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端午
您的位置:首页 > 名案

德特里克堡的首个冤魂

71年前,旧金山老人内文因美军秘密播撒的粘质沙雷氏细菌而去世,后人索赔至今未果
2021-08-24 16:18:00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作者:陈嵘伟 湄可
大号 中号 小号
德特里克堡的首个冤魂
1975年,德特里克堡的癌症研究大楼。
  1950年,旧金山75岁老人爱德华·内文细菌感染,短短20天就不幸身亡。当时有11人因类似感染入院治疗,内文最不幸。据检测,导致内文死亡和其他人感染的是一种名为粘质沙雷氏菌的细菌。当时一些科学家尝试确定细菌来源,但最终无功而返。这场突如其来的案件成为一个谜团。
  直到事件发生26年后,这桩悬案才有了定论——1976年11月,纽约《新闻日报》曝光美国陆军和中央情报局在美国主要城市进行的多项生物战测试,其中就包括旧金山细菌测试。在这些测试中,所用细菌大多来自一个地方:德特里克堡(下文称德堡)。内文成为已知最早的与德堡相关的美国受害者。
  得知祖父的死因后,内文之孙爱德华·内文三世提起诉讼。1981年3月,内文三世等受害者亲属在法庭上说:“我们一直忠于国家,感到自己被出卖了。”然而他们至今还没要到“说法”,更没得到赔偿。
  恐怖的生物战试验
  1950年9月的一个早晨,居住在美国西海岸城市旧金山的内文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却发现自己呼吸不顺,浑身没劲,像发烧了。最令他担心的是,小便也有些发红。这位老人匆匆去医院检查。一个月前,他刚接受前列腺手术。再度入院后,医生在他的尿液中检出一种少见的细菌——粘质沙雷氏菌。仅过了不到20天,内文就因细菌扩散至心脏而在医院去世。尽管粘质沙雷氏菌在当时被认为对人类无害,但对刚做完手术、免疫力低下的老年人来说却是致命的,可能造成其心肺功能衰竭和尿道感染,甚至引发败血症。
  内文的病例仅是个开始,接下来一段时间,旧金山各大医院相继收到10位感染粘质沙雷氏菌的病人。
  当时还没人知道,“病根”来自美军方。据美政府后来公开的《1942—1977年美国生物战计划中的陆军活动》,内文感到不适前不久,几艘美军扫雷舰沿旧金山海湾的海岸线航行,秘密释放出两种病原体——球状芽孢杆菌和粘质沙雷氏菌。同时,一群防护严密的人员悄悄在旧金山市43个观测点采样。人们看到有船喷洒水雾,还以为是设备维护或者是测试。次年5月,军方收集足够数据后才停止实验,得出的结论是:“用生物战气雾剂袭击海港城市完全可行。”
德特里克堡的首个冤魂
美国媒体对旧金山细菌实验的报道。
德特里克堡的首个冤魂
1952年,德堡建造钢球装置,用来测量炭疽孢子等细菌的毒性。
  二战结束后,美国继续进行自战前即开始的生物武器研究。美国防部下属的生物战委员会认为美国生物战防御能力脆弱,提议以德堡为核心,在人群聚集地实施“露天测试”。罗格斯大学新泽西医学院恐怖医学与安全项目主任伦纳德·科尔在其出版的《秘密之云:陆军在人口稠密地区进行的细菌战测试》中称,1950年9月进行的旧金山测试令该市80万人暴露在细菌颗粒中,“每天吸入数百万的细菌颗粒”。
  旧金山测试只是系列罪恶的开端。露天生物战测试跨度长达20年。1955年,中央情报局在佛罗里达州坦帕湾上空喷洒百日咳细菌。1966年,美特工在通勤高峰期的纽约地铁粉碎含大量细菌的灯泡。类似测试还发生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公路和华盛顿特区的机场。
  一直以来,美国民众对此一无所知。直到1976年,他们才通过一起官司了解到这项见不得光的计划。
  失败的“民告官”
  1976年,一名研究人员无法承受内心折磨,向媒体提供了机密文件。《新闻日报》刊发独家报道,披露美国军方和中情局在包括旧金山在内的多个主要城市进行模拟生物战的细菌测试。报道在全美引起轩然大波。《旧金山纪事报》敏锐注意到曾在旧金山进行的细菌喷洒试验,并跟进报道。得知真相的内文三世写信给政府,要求查阅文件,遭拒后,他起诉要求赔偿1100万美元。他认为,美国政府喷洒细菌直接导致祖父死亡,且喷洒细菌未经公民同意,是不合法的。
  美国政府试图以案件涉及“基本政策”为由,请求法官驳回此案,但遭到拒绝。联邦法官塞缪尔·康蒂主持审判,开庭日期定在1977年年中。这场要求巨额赔偿的“民告官”很快吸引了大众的目光。
