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奥密克戎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人物
古共八大|劳尔交棒下一代,革命如何在新领导人下延续?
2021-04-22 10:08:35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许振华
大号 中号 小号
  当地时间4月19日,古巴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正式闭幕,结束了为期四天的议程。在会议的最后一天,现任古巴国家主席迪亚斯-卡内尔正式当选为古共中央第一书记,接替现年89岁的劳尔·卡斯特罗,由此实现党政军三领域的“全面执政”。
 
  这也标志着在古巴政治舞台上活跃了半个多世纪的卡斯特罗兄弟正式退出前台。前古共中央第一书记劳尔·卡斯特罗自2006年起逐步接替兄长、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担任古巴党政军领导人。菲德尔已于2016年去世,劳尔则于2021年4月19日正式退休。
 
  尽管如此,但这不意味着卡斯特罗兄弟与古巴革命的影响将从此在古巴政治中消失。“迪亚斯-卡内尔强调,他会在劳尔的‘指导’下展开工作。”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古巴研究中心秘书长韩晗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析说,“与之类似,劳尔2011年于古共六大上当选党的第一书记后,也获得了‘菲德尔’的指导。”
 
  “前领导人将继续以非正式形式的协助、把握古巴共产党的大政方针。虽然古巴革命的成果会得以保留,但古巴经济社会模式‘更新’的速度与进度也会延续。”韩晗指出。
 
  古共机关报《格拉玛报》19日报道强调,本次古共全国代表大会有着一个独一无二的承诺:保卫革命成果,并加速推进需要大量工作的社会主义建设。“尽管我们继承的并非完整的产物,但我们继承了一项完美的工程。我们很荣幸可将这项工程继续下去。”《格拉玛报》写道。
 
  在“革命的四月”再度交棒
 
  多家媒体指出,古共全国代表大会是古共最重要的会议,约每五年举行一次,以审议古巴党和国家的政策,并选举新的领导机构。路透社等媒体分析称,随着劳尔卸任古共中央第一书记、迪亚斯-卡内尔“接棒”,带领古巴革命于1959年取得胜利的老一辈游击队员基本退出了古巴政治核心。迪亚斯-卡内尔生于1960年,是“革命后”生人。
 
  路透社刊文称,随着老战士们将权力交给年轻一代,新的领导人们不再通过类似“游击战”的方式来奋斗。
 
  值得注意的是,古共八大的召开时间点或可体现如何将古巴革命传承下去的“玄机”。古共八大于4月16日正式召开,于4月19日闭幕。而在1961年4月16日,菲德尔宣布古巴革命“是一场属于贫苦人的、由贫苦人进行的、为了贫苦人的社会主义民主革命”,4月16日因此成为古巴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纪念日。也是在同年4月19日,美国中情局组织雇佣兵入侵古巴猪湾的行动失败。
 
  《格拉玛报》2021年4月19日报道八大时再度回顾了古巴人民于猪湾取得的胜利。该报称,古共八大19日闭幕后,古巴“给了美国新的教训”:就像手握钢枪入侵猪湾的雇佣兵陷入混乱一样,古巴人的想法再次吓坏了“小猪”们。
 
  “团结、抵抗、连贯性,这些都是帝国(指美国)所不理解的伟大理念。如今这些伟大理念再一次从(古巴)老一代国家领导层有序地转移到年轻一代领导层中,继续得以实践。”《格拉玛报》写道。
 
  “此前,劳尔在2011年接替菲德尔党内职务的时间也选在了‘革命的四月’,这具有象征意义,对古巴人而言很是重要。”韩晗分析道,“这也意味着古巴革命的传承与信念。”
 
  古共新领导班子还体现出了劳尔曾期许的“年轻化”的特点:古共八大选举产生了14名新一届政治局委员,其中有5人为新当选委员,他们的平均年龄为61岁。
 
  据路透社20日报道,新一届政治局委员中只有现任国防部长、现年77岁的阿尔瓦罗·洛佩斯·米耶拉(Álvaro López Miera)曾于青少年时期参加古巴革命。
 
  除了劳尔退休外,不再是古共新一届中央政治局成员的1959年革命元老还包括现年90岁的何塞·拉蒙·马查多·文图拉(Jose Ramon Machado Ventura)与88岁的拉米罗·瓦尔德斯(Ramiro Valdes)。文图拉、瓦尔德斯与卡斯特罗兄弟一样,均是知名的古巴革命元老,其中文图拉也于4月19日辞去了古共中央第二书记一职。
 
