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端午
您的位置:首页 > 名案

日本灭门悬案,20年后凶宅公开

凶手残杀东京都世田谷区一家四口后,留下满地证据,警方悬赏2000万日元追凶未果,每年登门鞠躬谢罪
2020-05-25 14:15:00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作者:王正义
大号 中号 小号
421期【名案】日本灭门悬案,20年后凶宅公开
宫泽一家人生前照片。
  2000年的最后一天,本是阖家欢乐的日子。居住在日本东京都世田谷区的一家四口却被发现在家中惨遭杀害,成为震惊日本的一桩著名悬案。遇害的4人分别是宫泽美纪夫(当时44岁)及其妻子泰子(当时41岁)、长女宫泽新奈(当时8岁)和儿子宫泽礼(当时6岁)。
421期【名案】日本灭门悬案,20年后凶宅公开
日本警视厅关于宫泽案悬赏2000万日元的海报。
  凶案刚发生时,现场留下了衣物、凶器等大量物证,多数人都认为这个物证充足的案子应该很快就能大白于天下,凶手也能迅速被绳之以法,然而事与愿违——如今,案件已经过去20年,日本先后投入约27万警察参与调查,往世界各国都派发了通缉令,赏金高达2000万日元(1日元约合0.06元人民币),但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前不久,东京警视厅以住宅内的取证已经结束为由,有意将其拆除。而泰子的姐姐入江杏则向警方提交请愿书,希望房子不要被拆。与此同时,入江杏还首次公开了案发住宅的内部情况,“希望大家知道4人曾在这里努力生活过,能将现场的印记留在记忆中,促进案件早日解决”。
  千禧年的血腥噩梦
  宫泽美纪夫1982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农学部。毕业之后,他先在森林都市研究所工作两年,1984年成立了一家视频制作公司。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进入一家美国大型设计公司,从事市场咨询和品牌管理工作。90年代中期又进入一家英国大型设计公司。
  1986年,宫泽美纪夫与泰子结婚。当时泰子在日本一家知名化妆品公司从事宣传工作,1988年离职后开设了一个辅导班。
  1991年,宫泽夫妇与入江杏一起搬到东京都世田谷区,比邻而居。因丈夫工作原因,后来入江杏一家搬到英国,房子留给母亲居住。2000年春天,入江杏的儿子进入东京一家私立中学读书,入江杏便和儿子结束英国生活,回到世田谷区的房中居住。当年年底,入江杏的丈夫也回到日本。12月30日晚上,两家八口人一起吃了晚饭,度过了一个幸福的夜晚。
  第二天,宫泽美纪夫夫妻俩迟迟没有起床。一直到10点还没动静。入江杏的母亲说:“我去叫他们起床。”不一会儿,她就失声尖叫起来——只见女婿浑身是血倒在一楼的地板上,死去多时;外孙则在二楼的房间里被勒死;女儿和外孙女在三楼遇害,身上全是刀伤。
421期【名案】日本灭门悬案,20年后凶宅公开
  接到报警电话后,警方第一时间前往现场。他们发现了黑色的夹克衫、手帕、菜刀、腰包、帽子等物证,并采集到指纹、A型血渍、DNA等重要证据。警方判断,大约12月31日零时,凶手翻过宫泽家外面的栏杆,然后从二楼浴室窗户进入住宅。独自住在二楼的小男孩成为第一个受害者,被活活勒死在床上。男主人听到动静后,起床上楼查看。两人狭路相逢,经过一番搏斗厮杀,男主人最终被凶手用柳刃刀刺死。三楼的女主人和女儿也被惊醒,凶手上楼刺伤两人。因为刀刃损坏,他就去厨房里面换了更加锋利的菜刀,继续残忍地将母女二人砍杀致死。
  警方还推测,凶手作案之后,在屋里待了很长时间才离去,其间,他用女性生理用品包扎了自己在搏斗时受伤的右手,从冰箱里拿冰淇淋和哈密瓜吃,甚至还试图用被害人的电脑购买了音乐剧门票。直到天快亮时,他才拿着满屋子搜到的15万日元和一沓新年贺卡扬长而去。
  刑侦分析称,凶手为一名170厘米左右的男子,年龄在15岁至29岁之间,A型血,腰围为70到75厘米,体形消瘦。但由于当时技术条件有限,指纹库还没有完善,警方根本无法排查到嫌疑人。
    遗属反对警方拆除凶宅
421期【名案】日本灭门悬案,20年后凶宅公开
事故发生地3D俯瞰图。
  案发现场位于东京都立祖师谷公园内的一角。宫泽夫妇刚搬来时,附近曾有200户住户,夫妇俩平时为人和善,没有什么仇家。惨案发生前的2000年3月,东京都计划修建东京都立祖师谷公园,已经把土地买下来,当地住户陆续搬走。案发时附近只剩4户住户,晚间人烟稀少。宫泽一家四口正在准备搬家之际,惨遭不测。
  日本媒体近日拍摄的画面显示,房子内保存着装有遗物的箱子,进门玄关处还放着宫泽夫妇新婚时买的大镜子,以及女儿的长靴、围巾等物品。二楼的儿童房里,女儿用过的钢琴原封不动的放着。客厅里留有餐桌和学习教材,墙壁上还有手写的两个孩子身高的记录。儿子睡的床,以及放置着凶犯帽子的沙发等,都保持着原样。
