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冬奥会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人物
法国大选观察|从分裂到团结,传统右派能否重夺总统宝座
2021-12-02 06:42:00 来源:澎湃新闻
大号 中号 小号

相比及其左派诸多政党早早地就指定了自己党派的候选人,代表法国传统的右派共和党出征2022年总统大选的候选人仍要等到于12月1日至4日期间举办的共和党大会期间由该党党员选举得出。在经历过2012年和2017年连续两次大选失败后,共和党企图在2022年的大选中重新夺回权力。不过诸多迹象表明,兴许共和党在此次大选中面临诸多挑战,重回权力巅峰之路,并不一定如他们所想象的如此轻易。

就在之前不久,党派的主席克里斯蒂安·杰克布(Christian Jacob)对于此次的党内初选的重要性提到:“对于我们的家庭,此次的共和党全国大会是一次成功的大选的起点。十年间法国始终没有(在关键问题上)主动行动,此时此刻,法国比以往都更需要右派的观点。”此次党内初选共有五人参加,分别为前欧盟“脱欧”谈判首席代表米歇尔·巴涅(Michel Barnier)、法兰西岛大区主席瓦莱丽·贝卡斯(Valérie Pécresse)、上法兰西大区主席恰维尔·贝堂(Xavier Bertrand)、法国国民议会总务主任埃里克·裘蒂(Éric Ciotti)以及从急诊医生转行投身政治的菲利普·朱温(Philippe Juvin)。

2021年11月14日,法国2022年总统大选电视辩论。

失败与分裂

共和党作为法国传统的右翼大党,可以称得上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五创始人夏尔·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将军的直系弟子。戴高乐将军于1946年因为第四共和国宪法继续沿用了第三共和国的议会制,使得国家政治成为“政党间的政治游戏”从而出走法国政坛,宣布引退。而在这之后不久,他本人就发现如果想实现自己的政治主张也需要有足够的政治力量,继而于1947年创立了“法国人民集合”(Rassemblement du peuple français),作为自己的“传声筒”。尽管在此之后戴派政党的组织与名称几经重组与变革,时至今日戴派政党依旧是法国政坛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

当前的共和党则来自于2015年的一次更名。2012年谋求总统连任失败的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在2014年12月当选当时戴派政党“人民运动联盟”(l'Union pour un mouvement populaire)主席,作为其竞选该职位的主张之一,在就任后的2015年,根据党员的投票的结果,萨科齐将人民运动联盟更名为“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不过,这未能让共和党重复往日的辉煌。

在2017年大选中,其党派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ion)在关键时刻由于被爆出利用自己的职位便利为自己夫人安排虚职吃空饷在第一轮的投票中只获得了20.01%的选票,无缘进入第二轮的最终角逐。在之后的立法选举中,相较其老对手左派的社会党(Parti socialiste)的颓势,共和党仍然在国民议会中保留了不少席位,成为了国民议会中的第一反对党;而在参议院中,共和党人仍然掌握着参议院主席的位置以及参议院第一大党的优势。

只不过,随着洛朗·沃捷(Laurent Wauquiez)在当年12月当选共和党主席,共和党再次面临“内爆”的局面。

即使是在共和党内部,沃捷的政治主张也相当偏右,对治安以及移民问题的过度强调虽然让他获得了共和党党员的青睐顺利走上党内的权力巅峰,却在一定程度上使党内的中间派出走,也丧失了团结中间派选民的机会。就在他当选的转天,恰维尔·贝堂便宣布自己交回自己的党员证,退出共和党,而中间派的另一重要人物瓦莱丽·贝卡斯尽管并未宣布自己退出,却也对这一过度右倾的路线提出了自己的保留意见。而随着2019年6月的欧洲议会选举惨败,瓦莱丽·贝卡斯也宣布出走,在她看来,右派的重整需要在“(共和党)外部完成,而不是在(共和党)内部”。

