

对于杨桂枝的籍贯,元代脱脱等撰写的《宋史》称“或云会稽人”,成书于宋理宗景定年间(1260—1264)的《景定严州续志》则谓其“为严(州)人”,南宋史学家李心传在《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中记载:“今上杨皇后,遂安人也。”经后世学者考证,主流观点认为她是严州遂安(今属淳安)人,现淳安县里商乡皇后坪村还有杨氏家族的墓址,与之相邻的杨家村则是杨氏祖居所在地。

从淳朴乡村来到繁华京师,和所有深居简出的古代女子一样,杨桂枝的活动范围并不大,尤其是入宫后,基本仅限于宫苑之内。自定都临安(今杭州)以来,南宋朝廷便不断修葺、增加宫室,历经多年发展,营造出一派美轮美奂的景象。这些修建于灵山秀水之间的宫苑,为这位大宋皇后的传奇经历增添了实证的注脚。

德寿宫里的“则剧孩儿”

绍兴三十二年(1162),宋高宗赵构禅位于养子赵昚(宋孝宗)。成为太上皇的赵构偕太上皇后吴氏等,退居由秦桧宅改筑的德寿宫,即如今上城区直吉祥巷和望江路交叉口西北处,因位于皇城以北,时称“北内”。同年,杨桂枝出生,据说其父梦见白发老人赠他一枝丹桂,梦醒后不久女儿降生,因以为名。

爬梳史料,我们可以拼凑出杨桂枝初入宫时的情景。由于养母张夫人以出色的演奏技艺受到太上皇后吴氏的垂青,杨桂枝“女承母业”,十岁出头便在德寿宫弹琵琶,宫中谓之“则剧孩儿”——为后妃奏乐的小女孩。这孩子聪慧伶俐,深得吴氏欢心。

白居易笔下的琵琶女,“十三学得琵琶成”,“妆成每被秋娘妒”,这两句用来形容杨桂枝也恰如其分。《宋史》记载,杨桂枝“以姿容选入宫”,她不仅才艺、性情绝佳,而且外貌出众。

木秀于林容易引来旁人的嫉妒。有一次,趁着吴氏沐浴,有宫女在嬉闹中撺掇杨桂枝试穿太上皇后的衣冠,事后翻脸状告她僭越。没承想吴氏不以为意,反而断言:“汝辈休惊,她将来会到我地位。”

在德寿宫的大红宫墙之内,杨桂枝接受的教育不亚于高门贵女,“涉书史,知古今”,还学习诗词、书画和围棋,想必吴氏已对她的将来有所筹划。宋孝宗的原配皇后早逝,其第二任、第三任皇后都是吴氏赐予他的宫人。吴氏也在暗中物色着杨桂枝的真命天子,虽然“则剧孩儿”早已到了适婚年龄,但并不着急,一直在等待对的人。

太上皇赵构崩殂后,吴氏由太上皇后改称皇太后,仍居于德寿宫,将寝殿称作“慈福”。淳熙十六年(1189),宋孝宗赵昚禅位于皇太子赵惇(宋光宗),改德寿宫为重华宫,亦来此颐养天年,吴太后则住进重华宫西面新建的慈福宫。寿皇赵昚在世期间,吴氏仍称“皇太后”,直至前者晏驾才称“太皇太后”。

就年龄而言,宋光宗本来也是杨桂枝的理想归宿。然而,光宗皇后李凤娘是个出名的悍妇,杀害受宠的黄贵妃,又让张贵妃和符婕妤改嫁。更有甚者,就因为光宗洗手时见端水的宫女双手白皙,随口一夸,李凤娘竟砍下那宫女的双手。杨桂枝没蹚进这趟浑水,实属万幸。

与此同时,光宗嫡子嘉王赵扩常来慈福宫问安,他的目光总是停留在吴太后身边的杨桂枝身上。阅人无数的吴太后读懂了赵扩的心意,决定玉成其美。杨桂枝终究不似琵琶女“门前冷落鞍马稀”,从踏入德寿宫那一天起,她的非凡人生也许已被注定。

