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端午
您的位置:首页 > 名案

审判席上的“痴呆总统”

2022-12-15 15:50:00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作者:于冰
大号 中号 小号
  审判席上的“痴呆总统”
2021年10月,多项罪名缠身的萨卡什维利入境格鲁吉亚,随即被捕,并被押送至鲁斯塔维监狱。
  “他的人生就像是一场‘奇异的悲喜剧’。”这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委员会副主席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对格鲁吉亚前总统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的评价。
  萨卡什维利在“玫瑰革命”后上台,又在失去权力后成了“无国籍者”,如今作为乌克兰人,正在格鲁吉亚监狱坐牢。他的律师说,他可能患有痴呆症、肺结核等34种不同的疾病,正等待外国医学专家进行评估。今年春天,他两次宣布“绝食抗议”,要求到乌克兰首都基辅进行治疗。格鲁吉亚司法当局则说,对他的医疗服务是有保障的,但他“自愿选择不吃药”。
  卷入杀人、打人案
  萨卡什维利卷入的刑事案件之多,在各国前总统中是罕见的。
  他卷入了一起谋杀案。2018年1月,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法院以他“滥用赦免权”,缺席判他3年监禁。原因是2008年,萨卡什维利动用总统特权,赦免了在哲吉维利亚尼谋杀案中被定罪的4名警察。
  28岁的哲吉维利亚尼是一名银行职员,2006年1月被发现死在第比利斯郊区,身上有多处伤痕。据当地媒体调查,事情和一家酒吧发生的争吵有关。时任内务部监察长萨诺泽当晚在酒吧举行生日派对,时任内政部长梅拉比什维利的妻子萨拉凯亚也参加了,还拉上了朋友迈苏拉泽。迈苏拉泽是哲吉维利亚尼的女友。
  巧的是,哲吉维利亚尼那天也去了酒吧。撞见女友和陌生男子在一起,两人大吵。女友解释自己不认识这些人,他们是朋友的熟人。生气的哲吉维利亚尼离开了酒吧。不久,他被一伙人塞进车子里,带到了郊区。第二天早上,他的尸体出现在一处墓地附近。
  案件被曝光后,公众愤怒了,并直接导致萨卡什维利及其政党的支持率大幅下降。他后来也承认,这起案件是他政治声誉的污点,自己对案件“负有部分责任”。但他并不承认自己赦免涉案警察是为了“阻止进一步调查”,坚称赦免权是总统的合法权力。
  萨卡什维利还卷入了一起打人案件,并因“组织殴打议员”于2018年6月被第比利斯法院缺席判处6年监禁。被打的是一名叫盖拉什维利的反对派议员。2005年,这位议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批评了萨卡什维利及其家人。没多久,他在大街上被几个壮汉狠狠“收拾”了。第二年,执政党在议会凭借人数优势,投票剥夺了盖拉什维利的议员资格,理由是他身为议员却继续管理自己的建筑公司,违反了宪法。第比利斯时任市长还说,这家公司可能和一起学校火灾有关。反对派议员拒绝投票,称是“对政治对手的迫害”。盖拉什维利将此事与挨揍事件联系在一起,说根本原因是公司因修建总统官邸与当局发生了财务纠纷,遭到了报复。那所学校被烧,也是“有人在整我”。
  萨卡什维利还被指控在2007年非法驱散反对派集会,非法没收商人帕塔尔卡齐什维利的资产,在2009年至2012年间非法挪用数百万美元国家预算资金等,这些案件目前仍在审理中。格鲁吉亚总理加里巴什维利表示,萨卡什维利将“长期服刑,服满所有的刑期”。
  “我爱里根和撒切尔夫人”
  作为刑事犯的萨卡什维利,给人的印象是专横跋扈的。但他却曾扯着“民主”大旗上台。
  成长于苏联时代的萨卡什维利曾说:“我从小就有这样的想法,西方是绝对的天堂,而我们生活在地狱中。”1990年,他进入基辅国立大学国际法专业就读。那时的他高呼“我爱里根和撒切尔夫人”。苏联解体后,他去法国、意大利留学,研究“人权问题”,后来拿到美国的奖学金,赴哥伦比亚大学和乔治·华盛顿大学学习。他的导师是被称为“颜色革命之父”的吉恩·夏普。
  回到格鲁吉亚后,他在1995年当选议员。5年后,33岁的他受时任总统谢瓦尔德纳泽提拔,成为格鲁吉亚最年轻的司法部长。外号“银狐”的谢瓦尔德纳泽当过苏联外长,却栽在自己一手提拔的“高徒”手上。
  2001年的一天,萨卡什维利带着摄制组冲进内阁会议。他在镜头前挥舞着几张别墅照片,质问在座官员,薪水微薄的他们怎么买得起别墅。他骂了一通“政府腐败”后,宣布即刻辞职。此事让他名声大噪。他就坡下驴,宣布成立“统一民族运动党”,打出“反腐败、要改革”等主张,吸引了大批学生和贫困人士加入。
  萨卡什维利蹿升背后,是美国干涉外国内政的典型招数。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全国“中—南亚安全理事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胡志勇告诉《环球人物》记者,美国会从一些国家的精英阶层中挑选一些人进行“培养”,再借助选举等手段将这些“棋子”送上高位。挑选的标准包括:此人是否贪财,对美国体制是否向往,对本国的政经体制是否不满,等等。萨卡什维利很快被美国看中了。
