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冬奥会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人物
“变色龙”摇身一变成“老赖”?蓬佩奥被美前大使喊话:赶紧还钱
2021-05-28 11:27:00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头条号 作者:杨礼旗 湄可
大号 中号 小号

\
 
  前国务卿和“老赖”两个身份间本不该有所关联,但蓬佩奥当上“老赖”似乎并不违和。
 
 
  |作者:杨礼旗 湄可
 
  |编辑:咖喱
 
  |编审:劳灵格
 
 
  销声匿迹许久的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再次登上新闻头条,没想到成了被人追债上门的“老赖”。
 
  据美媒报道,近日,曾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任上担任美国驻欧盟大使的戈登·桑德兰对蓬佩奥和美国政府提起诉讼,要求偿还一直拖欠他的180万美元(1美元约合6.4元人民币)法律咨询费。
 
  桑德兰提交的起诉书显示,蓬佩奥曾多次承诺,美国国务院会“无条件”支付他参加2019年总统弹劾调查听证会产生的律师费。然而,如今已进入拜登任期,当初说好的报销至今还没到账。
 
  面对“老赖”指控,蓬佩奥方发言人回应,“这起诉讼很荒唐,相信法庭也会这么看。”言外之意,之前的口头承诺统统不算数,这钱给不了了......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蓬佩奥第一次言而无信,他的各种“黑历史”俯拾皆是——藐视国会,以权谋私,说一套做一套,翻脸比翻书还快……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高达180万美元的欠款
 
  此次提起诉讼的桑德兰在特朗普治下当了约一年半的美国驻欧盟大使。
 
  桑德兰本来是个富商,主业开酒店。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特朗普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桑德兰为竞选活动捐助款项。两年后,桑德兰即被任命为美国驻欧盟大使。
 
\
桑德兰
 
  2019年年底,美国众议院通过对时任总统特朗普的弹劾调查程序,称其涉嫌利用职权向乌克兰施压,影响2020年选举。桑德兰作为证人出席了弹劾听证会。
 
  高达180万美元的欠款诉求就是从这场听证会里来的。
 
  桑德兰方表示,自己因特朗普弹劾案被传唤到美国国会作证后,蓬佩奥及其下属曾数次向他保证,国务院将“无条件”承担听证会产生的律师费和咨询费。
 
  根据相关法律,国务卿有权雇佣律师,加上蓬佩奥不断给出“全额报销”的承诺,桑德兰便花重金雇佣了一家擅长应对国会调查的华盛顿律所团队做代理律师,其中包括著名律师罗伯特·卢斯金。律师团队工作时间长达数周,由此产生了近180万美元的咨询费。
 
  不过,重压之下,桑德兰没能招架住质询,意外“倒戈”,承认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之间存在“交换条件”,以对乌克兰军事援助换取乌方调查美前副总统拜登。他同时指出,在这个问题上几乎所有知情外交官都明确表示异议,但特朗普仍一意孤行。
 
\
桑德兰在特朗普弹劾听证会上作证。
 
  在这一证词加持下,众议院通过了针对特朗普的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两项总统弹劾条款。
 
  2020年2月5日,送达参议院的弹劾条款遭投票否决(两项投票几乎都按照党派划线),成功脱身的特朗普开始“反击”。两天后,在另一位弹劾案关键证人、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乌克兰问题专家维德曼被免职之后,桑德兰紧跟着被“扫地出门”。
 
  根据桑德兰递交给华盛顿联邦地方法院的起诉书,直到2月7日桑德兰被免职当天,蓬佩奥还信誓旦旦称可以报销作证产生的法律费用,但在勉强支付了86040美元后再无回音。
 
  桑德兰认为,不论蓬佩奥有没有权力代表政府做出报销承诺,自己都有权拿到180万美元。
 
  如果蓬佩奥没有权力要美国政府偿还桑德兰的律师费,那就代表他自始至终都在为了“个人利益”和“政治前途”开空头支票,属于滥用职权;
 