  目前,卡斯特罗家族仍活跃于政坛的成员包括劳尔的前女婿(注:劳尔女儿的前夫)、新一届古共政治局委员之一洛佩斯-卡列哈,以及劳尔的儿子亚历杭德罗。前者领导着有古巴军方背景的企业——GAESA,其业务涵盖酒店、建筑、航运等;后者在古巴内务部任职,曾担任劳尔的助手,并在奥巴马担任美国总统期间参与古巴对美谈判。
[page]
  劳尔注视下的新领导人
 
  路透社称,迪亚斯-卡内尔出席大会时身穿深色西装、佩戴红色领带,与常年戎装的卡斯特罗兄弟形成了鲜明对比。此前,古巴国内外各方均期待迪亚斯-卡内尔推进古巴的经济改革,认为他的作风可能和卡斯特罗兄弟有着明显的区别。
 
  然而,劳尔与迪亚斯-卡内尔在大会上的讲话均强调了“延续”而非区别。据新华社报道,16日,劳尔在古共八大会议上表示,新一批党的领导人代表古巴革命的延续,自己对国家未来充满信心。他还表示,卸任古共中央第一书记后,他将不会在党的领导机构内担任任何职务,但他作为一名革命战士将继续为党贡献绵薄之力,直至生命尽头。
 
  劳尔强调,他相信榜样的力量和价值。他还说,自己将“时刻捍卫祖国、古巴革命和社会主义”。尽管劳尔正式退休,但他还将继续影响古巴。在古巴媒体有关古共八大的报道中,劳尔与迪亚斯-卡内尔常常“同框”出现于报道照片中。
 
  19日,迪亚斯-卡内尔首次以古共中央第一书记身份发表讲话。他在讲话中对与会的数百名党代表说:“劳尔同志……在对我们国家重大前途有着最重要战略意义的决策上,他将被(我们)咨询。他将一直在场。”迪亚斯-卡内尔还说,劳尔将继续做出指导,并在出现“任何错误和不足”时发出警报。
 
  尽管外界期待迪亚斯-卡内尔推进改革,迪亚斯-卡内尔也在努力克服美国制裁、新冠肺炎疫情与货币并轨改革等对经济造成的冲击,但古巴并不会在政治上轻易‘放松’。旅居墨西哥的古巴历史学家拉斐尔·罗哈斯(Rafael Rojas)19日于西班牙《国家报》上发表评论称,比起改革,古共八大体现的更多是古共对目前古巴社会与政治制度的认可。
 
  “除了劳尔正式退休,古共在大会期间在机关媒体上多次强调意识形态建设、不可松懈政治工作,这可能是八大比较大的亮点。”研究古巴基层组织、多次赴古巴展开田野调查的人类学专业研究生杨宇豪告诉澎湃新闻。
 
  劳尔16日发表报告时指出,推动经济发展和树立坚定的意识形态立场是古共的重要任务。迪亚斯-卡内尔19日则警告说,古巴国内部分反对派人士当下在发起一些小规模抗议活动,“这些人是笨拙的雇佣军,古巴人民对他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虽然迪亚斯-卡内尔因热爱摇滚乐、推动古巴劳动法中的反同性恋歧视条例立法而让西方国家“耳目一新”,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引领古巴偏离既定的道路。杨宇豪向澎湃新闻强调,当今的古巴因革命而建立,且仍强调现在的古巴还处于革命之中。
 
  “因此,迪亚斯-卡内尔需要注意自己的革命领导人形象。而且,自19世纪的古巴独立战争领袖、民族英雄何塞·马蒂起,古巴领袖就有亲赴一线的传统。无论是奔赴生产、赈灾、军队等各方面一线考察,还是发推特,他都需要在美国加大反古宣传的情况下维持自己的革命形象。”杨宇豪认为,“另外,越来越多古巴人开始接触网络,舆论不可控性增强,美国也更可能进行渗透宣传,迪亚斯-卡内尔因此需要积极地在社交媒体上抛头露面,以做出回应。”
 
