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青年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人物
环球深壹度丨拜登执政一年:从踌躇满志到挫败连连
2022-01-21 06:58:00 来源:新华社 作者:徐剑梅
大号 中号 小号

【导读】

·美国总统拜登上台一年来,支持率不断走低,使其提前成为“弱势总统”。

·拜登转为“弱势”,存在多种因素的交互作用,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美国两党政治、社会治理等领域一些已经常态化的弊端。

2021年1月20日,拜登凭借美国史上最多普选票,宣誓就职美国第46任总统。但执政一年来,拜登没能拿出硬气的成绩单。


1月6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国会大厦发表讲话,纪念国会山骚乱事件一周年。新华社发(Pool图片/迈克尔·雷诺兹 摄)

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近日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拜登支持率仅33%,创下新低,这使他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之一。另有民调显示,若给拜登执政一周年成绩单打分,大量美国选民给拜登的评分是C、D或F,即“中等到不及格”。

过去一年间,拜登遭遇的挫折远多于进展。更加严重的新冠疫情和更加极化的党派政治,令人头痛的供应链危机和40年来最高水平的通胀率,不断创新高的城市暴力犯罪和非法移民浪潮,狼狈而混乱的阿富汗撤军,都使拜登执政第一年的表现不尽如人意。执政一周年之际,不论民意认可度、公共形象塑造、抗疫表现、立法议程、对外政策还是执政前景,都令拜登看上去似乎已经提前成为“弱势总统”。

两大目标双双落空

一年来,拜登的两大主要竞选目标——抗疫和团结,双双落空。

拜登上台之初,支持率超过半数,一度接近六成。执政百日时,他基本兑现了广泛接种疫苗、大规模重开学校等竞选承诺,美国疫情一度显著回落。但先是德尔塔毒株带来新一波疫情,继而奥密克戎毒株席卷美国,使美国依赖疫苗摆脱疫情的设想破灭。

面对传播能力超强、突破疫苗防御墙的奥密克戎毒株,拜登团队犯了和特朗普政府在疫情暴发之初同样的错误——没有提前和及时做好准备,导致病毒检测用品和高质量口罩等供应严重不足,浪费了时间。眼下,美国疫情严重性远超过去两年的任何时间点,新增感染病例、住院病例和死亡人数持续攀升,多地医院超负荷运转。《今日美国报》18日援引一些研究团队的报道说,在3月中旬新增死亡人数见顶前,预测可能又有5万至3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这意味着美国新冠致死总人数在今年早春将超过100万。


1月6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国会大厦发表讲话后离开。新华社发(Pool图片/格雷格·纳什 摄)

在“团结美国”方面,拜登也缺乏建树。一年来,美国两党更加对立,国会立法僵局更难破冰,社会分裂和民众对政府及媒体的不信任情绪加深。围绕去年1月6日国会山骚乱事件,国会民主党人大作文章,成立调查委员会传唤大量证人,但民调显示,多数选民认为国会相关调查具有一边倒的党派政治色彩。在拜登执政一周年之际,认可拜登执政合法性的选民仅占54%,为美国选举史所罕见,说明国会众议院民主党人主导的国会山骚乱调查不管传唤多少前特朗普支持者,最终报告内容如何,最多只能取得巩固民主党票仓的效果,动摇不了共和党选民的立场。而很多独立选民,甚至一些民主党人认为,民主党过于拿国会山骚乱说事,反复渲染“民主政体危机”,强调与共和党的“意识形态之争”,除了加深两党选民对立情绪,还可能因此迷失中期选举的真正焦点——经济与民生。

拜登竞选和上台时,把“团结美国”作为主要承诺,原本有其底气。他本人拥有丰富的从政经验,不仅和奥巴马搭档当了八年美国副总统,此前还连任36年国会参议员,拥有深厚政治人脉和善于跨党派合作的口碑。但实际结果有目共睹:取消阻挠议事规则的努力碰壁;投票权法案通过希望渺茫;“重建更好世界”法案除非再作重大让步否则难以闯关。

关键在于,围绕这些立法目标,拜登政府首先没能实现参议院民主党人的内部团结。民主党本身就是党内利益团体众多、选民多元化程度更高的“大帐篷党”,拜登执政一年来,民主党内部分歧也在扩大,在学生贷款、气候变化等诸多议题上,拜登在民主党温和派和左翼之间左支右绌。《华尔街日报》评论认为,拜登仍有可能推动国会两党合作,但他执政第一年的分歧,令这一前景“变得更加困难”。


1月6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国会大厦发表讲话,纪念国会山骚乱事件一周年。新华社发(Pool图片/格雷格·纳什 摄)