  2003年冬天,萨卡什维利所在的党派联合其他在野党以计票舞弊为由,拒绝接受议会选举结果。此后,他频频带着玫瑰现身反政府集会,鼓动民众示威。美国国务院也发表声明,指责这次选举“违反民主原则”。
  被“逼宫”的谢瓦尔德纳泽选择辞职。2004年1月,萨卡什维利当选总统。驻第比利斯的俄媒记者这样写道:“人们不明白萨卡什维利在说什么,对他说的内容也不感兴趣,但他的每一句话都能引起民众的喜悦。”连街头执勤的警察也竖起大拇指冲记者说:“米沙(格鲁吉亚人对萨卡什维利的昵称)是对的。”
审判席上的“痴呆总统”
格鲁吉亚前总统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
  而在萨卡什维利心里,西方尤其是美国才是“对的”。他任命了一批有西方背景的官员,外长祖拉比什维利是法国籍,武装力量总参谋长卡帕纳泽毕业于美国军校。他还找了个美国人做顾问,薪水由美国国际开发署支付。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2005年访问格鲁吉亚时,与萨卡什维利手牵手,称格鲁吉亚为“民主明灯”。
  美国人为何青睐萨卡什维利?这与他主导的“去俄化”大有关系。胡志勇表示,苏联解体后,美国人在原苏联版图内的新独立国家中积极寻找希望“去俄化”的人。而萨卡什维利刚上台就搞“去俄化”,让美国人觉得“很对”。
  2008年8月8日,萨卡什维利对南奥塞梯地区发动进攻,格俄战争爆发。由于双方实力悬殊,再加上原本口头答应给予支持的美国和欧盟袖手旁观,格鲁吉亚很快落了下风。萨卡什维利紧张得在新闻发布会上咬领带。5天后,格鲁吉亚战败,随即宣布与俄罗斯断交并退出独联体,俄格关系陷入冰点。
  “外表亮丽,里面腐烂不堪”
  高加索和平研究所学者扎卡耶什维利说:“萨卡什维利尽力使格鲁吉亚具有民主国家的外观,但最终(国家)就像粉饰过的破房子,外表亮丽,里面腐烂不堪。”
  上台前,萨卡什维利承诺建立“真正的民主社会”,肃清腐败并重振经济。上台后,他却公开搞腐败,无情打压不同政见者,限制言论自由。再加上格经济在金融危机之下受重创,约50%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这一切让格鲁吉亚人逐渐清醒。2013年,选民用选票赶走了萨卡什维利,亲俄的“格鲁吉亚梦想”联盟赢得大选,并开始对他进行清算。胡志勇表示,格民众曾长期接受社会主义教育,不愿按美国的想法全面西化。而萨卡什维利的执政已引起格民众不满,美国人认为他不再有利用价值。
审判席上的“痴呆总统”
2008年4月3日,萨卡什维利与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右)在北约峰会上见面。
  自感在格鲁吉亚难以立足的他,将目光转向了乌克兰。他出现在基辅的独立广场,向乌克兰年轻人呼吁,要他们如同自己当年那样去占领政府大楼和议会。这些举动背后,是他谋求政治生涯“第二春”的野心。
审判席上的“痴呆总统”
2008年8月8日,格鲁吉亚军队对南奥塞梯地区发动进攻。
  2015年5月29日,他获得乌克兰国籍,次日被任命为乌南部重镇敖德萨州州长。重用萨卡什维利的乌克兰时任总统波罗申科,正是他就读基辅大学时的校长。
  萨卡什维利并不满足。2016年,他辞去州长职务,组建新党,打算竞选总理。他公开批评波罗申科腐败、任人唯亲。波罗申科在第二年剥夺了他的乌克兰国籍。此前,萨卡什维利为在乌克兰从政,已主动放弃了格鲁吉亚国籍。成为无国籍者的他,一度强行闯入乌克兰,要“讨回国籍”,却被执法人员在家中抓捕,只好去了波兰。2018年他被第比利斯法院缺席判刑后,法院对他发出了通缉令。一旦他回格鲁吉亚,就会立即被抓。
审判席上的“痴呆总统”
2017年12月5日,萨卡什维利在乌克兰的家中遭执法人员拘捕。
  2019年5月,乌现任总统泽连斯基恢复了萨卡什维利的乌克兰国籍,还给他在乌国家改革委员会安排了高级职务。蹊跷的是,他在2021年10月返回格鲁吉亚,随即被警方逮捕并送往监狱。
  萨卡什维利为何“自投罗网”?今年4月,格总理加里巴什维利说:“萨卡什维利非法进入格鲁吉亚只有一个目的:在我国发动政变。当时有消息称,俄乌冲突将在11月至12月间爆发。萨卡什维利入境的目的正是在这里开辟‘第二战线’。”他说,格鲁吉亚现政府“没有为(对俄)军事行动做好准备”,但如果萨卡什维利上台,“就会这样做”。
  俄乌冲突爆发后,萨卡什维利通过律师传出手写便条称,“乌克兰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与俄保持距离,与波兰成为欧洲的主要‘权力经纪人’”。他还讲过很多或真或假的政治豪语,但有一句话,他或许是认真的。“‘玫瑰革命’使格鲁吉亚认识到,发动一场革命远比改造一个失败的国家要容易得多!”胡志勇说,萨卡什维利与乌克兰的尤先科等人一样,都是美国培养的“颜色革命”领导人。一旦美国人发现他们不靠谱,就会迅速将他们抛弃。萨卡什维利的“悲喜剧”,根源就在这里。(于冰)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