  宫泽家二楼的浴室照片也得以公开。浴室有一个高50厘米、宽40厘米的窗户,警方认为,凶手当时就是通过这个窗户进入宫泽家的。人们还发现,连接一楼和二楼的楼梯非常拥挤。入江杏称,“一家人没有逃跑之地,必定与凶手进行了激烈搏斗”。
  目前,这座小楼已经建成约30年,外壁有裂缝,存在着倒塌的风险。2014年,房子的外壁被罩上了防护网。历经岁月的腐蚀,房子有些地方已开始漏雨。二楼儿童房的天花板上有两处漏雨的地方。三楼阁楼的梯子还留着,但是已经坏了,无法使用。
  “保留这样一座日渐破旧的房子可能会给周围带来危险。”负责该案的警察说。案发后,警视厅已经收集完房屋内残留的凶手指纹和DNA等物证,并对房屋内的情景实现了3D影像再现。警方认为,必要的证据都已经保留下来了,拆掉房子对今后的调查没有影响。
  然而,被害人家属极力反对。“案件还没有告破,能拆除吗?”入江杏眼中满含泪水地说,“正因为现场还留着,所以才有切肤之感。我也想向大家传递一些3D影像无法感受的东西。希望这些有助于破案。”
  与入江杏一起饱受痛苦折磨的,还有宫泽美纪夫的母亲——88岁的宫泽节子。“希望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凶手被绳之以法。特别想要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20年前,在儿子一家被杀害前,宫泽节子每周要去儿子家两次,然而过去20年间,宫泽节子只去过那座房子两次。2019年11月,警察开始把一些遗物转交给遗属。第一批被运到宫泽节子家中的是三个纸箱子和一个纸袋子,其中包括宫泽美纪夫的24本恐龙书。宫泽节子回忆说,儿子小时候就喜欢恐龙书,成年后还时不时翻一翻这些书。此外,一起运来的还有全家福和孙女宫泽新奈上幼儿园时画的画。每每翻看这些遗物,宫泽节子都心痛不已。
  在宫泽节子看来,尽管希望渺茫,但是只要保留现场,就可能获得更多破案的线索。“如果把房子拆除的话,这件事可能很快就会被忘记。”
  面对两位遗属希望保留房子的愿望,东京都方面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表示,将延期拆除房子。
  促使杀人案诉讼时效废除
  目前,宫泽节子一人居住在埼玉县。2012年,曾跟她一起为儿子一家四口讨公道的丈夫宫泽良行去世。
  2009年2月,宫泽良行等人发起成立了“杀人事件受害者遗属会”(又称宙之会)并出任会长,致力于呼吁废除包括儿子一家四口被害案在内的凶案事件的15年诉讼时效。宙之会成立之初由16个遇害案件的遗属组成,后来发展到20个案件的遗属。不过,宙之会网站更新较慢,最后一次更新是2017年8月,现在具体有多少成员,尚无统计数字。
  宙之会认为,遗属的悲伤不会因为岁月流逝而变淡,应该废除诉讼时效,对杀人者予以严厉惩罚。
  在他们的努力下,2010年4月27日,日本众议院全体会议通过了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废除杀人案件时效,并从当天开始实施。
421期【名案】日本灭门悬案,20年后凶宅公开
在宫泽一家家门口鞠躬谢罪的日本警员。
  日本警方一直没有放弃追查,每年都会公布此案的最新调查进展,同时在文末加上一句:如有线索,请联系调查本部(03—3482—3829)。同时,警视厅在网站上公布了大量与案件相关的资料,最近一次更新是在去年12月16日。目前,仍有近40名警察专门负责这个案件。
  不过,案发时负责此案的警视厅资深调查员因癌症在几年前去世,搭档的调查员也已退休。参与该案时间最长、负责对遗属进行心理辅导的一名女性调查员2014年到了退休年龄,后来又返聘,工作到2018年3月正式退休。“从案发时就参与调查的调查员几乎都不在岗了,调查完全陷入迷茫中。只要凶手不在其他地方故伎重演,估计不太可能抓住了。”一名曾在警视厅负责指挥工作的官员表示。
  2019年,警视厅共收到97件与案件相关的线索,比上一年减少了260件。2019年年底,日本警方得到线索说,留在现场的凶器——菜刀刀柄上手帕的包裹方法与菲律宾北部的一种包裹方法相同。于是,日本警方声称,计划向菲律宾派遣调查员,但至今没有进一步消息。截至发稿时,日本媒体没有任何跟进报道。
  这起案件侦破之难、跨度之长,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为了告慰宫泽一家的在天之灵,每年受害者忌日的时候,日本警视厅的厅长都会带着50名下属去宫泽家门前鞠躬谢罪,举行献花仪式,并发誓一定要找到凶手。
  对入江杏和宫泽节子来说,抓住凶手也成了她们的责任,甚至是活着的寄托。每年年底,她们都会与宙之会的成员一起,在案发地点附近的车站发放宣传单,希望大家积极提供线索,帮助警方尽快破案,以告慰死去的亲人。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