入主坤宁殿,母仪天下

“绍熙内禅”当中,在太皇太后吴氏的推动下,赵扩即位,是为宋宁宗。庆元元年(1195)三月,三十四岁的杨桂枝被封为平乐郡夫人,宁宗比她小六岁。在西起凤凰山、东过馒头山和中河、北接万松林清平山、南至锦胭廊的南宋皇城后宫,杨桂枝开启了她的新生活。

庆元三年(1197)四月,杨桂枝进封婕妤。半年后,吴太皇太后病逝,享年八十三,功佑四朝,谥曰“宪圣慈烈”。当初赐婚时,宪圣太后嘱咐曾孙辈的宁宗:“看我面子,好好待她。”这话分量极重,说话者犹如杨桂枝的娘家人。宪圣太后离世后,杨桂枝担心自己失去倚靠,迅速找到新的“外援”,认武德郎杨次山为兄。

杨次山随后从吉州刺史升任福州观察使,复任岳阳节度使。杨桂枝在后宫的地位也一路晋升,庆元五年(1199)五月进封婉仪,庆元六年(1200)二月进封贵妃。据南宋内侍陈随应《南渡行宫记》,在南宋皇城后宫区,“坤宁殿、贵妃、昭仪、婕妤等位宫人直舍蚁聚焉”。皇后寝殿曰坤宁殿,妃嫔居于与坤宁殿布局相仿但规模较小的院落。

恰在庆元六年(1200)十一月,宁宗的原配韩皇后病亡。坤宁殿无主,不知有多少人为此打起小算盘。杨桂枝身为贵妃,进位皇后顺理成章。不过,权相韩侂胄极力反对,他忌惮杨桂枝胸藏韬略、为人机警,主张封同样获宠且性情温顺的曹美人为皇后,以便于控制。

韩侂胄乃北宋名臣韩琦的后裔、宋神宗公主的孙子、韩皇后的族人,且在“绍熙内禅”时拥立宁宗有功,位极人臣,拥有向宁宗单独奏事的特权,甚至掌握宁宗的御笔内批,一言九鼎。这下宋宁宗要掂量掂量,内心的天平究竟偏向哪一边了。

就在韩皇后病亡的当月,三十九岁的杨桂枝生下头胎赵增,可惜没多久孩子就夭折了;嘉泰二年(1202)冬,四十一岁的她生下第二胎赵坰,还没出月子,孩子再次夭折。是年十二月,连丧二子的杨桂枝稍得慰藉,被立为皇后,次年二月在文德殿行册礼。其后,曹美人进封婕妤,杨次山加封太尉。

据《朝野遗记》,在立后一事上,杨桂枝本人也使出了“宫心计”,趁宁宗酒醉,让他写下“贵妃杨氏,可立为皇后”的御批。为人母者,身处两个孩子接连夭折、自己还在产后恢复期的关口,往往会方寸大乱,如杨桂枝真能沉住气来争位,确能突显她的过人之处。宋宁宗没忘记宪圣太后的嘱托,让这位昔日的“琵琶女”母仪天下。

归谒家庙,恩泽两浙

南宋潜说友在《咸淳临安志》中记录了临安城的十二座皇后宅,宁宗杨皇后宅“在漾沙坑”,由咸淳志中的《京城图》可知,其位于清波门内,吴山山麓清波坊。皇后宅附带家庙,具有祭祀、推恩、教育及后戚居住的功能,有点像《红楼梦》里专门为贾妃省亲兴建的大观园。

皇后家庙制度为南宋独创。

《咸淳临安志》载:“浅山,在漾沙坑,今杨郡王府前对山有大佛寺、七官宅、新粮料院。”杨郡王指杨皇后之兄杨次山及次山二子杨谷、杨石,杨郡王府即杨皇后宅。杨次山被封为会稽郡王,古人常以封邑代称,这可能是杨氏“或云会稽人”的源头。2001年,杨皇后宅遗址在中大吴庄楼盘的施工现场被发现,即现今回填的上城区四宜路21号。