  为评估粘质沙雷氏菌是否有害,1977年3月至5月,美国参议院健康与科学研究小组委员会进行一系列生化武器实验听证会,众多医学专家、军界和政界人士展开激烈辩论。军方也公布那些年的实验记录。会上,时任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主任助理乔治·康奈尔直言:“没有不会引起麻烦的微生物。如果在适当的时间、地点和人身上聚集,微生物就可能导致事故。”至此,美国人才了解自己成“小白鼠”的始末。
  事实上,此类评估早在旧金山测试结束后不久便进行过。1951年,美国学界围绕旧金山细菌感染事件深入调查并发表论文,引起关注。1952年,德堡重新评估粘质沙雷氏菌的致病性质。在一份随后形成的两页报告中,承认这种细菌不是“理想(细菌武器)模拟物”,并认为它杀死内文的可能性相当大。尽管如此,该报告仍支持继续将粘质沙雷氏菌作为模拟物。
  庭审因种种原因被推迟6次后,终于在1981年3月16日正式开始。此时内文三世已身心俱疲,但充满信心。他胜诉的关键在于证明自己的祖父是被美国军方非法投放的细菌感染,并因此去世。
  但庭审现场情况超出内文三世预料。政府方律师否认内文三世的所有指控,称粘质沙雷氏菌对人体并无严重伤害,杀死内文的细菌和军队释放的细菌完全不同。律师还援引1946年制定的《联邦侵权索赔法》说,美国联邦政府只要“在相关政策下表现得当”,就可免受诉讼。他主张,军方可以在未经公众同意的情况下喷洒细菌。“让平民被细菌包围是合规的。”
  双方就细菌安全性和内文死因的争论持续了数个小时。最后,当德堡负责人威廉·克雷西将军步入法庭后,天平开始向政府一方倾斜。克雷西如此解释秘密喷洒细菌的理由:“进行这样的测试完全不可能获得知情同意……99%的人不知道什么是致病性,我们无法告诉他们将在社区中传播非致病性颗粒。”
  庭审过程中,法官不断否认内文三世的推理。几次中断后,法官完全停止讯问并宣布休庭。1981年5月,法院作出判决,裁定美国陆军的细菌喷洒行为合法。内文三世不服,上诉至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但最终结果是维持原判。他没能伸张正义。
  “至少我们都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只希望这个故事不会被遗忘。”内文三世在庭审结束后不久说。如今,作为加州专注医疗事故的执业律师,内文三世仍致力于揭露此类被政府掩盖的秘密行为。2005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其制定的标准中宣布粘质沙雷氏菌为有害细菌,“会导致严重的危及生命的疾病,尤其是在免疫系统受损的患者中”。但由于美国的司法体制原因,这一论断并未改变内文案的结果。
  罪恶的真正策源地
  内文的死亡只是德堡制造的众多悲剧中的一例。许多美国人在毫无戒心的情况下,吸入大量细菌,成为“小白鼠”。背后推动这一切的正是德堡。这里原是紧急机场,后来曾用作国民警卫队基地和飞行员培训中心。1943年,美国政府将其指定为陆军生物战争实验室总部,还购买了附近几处农场,以增强隐蔽性。此后20多年,这里成为美国生物武器研究中心,高峰时期进行过导致65万余只动物死亡的生物测试。
  二战期间,美陆军化学战服务处找到当时的威斯康星大学细菌学系主任艾拉·鲍德温,说服他参与到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生物战计划中。鲍德温很快成为德堡最得力的科学家。战后,鲍德温继续就生物武器发展向美国政府提供建议,其中就包括对美国城市进行一系列露天生物战测试。
  1999年,104岁的鲍德温走完了他的一生。但德堡并未随他的离世而销声匿迹,而是以“医疗研究基地”的形式改头换面,并运作至今。尼克松1969年上台后宣布放弃“进攻性生物武器”项目,并叫停了国内的露天生物战测试项目。他在1971年前往德堡,宣布将基地转为癌症研究中心。此后,德堡逐渐吸纳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国家癌症研究所等机构,并成为美军最重要的生物防御技术研究机构。它储存有埃博拉病毒、炭疽杆菌等数十种致命的“生物制剂与毒素”,以开展相关实验。
德特里克堡的首个冤魂
2002年9月,研究人员在德堡的生物四级实验室里工作。
德特里克堡的首个冤魂
2021年4月,德堡军事基地附近发生枪击事件,造成两人重伤,嫌疑人在进入基地时被打死。
  据美国媒体报道,欧洲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与驻意大利美军息息相关,传播源或可追溯到德堡。目前,仅意大利就已有12万人因新冠肺炎死亡。如内文般因德堡而无辜丧命的冤魂究竟有多少?这个数字恐怕谁也不知道。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