  如果他确实有权这么做,那也纯粹是假公济私,目的是想收买桑德兰不要做出对他或者其他人(指特朗普)不利的证词。
 
  对此,蓬佩奥的发言人称,这一诉讼是“荒唐”的,还说“蓬佩奥有信心法庭也这么看”。目前,美国司法部发言人拒绝对于此案予以置评。
 
\
桑德兰(左)和蓬佩奥
 
 
  平步青云全靠心机谋算
 
  前国务卿和“老赖”两个身份间本不该有所关联,但蓬佩奥当“老赖”似乎并不违和。
 
  “在美国历任国务卿中,有的显得笨拙,比如克里;有的非常聪明,比如马歇尔;有的‘狡诈’,比如基辛格;有的在政治上极为活跃,比如希拉里;而蓬佩奥则是个‘问题’。”英国《卫报》曾如此评价。
 
  与此前美国众多国务卿都是政坛上的“老司机”不同,退回10年前,蓬佩奥还仅仅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商人。一路走来,通过煞费苦心的谋算和尔虞我诈的伎俩,蓬佩奥一步步爬上美国政坛巅峰。
 
  出生于普通家庭的蓬佩奥,在高中毕业演讲时看到台下坐的众多大佬,果断抓住机会,一番慷慨陈词,打动了一位保守派议员,在其推荐下进入了西点军校。
 
  23岁时,他从西点军校毕业,随后在美国陆军服役5年,被派驻西德,后以上尉军衔退役。
 
\
年轻时的蓬佩奥
 
  此后,蓬佩奥转战商场,在1998年到2010年期间,先后经营过两家公司,分别从事飞机零部件制造和油田钻探设备制造。没有什么经商头脑的他,在这两家公司都没能折腾出什么成绩。
 
  不过,从商最大的好处就是给他带来了人脉,包括他的第二任妻子苏珊,当然还有此后成为他从政路上最大金主的科赫兄弟家族。
 
  众多美国媒体把受到科氏集团影响的组织或者政客称为“科赫章鱼”,作为科赫兄弟竞选资金的最大受益人之一,蓬佩奥无疑属于这一群体。
[page]
 
  在科赫家族的帮助下,2010年,蓬佩奥轻松拿下了堪萨斯州一个空缺的国会席位。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蓬佩奥深谙此中规则。
 
  为对科赫兄弟表忠心,蓬佩奥曾经写文章呼吁媒体不要骚扰科赫兄弟,称科赫兄弟是伟人降世,极力为维护科赫家族而奔走。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就曾表示,蓬佩奥是典型的“科赫兄弟的议员”。
 
\
蓬佩奥(中)和科赫兄弟
 
  一面对支持自己的金主极尽谄媚,另一面,对于政治立场上的站队,蓬佩奥也穷尽算计,只要是为了利益最大化,变脸可以一瞬间。
 
  在2016年美国大选初期,蓬佩奥还是特朗普党内对手卢比奥团队的成员,而且算是共和党内特朗普的头号“喷子”。在当年的共和党党团会议上,蓬佩奥上台发言,称特朗普是“怪人、癌症”,是民主的威胁。
 
  然而,随着大选尘埃落定,蓬佩奥立刻变脸,一边积极维护当选副总统彭斯的主张,同时在过渡期就多次前往特朗普所居住的纽约拜山门、表忠心。
 
  特朗普显然很吃这一套。他一上任就任命毫无情报背景的蓬佩奥当中央情报局局长。2018年,他又突然在推特上宣布解除蒂勒森的国务卿职务,提名“情报头子”蓬佩奥接任国务卿这个美国政府内阁大员里排名第一的要职。
 
\
蓬佩奥(左)和特朗普
 
 
  外交场合习惯出尔反尔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政治倒戈和出尔反尔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本质上都是利益至上和见风使舵。
 