《宋会要辑稿》有杨皇后宅(家庙)的相关记载。嘉泰三年(1203)七月七日,“诏皇后家庙令修内司同临安府、两浙转运司日下修盖”。起先,杨皇后外宅与张俊银枪亲兵寨屋和慈福宫提举张宗尹屋地相连,继而张宗尹以地投献,于是展拓改造,可见这一带曾为军营和宅第的混合区。开禧元年(1205)四月二十六日,臣僚言:“伏见皇后归谒家庙,亲属及本合官属推恩两项指挥。”

杨桂枝不但在归谒家庙时推恩亲属,而且恩泽家乡百姓。《景定严州续志》载,开禧元年(1205)十二月,“御笔尽免两浙身丁钱”,便出自杨桂枝之意,因她是严州人,体恤乡亲,故有此奏请。身丁钱是五代至宋南方地区征收的丁赋,纳税对象为年二十至六十岁的丁男,有些地区扩大至幼儿和老人,时人苦于重赋,不少生下男婴的家庭被迫溺婴或弃婴。此赋税一免,两浙人口益增,百姓交口称赞。

民间因为赋税不敢生儿子,宫中却发愁没有皇子,宁宗七子皆早夭。在其他妃嫔有孕的情况下,开禧三年(1207)十一月,杨皇后收养的宗子赵询被立为皇太子。次年春,宁宗第八子降生,后来第九子诞生,但都夭亡,可这是当时没人能预料到的。宁宗早早放弃亲生儿子,情愿封皇后的养子做太子,堪称匪夷所思。

另一边,曹婕妤与韩侂胄结盟,觊觎后位。韩侂胄组织了针对金国的开禧北伐,本欲立下盖世功勋以巩固势力,却以失败告终。

君王的恩宠并非仅出于一己之情,更牵扯到时局与权谋的博弈。杨桂枝善通经史,面对不待见自己却又把持朝政的韩侂胄,她深知,即便贵为皇后,若在朝中孤立无援,也随时可能被废。她开始培植自己的势力,仅有杨次山还不够,又拉拢与韩侂胄不睦的近臣史弥远。坤宁殿内,一场惊天变局正在酝酿之中。

玉津园内槌杀政敌

唐代钱塘人褚遂良因反对立武则天为后被贬谪而死。五百多年后,历史在杨桂枝和韩侂胄身上重演。韩侂胄还有一层身份,系宪圣太后的亲外甥兼侄女婿。宪圣太后对韩侂胄恩宠备至,将高宗时的别馆赐给他,陆游为之撰写《南园记》。杨桂枝牢记宪圣太后培育之恩,却并未因此对韩侂胄手软。

开禧三年(1207),杨桂枝会同史弥远、杨次山及其他重臣,联合禁军,矫诏诛韩。这年十一月三日,数百禁军埋伏于六部桥侧,待韩太师乘轿上朝行至太庙前时,假传圣意,将韩侂胄挟持至玉津园夹墙内,以乱棒打死。

南宋叶绍翁《四朝闻见录》记载,韩侂胄被劫时,宋宁宗已然闻讯,御批:“前往追回韩太师。”杨桂枝拦下御批向宁宗哭诉“他要废我与儿子(指皇太子赵询)”,又指斥韩侂胄轻启战端,“杀两国百万生灵,若欲追回他,我请先死”。宁宗“收泪而止”,只好由她去了。

玉津园原系北宋汴京名园,南渡后在临安仿建,据《咸淳临安志》,“在嘉会门外南四里”,即今上城区洋泮桥附近。这里是帝王游幸的宴射之地,而杨桂枝坐镇幕后,取堂堂执宰的性命似猎杀动物一般,后函其首送金请和。

韩侂胄的历史评价毁誉参半,他因主战派的身份赚得了一些口碑,如奏请追封岳飞为鄂王,立韩世忠庙,削秦桧死后所封申王,改谥“谬丑”,兴兵攻金,疏家财二十万以助军用。落得个槌杀函首的下场,未免令人唏嘘。