团结与未来

而此次2022年总统大选的初选组织过程也并非是一帆风顺。在五位参选者中,最早于2021年3月宣布参加大选的贝堂,在宣布参选之初就表示自己不会参加党内初选。而在去年8月他也曾提到:“我的初选是大区选举,我不希望在人民和我之间再有(党派的)滤网,我不会再屈服于政党制定的规则。”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贝卡斯身上,这位前共和党人是否以共和党人的身份参加总统大选也一度成为疑问。

不过如果二人都以独立身份参选,不管最终代表共和党参选的是谁,终究都会有一部分右派选民的选票被分流。得利的只会是以马克龙为代表的中间派或者是声势愈演愈烈的极右派候选人。值得庆幸的是,在关键时刻,参加共和党的党内初选逐渐成为右派候选热闹的共识,先是贝卡斯,再到今年十月的贝堂,两者先后宣布自己将参加共和党内部初选。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在大选的关键时刻再次上演分裂的戏码。

保持团结的逻辑也无一例外的延续到了党内竞选的电视辩论中。在11月9日第一场的电视辩论中,2016年初选时三角形的辩论台被五把舒适的沙发椅所取代,当时三位候选人激烈的辩驳被此次五位候选人“话家常”似的陈述所替代,以往电视辩论时浓重的火药味不复存在,这一切都为了更好的显示出共和党团结的一面。正如当前共和党领导人克里斯蒂安·杰克布(Christian Jacob)所讲的那样:“当右派可以团结起来的时候,我相信集体的智慧将会胜利,我们非常有可能赢得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

当然,这样团结的整体局面下,也会时不时的有小插曲出现。就在11月23日,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蔚蓝海岸大区的主席共和党人雷诺·沐泽里(Renaud Muselier)公开宣布自己支持贝堂,称赞其“尊重共和党的价值,不像党内的某些人背叛我们的遗产”;表明自己反对裘蒂的路线,并且谴责后者的竞选规划过度接近极右意识形态。而在距离共和党大会不足两周的情况下,贝堂不仅拒绝了这样的支持,同时表示自己“无法接受对裘蒂的攻击”,并且表示自己将会和裘蒂为共和党重回权力巅峰“合作”。而在第二天,沐泽里就宣布自己将退出共和党,批评共和党整体越来越右倾,被极右“渗透”。

泽穆尔,第六位竞选人?

尽管沐泽里在共和党党内的名声并不好,并且在某种程度上被党内的一部分人看做是马克龙所在的中间派混入右派的奸细,但在某种程度上他的批评也绝非没有道理。究竟右派和极右的界限在哪里?

明年大选的另一大悬念一直围绕着埃里克·泽穆尔(Éric Zemmour),这位法国《费加罗报》前专栏作家凭借其极右的政治主张积累了不少人气,尽管尚未正式宣布参选,但是他最近在媒体上频繁出镜,而具体发起自己政党的时间也锁定在十二月初。在电视采访中他曾经提议在法国境内禁止阿拉伯名字,禁止非洲留学生以及暂停移民审批。泽穆尔虽然从未参加共和党候选人的辩论,但截止到目前为止的三场辩论中,他所关注最多的有关移民、民族身份认同以及治安的问题一直是竞选人辩论的焦点。共和党国会议员埃里克·沃斯(Eric Woerth)在三场辩论结束后就总结道:“在预竞选阶段的所有主题都是被泽穆尔彻底挑选过的,尽管它们很重要,但是在这一阶段它们占据的主导地位有可能与它们所真正代表的不成比例。”