经济外交落下败笔

在经济领域,拜登政府其实并非无亮点可陈。一年间,白宫在妥协和让步之后,促成两项重要立法,即总额1.9万亿美元的经济救助计划和总额约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法案。一年来,美国薪资普遍上涨,新企业大量出现,贫困水平降低。

但是,供应链危机与高企的通胀率成为两大“败笔”,几乎淹没了拜登政府在经济和民生领域的成绩。而与媒体沟通和直接面对选民传达有效信息是拜登的弱项,这方面他与两位前任相比更是相形见绌。一个典型例子是,几乎没人在意失业率创新低,而劳工荒一直是热议话题。

在外交领域,拜登也未能塑造“强有力领导人”形象。尽管拜登上台后,美国在跨国民调中的国际形象大幅回升,但去年8月底,美国在各种混乱中从阿富汗仓皇撤军,塔利班以摧枯拉朽之势重掌国家政权,拜登政府对撤军的处理方式几乎众口一声被认为是严重败笔。美国终结阿富汗战争的姿势如此狼狈,不仅重创美国形象,削弱盟友信任,也令拜登的领导能力广受质疑,成为拜登民意支持率的转折点之一。

拜登上台后立即向国际社会宣布美国“回来了”,紧接着重返应对气候变化《巴黎协定》,重新修补与盟国关系,重新强调多边主义和全球合作,力图展示与强调“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时期截然相反的姿态。但具体外交实践中,拜登政府的言行却经常矛盾,尽管有所调整,但在很多层面实际继承和发展了特朗普时期的路线。一个典型例子就是加快推行印太战略,推动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和建立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但美英在澳建造核潜艇,令澳方单方面撕毁其与法国签订的数百亿美元潜艇大单。美国的“利己”招致法国震怒,制造了美国与盟友关系新裂痕。

总体上,一年来拜登政府在外交领域缺乏高光亮点,旧瓶未装新酒,支持“多边对话”“大国在全球事务中合作”的说辞常与实际操作背离。美国不少分析人士还指责拜登在俄美关系、乌克兰局势、伊朗核问题上不够强硬,向普京示弱。


这是1月3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拍摄的雪后的白宫。新华社发(阿伦 摄)

折射美国常态化问题

拜登转向“弱势”背后,存在多种因素的交互作用,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美国政治、治理等领域常态化的弊端。

弊端之一:美国两党政治极化的局面将长期持续,短期内难以改观。拜登政府之所以拿不出硬气的成绩单,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深陷两党政治空前极化的困境。拜登在推进立法议程方面的弱势,首先来自于民主党在国会参众两院的“最弱多数党”地位,特别是参议院民主党和共和党各占50席,势均力敌,这使得拜登的政治回旋余地格外小,只要一名民主党参议员反对,其立法议程就无从推进。这是拜登面临的独特困境,折射了美国政治分裂的新高点。

弊端之二:党派政治向其他领域渗透,加深社会分裂。一年来,不论众议院民主党人主导的国会山骚乱调查,还是白宫发布的疫苗强制令,都第一时间沦为两党政治争斗的工具。就连国会参议院围绕拜登提名的联邦法官人选确认投票,按党派阵营投票的现象也远比过去严重。新冠疫情这样的危机,过去可能是促进国民团结的契机,在政治极化的时代却持续成为阴谋论的温床。

民调表明,如今美国选民在意识形态上的分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因而在两党之间摇摆的可能性更小。在一项民调中,约半数共和党选民甚至认为,民主党对美国生活方式构成的威胁比俄罗斯更大。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今年还将就堕胎和持枪权诉讼做出裁决,这两大长期撕裂美国社会的话题势将引发新一轮左右互撕。

弊端之三:美国许多长期性的社会治理问题在疫情之下更加突出,而疫情又加重了治理难题。从种族歧视到城市犯罪再到贫富分化,拜登政府疲于应对。拜登的表现固然存在缺陷,但按一些美媒的说法,这些长期积累的问题“可能超出了任何一位总统的能力”。

从过去一年来看,拜登取代特朗普入主白宫,没能让世界看到美国形象的提升。今年是美国中期选举年,专家普遍认为共和党有很高概率在中期选举中夺回国会至少一院的多数党地位,这意味着拜登在任期的后半程将处于更加“弱势”的地位。

当然,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拜登的任期还有3年,虽然相比执政第一年会更加困难,但他仍然拥有逆转弱势的作为空间。疫情推动和加速了美国与世界的政治和社会变迁,在多重危机中上台的拜登任期即便只有4年,也会给这一独特的变迁时期烙下其印记。(记者:徐剑梅)

责任编辑:邱小宸
关键词: 拜登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