玉津园之变后,南宋进入史弥远执政时期。坊间传闻,杨桂枝与史弥远的关系非同一般。明代杨慎作《宝庆相》咏史弥远,诗曰“昼化飞燕啄皇孙,夜驾老蟾嫔月母”,注云:“弥远表里杨后,遂有三思之宠,有作乐府咏云以讥之云:‘往来与月为俦,舒卷和天也蔽。’”说杨皇后与史弥远之间,有着唐中宗韦皇后与武三思那般的风流韵事。

据《三朝野史》,绍定四年(1231),降金的李全攻打扬州,史弥远身在庙堂束手无策。讹传李全军马渡江而来,京师临安人心惶惶。史弥远半夜披衣而起,爱妾林夫人生疑,尾随其后,见他欲投池自尽,忙一把扶住。数日后,得宋军捷报,史弥远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想来,在那些杀伐决断的事情上,史弥远未必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胆识,背后少不了杨桂枝给他撑腰。

扶立新帝,退居慈明殿

嘉定十三年(1220),皇太子赵询薨,还不到三十岁,未留下后代。杨桂枝第三次痛失儿子,虽说赵询是养子,但六岁就被养在宫中,两人相处二十余年,情状有如亲生母子。次年,宋宁宗另立宗室子为皇子,赐名赵竑。

此时,赵竑乃宫中唯一的皇子,不出意外将入继大统。赵竑是个热血青年,不满史弥远权势熏天,立志在自己御极之后,将史弥远流放至天涯海角。他的心思被史弥远安插的人探知,双方势同水火。

由于宋宁宗的从弟、已故的沂王赵抦后继无人,史弥远奉命择宗室子为沂王嗣子,选中了能顺适己意的赵昀(初名与莒,为方便表述径称“昀”)。嘉定十七年(1224)闰八月初三,宋宁宗驾崩当夜,史弥远遣杨谷、杨石往返七次说服杨皇后,废掉皇子赵竑,改立沂王赵昀。杨皇后起初不允,最终点头,矫诏废竑为济王,立昀为皇子,即帝位,是为宋理宗。杨皇后晋级为皇太后。

在这场偷天换日的政变当中,杨皇后的立场耐人寻味。改立新帝真的仅仅是史弥远的主意,她事到临头才被劝服吗?众所周知,杨、史二人可谓“盟友”,假使赵竑登基,史弥远遭到清算,杨氏一族不见得能全身而退。保不齐,史弥远只是充当了“白手套”的角色。

宋理宗在位伊始,邀杨太后共同听政,这是证明其继位正统性的需要。然而,理宗已年满二十岁,并非幼主,太后垂帘将落人以“干政”的口实。杨桂枝有所警觉,只象征性地听了数月,于宝庆元年(1225)手书“多病,自今免垂帘听政”,主动撤帘,退居慈明殿。

元代陶宗仪《南村辍耕录》记载慈明殿“重檐复屋”,这里属于东宫后寝区域,地方敞阔,环境优美,中河自北而来穿过。春季观花,夏日泛舟,秋时赏月,冬天踏雪,日子过得优哉游哉。

功成身退未必是她恬淡寡欲,更像是一种明哲保身。居于慈明殿期间,杨桂枝仍有很强的话语权,比如指定谢道清为理宗皇后,理宗只好依太后之意,放弃自己中意的人选。绍定五年(1232)十二月,杨桂枝病逝,寿七十有一,谥曰“恭圣仁烈”,流传下几十首宫词和数幅书画作品。

从德寿宫到慈明殿,距离不过四五里,却镌刻了杨桂枝六十年的人生历程。提携她的宪圣太后是南宋开国之君的第二任皇后,而她提携的谢道清则是南宋灭亡时的太皇太后,南宋历史在杨桂枝这里拐了一个弯。她身居这些宫苑之中,联结起这个王朝的最初和最后。

责任编辑:邱小宸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