  对于古巴遭受的长期外部经济制裁,迪亚斯-卡内尔于古共八大会议上表示,美国对古巴发动的经济战严重制约了古巴各领域发展。据新华社报道,劳尔也在八大上直言,虽然古方愿与美方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对话,但美方别妄想古巴在捍卫社会主义、主权、独立等原则问题上让步。
[page]
  经济更新仍需迈开步伐
 
  除去政治议题,古共八大上有关经济发展的信号也值得注意。
 
  据路透社报道,迪亚斯-卡内尔19日表示,古巴经济表现出了持久性,“古巴在大流行期间表现出与其他国家的团结,并向他们派遣了医生,同时维持了已有的社会成就,例如全民医疗保健和教育。”
 
  尽管如此,面临美国封锁、疫情压力,古巴经济前景并不明朗,这对古巴党和政府造成了一定的压力。路透社引述美利坚大学政府教授古巴问题专家威廉·列奥格兰德的话称,经济停止增长将为古巴带来“政治危险”。
 
  据《参考消息》援引古巴政府数据,在新冠疫情期间,古巴经济总量衰退了11%,缺乏旅游业创造的外汇收入对古巴经济而言是沉重打击。
 
  路透社分析称,虽然古巴10年前宣布的经济改革眼下仍然实施得相对缓慢,但经济对古巴人而言已越来越重要,尤其是年轻人的危机意识很强。
 
  古巴社会与经济的“更新”可追溯到2011年古共六大。当年,古共六大明确提出“更新”,经济改革由此提上日程。而在2017年古共七大后,古巴持续在私营经济、外商投资等领域放宽政策。
 
  面对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困境,古巴党和政府也正在积极应对。2021年初,古巴政府正式启动酝酿已久的货币并轨改革,正式宣布以古巴比索为唯一的法定货币,规定24古巴比索兑换1美元,不再实施此前的双轨制货币和汇率体系。
 
  2月,古巴政府将非公有经济经营范围从127个产业扩大至2000多个产业。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根据政府数据,眼下古巴非公有经济从业者已超过60万人,占全国劳动力13%。
 
  古巴政府曾多次表示,双轨制货币和汇率体系使古巴经济出现“扭曲”,货币和汇率并轨是推动其他经济改革的重要条件之一。不过,韩晗分析称,货币并轨改革是块“硬骨头”,操作过程中需要警惕通货膨胀甚至是贫富差距增大的问题。
 
  “德国之声”刊文指出,古巴此前同时使用2种货币:古巴比索CUP和可兑换比索CUC。可兑换比索一直与美元汇率挂钩,用这种货币几乎可以买到包括进口产品的一切商品。虽然用古巴比索可以在国营商店里买到价格较便宜的商品,但是像大米、鸡和糖等食品只能定量购买,而面条、牛肉或者巧克力只可以用可兑换比索购买。
 
  然而,古巴公民在国营单位上班,是无法挣到可兑换比索的,国营单位发工资只使用古巴比索。要想得到可兑换比索,最简单的方法是找需要兑换货币的外国游客兑换。这种状况导致的结果是:比起在国营医院工作或在国立学校教课,医生或教师自己卖比萨饼、开旅馆不仅收入可以增加好几倍,而且赚的货币用途更广。这样的局面显然不利于古巴经济与社会的发展。
 
  “古巴政府希望通过社会改革来抵消货币并轨改革所带来的不良影响,也希望进一步改善社会公平——这始终是古巴在政治领域的核心追求。”韩晗说。
 
  迪亚斯-卡内尔于古共八大会议上强调,非公有经济是国家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会对非公有经济从业者设置意识形态障碍。然而,非公有经济从业者增多也不等同于“私有化”。“非公有经济从业者类似于中国人理解的‘个体户’。古巴政府对私有化比较警惕,因为这并不符合对于古巴社会主义制度的表述,古巴将坚定地让公有制占主体。”韩晗说。
责任编辑:蔡晓慧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