  在外交场合,蓬佩奥在国务卿任上曾声称要向伊朗“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却被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嘲讽,表示不指望美国的援助,他们不添乱就行,也不愿意接受仅以“口头修辞”形式提供的“援助”。穆萨维称,蓬佩奥一直开空头支票,可是一直也没有兑现,伊朗倒是愿意先向美国提供援助,前提就是美国要解除对伊朗的歧视和制裁,平等对话是互信的基础。
 
  此外,卸任国务卿前不久,蓬佩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给伊朗扣上与“基地”组织有关的帽子,声称伊朗情报部门和革命卫队都为“基地”组织成员提供了庇护所和旅行证,是时候让美国和自由国家一起压制“伊朗-基地”轴心了。
 
  此言遭到了伊朗外长扎里夫的驳斥。扎里夫在推特上回应,称蓬佩奥为“诓骗偷”先生,“您再发表这些鼓吹战争的谎言,您灾难般的职业生涯也很快要悲惨地结束了。”
 
\
伊朗外长扎里夫
 
  蓬佩奥的缺乏原则性还表现在,为了政治前途,他可以不惜在法律边缘反复试探。
 
  2020年8月,蓬佩奥在访问以色列期间,还“云出席”了同一时间在美国国内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为特朗普连任竞选站台。
 
  多名美国外交官对此表示震惊和担忧,因为蓬佩奥这一行为一下打破了两项“规范”:一是外交政策与党派斗争分离的长久传统,二是在国外不讨论美国内政的外交礼节。
 
  时任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埃利奥特·恩格尔指出,蓬佩奥涉嫌违反《哈奇法案》中对于禁止联邦官员在执行公务时参与政治活动的相关规定,对法律法规表现出“令人震惊的漠视”,因此决定对其提起藐视国会的诉讼。
 
\
媒体报道称,蓬佩奥因涉嫌违反《哈奇法案》而被调查。
 
  今年1月,眼见美国总统大选尘埃落定,拜登正式当选成为新一任的美国总统,任期即将结束的蓬佩奥仍然不忘最后再刷一把存在感,继续宣扬所谓的“美国优先”论调。
 
  1月11日,蓬佩奥发推特称,作为联合国最大的贡献者,我将美纳税人和美利益置于首位。联合国不能没有美国的领导,美无法承受重返像往常一样的多边主义。
 
  这一发言被记者作为问题抛到了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赵立坚一语戳破其“老赖”本质:美国是不是联合国最大贡献者,国际社会自有公论。但美国是联合国最大会费拖欠国,这倒是有据可查。美国动辄“毁约退群”也是历历在目。请蓬佩奥先把欠联合国的会费交了,重新加入美国退出的那些条约和国际组织,再大谈美国的领导力吧……
 
  “老赖”的另一面必定是“老骗”,这也正是蓬佩奥的特点。2019年4月15日,蓬佩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A&M大学(得州农工大学)发表演讲。其间,他发表了一段让世人惊诧的言论:“我曾担任中央情报局的局长。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来教这些。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
 
  “老赖”也多是“老贪”,蓬佩奥亦是如此。美国一家政府监督机构曾经发表报告称,蓬佩奥和他的妻子把国务院的公务员当成自家不花钱的勤务员,曾100多次要求这些政府雇员替他们办私事,违反了关于使用纳税人出资资源的联邦道德准则,占尽了纳税人的便宜。这些私事包括“取个人物品、策划与国务院任务无关的活动、照顾宠物和邮寄私人圣诞贺卡”。蓬佩奥妻子两次要求一名助手替她预约发廊。还有一次,一位副国务卿帮助蓬佩奥的儿子争取宾馆房间折扣。
 
  从这副做派看,蓬佩奥让政府掏180万美元保自家乌纱帽是大概率的事情,而他政治上的无德、无能、无耻也是赖不掉的事实。
责任编辑:龚子程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