埃里克·泽穆尔

此外,随着共和党内部的分化逐渐加剧,党内的右翼主张愈发与极右主张趋同。在第三场辩论结束的次日,法国主管公民身份的部长玛乐莲·夏巴(Marlène Schiappa)将前一晚的辩论概括为“五十个与泽穆尔的细小差别”。不仅各位候选人都花了极大篇幅论述自己在移民以及安全问题上的主张,甚至出现了“比狠”和轮流加码,生怕自己由于在此类上立场不够坚定而输掉初选。如果你说安全将会是自己当选后的“紧急任务”,我则要提出“不惜一切代价改善安全”。一向稳重、凭借自己对共和党一直以来忠诚获得不少支持的巴涅尔也没能逃过这一“加价”环节,提出了要在上任后暂停3到5年的移民以反思法国的移民政策,同时减少国际学生的数量,这与泽穆尔的提议多少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而部分对共和党失望的右派选民则转投泽穆尔,以至于出现了一个名为“共和党与泽穆尔同在”(LR avec Zemmour)的组织。甚至,泽穆尔由于其本人欣赏裘蒂的表现与主张,号召支持自己的共和党党员在初选中把票投给裘蒂。

虎视眈眈的马克龙

共和党目前面对的不仅仅是来自极右的分流,也成为了谋求连任的马克龙的目标。11月初,面对来势汹汹的第五波疫情,马克龙发表了疫情期间的第九次电视讲话。不过出人意料的是,长达25分钟的电视讲话中,只有三分之一的篇幅留给了卫生措施,而剩下的三分之二的篇幅则用于细数自己任期内的功绩。而通过对演讲稿的词频统计则可以看出,全篇讲话出现最多的词汇是“工作”。

马克龙

从颁布的具体措施来看,有关新冠疫情的措施只有加强接种第三针疫苗,而有关于就业与工作的问题上,在讲话中他不仅提出要进一步刺激就业,号召人们通过更加勤劳的工作来创造价值,保障生活,更将工作的重要性提升到了保卫法国社会模式的地步。在具体措施方面,他提到要进一步提高领取失业救助金的标准,并且加强失业者的管理,以达到刺激就业的目的。此外,这次讲话也提到了另外两个传统右派的关键词:核能与欧盟。无论是重启核电站建设还是利用法国在2022年上半年欧盟轮值主席国的位置进一步推进法国关心的议题,这些无一例外都是传统右派关心的议题。通过这次讲话他也勾勒出了自己的竞选的三驾马车:就业、核能、欧盟;以及再次重申自己的竞选策略:吸纳右派选民。

尽管马克龙尚未正式宣布自己将参加竞选,不过不管是他最近的几次下基层活动,还是从今年九月以来的若干主张,都相当有指向性。无论是在九月与十月连续两次南下前往马赛寻求解决当地治安问题,又或是前往上法兰西大区到贝堂的领地视察,都是在明里暗里回应右派选民的关切,企图分流共和党选票。这样的企图在与贝堂的交锋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马克龙于11月19日前往埃纳省考察时,当地民选官员出席欢迎仪式却在大选即将到来的背景下火药味十足。作为大区主席的贝堂与总统马克龙的握手交谈足足持续了近三分钟,并且伴随着两人之间围绕当地钢厂员工出路以及脱欧后法国渔民捕鱼许可问题的言语交锋。一方面贝堂希望在初选愈来愈临近的当下,面向共和党党员表现出自己是唯一一个可以与马克龙正面交锋的候选人,而他的对手马克龙则希望以此为契机进一步表明自己即使作为非共和党人,作为中间派也能回应和照顾到右派选民的关注的议题。

至于右派初选的结果,目前仍不好做出明确的判断,几位候选人分别有着自己的优势。贝卡斯和贝堂受益于自己大区主席的经历,希望凭借自己的基层经验吸引选民;而一直留在党内的巴涅尔则希望凭借自己对自己政治家族的忠诚,以及自己作为英国脱欧谈判欧盟专员的谈判经验,凭借自己与欧盟打交道说服选民;而裘蒂则寄希望于自己强硬的路线以及由于泽穆尔出现而被搅乱的舆论环境,在辩论中着重突出自己在有关安全以及移民问题上的强硬主张。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谁在党内初选中脱颖而出,在之后面对马克龙以及极右翼勒庞和泽穆尔两位候选人的左右夹击,以及党内不同路线对党内领导权的争夺,共和党的乐观情绪能够持续到何时仍是一个未知数。

责任编辑:冯小珏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