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冬奥会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人物
【环时深度】“理智外流”危险逼近美基层政府
2021-11-30 09:00:22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李准 郝爽言
大号 中号 小号

【环球时报记者 李准 郝爽言】过去一年半,在选举、公共卫生和教育等领域工作的美国基层政府官员及其家人遭到生命威胁的频率急剧上升。迫于压力,许多官员选择辞职保命。有专家分析称,这一之前从未出现过的状况,说明美国基层政府机构正面临“理智外流”的危险。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狂热分子开始寻求进入这一领域。虽然没有在美国全国范围内进行追踪,但上到美国司法部,下至地方警察局,无一不承认这一趋势正在升级。
 


 

“你们的日子屈指可数了!”在佛蒙特州,一名自称在建筑业工作的男子去年12月对着一群负责选举的基层官员发出警告:“这可能是将一把手枪塞进你们嘴里并扣动扳机的好时机。”今年7月,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县议会上宣布口罩强制令后,该县卫生部长费萨尔·汗一出门便遭到一群暴徒的围攻。“我喜欢这份工作,但并不想为此而死”,在俄勒冈州的某学校董事会任职的萨米·阿卜杜拉布说,最近他被朋友告知,有人正在寻找他,并扬言要杀死他。
 

VOX新闻网称,这些对基层政府官员赤裸裸的威胁并非孤立事件,“美国的民主已经从内部开始腐烂。”调查发现,在2020年大选周期以及新冠疫情期间,美国17%的地方选举官员以及约12%的公共卫生部门工作人员受到过威胁。
 

尽管这些针对公职人员的威胁没有导致致命的暴力,但是从数量上来说,已经足够严重。无党派选举创新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戴维·贝克尔说,2020年以前,威胁选举官员的情况“十分罕见”,现在这一切“超出了我们所见过的任何事情”。
 

纽约大学布伦南司法中心今年4月公布的一份调查显示,32%的选举官员在工作的时候感到不安全。1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2020年选举期间“有点担心”或“非常担心”他们的生命安全,从负责选举事务的高级官员到底层负责投票的匿名工作人员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威胁和骚扰。
 

过去几个月,路透社采访了美国数十名负责选举的官员以及实施部分威胁的9名美国人,并记录了针对美国12个州竞选官员的近800条恐吓信息,其中有超过100条足以被起诉。路透社发现,这些人拥有一些共同点——他们都将自己描述为“爱国者”,为夺回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被夺走”的大选胜利果实而不懈斗争,他们是支持大选舞弊“阴谋论”的极右翼网站的常客,而且没有人因为骚扰竞选官员而被执法机构指控犯罪。
 

与2020年大选对选举官员的作用相似,新冠疫情也将美国公共卫生部门工作人员置于部分偏激人群的攻击之下。美国疾控中心今年7月发布的一份针对2.6万名公共卫生人员的调查显示,近2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工作时“感到被霸凌、威胁或骚扰”。在疫情之前,公共卫生工作者对他们的工作满意度很高。现在他们出现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可能性比医生和护士等一线卫生工作者高10%,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到虐待”。
 

美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家卡罗尔·饶说,“我们有一种感觉,公共卫生工作者承受着巨大压力。被威胁、骚扰、霸凌的数量如此之多,令人惊讶”。《纽约时报》的一项调查显示,过去19个月,有超过500名高级卫生官员选择离职,其中“政治气候”是一个关键原因。
 

此外,美国部分公立学校的工作人员和老师也有类似的经历,这也是过去几十年从未有过的事情。公立学校的董事会会议变得越来越有争议,有的时候是暴力性的。这些冲突主要是因为学生家长对“种族批判理论”、学校的强制口罩令、针对跨性别学生的包容政策等感到愤怒。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教育政策教授约瑟夫·卡尼说,“最近这种威胁变得越来越普遍”。
 

佛罗里达州布里瓦德县某学校董事会的官员詹妮弗·詹金斯说,她所在的学区今年因为建设跨性别卫生间的政策激怒了一些父母,这些父母挥舞着支持特朗普的标语,在学校的董事会会议上抗议。今年7月,在学校实施了必须戴口罩规定后,一名共和党州议员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詹金斯的手机号码,她的语音邮件中立刻充满了仇恨信息。
 

美国全国学校董事会协会(NSBA)曾在写给美国总统拜登的一封信中,要求调动联邦调查局(FBI)的力量执行打击恐怖主义的联邦法规,以解决家长针对学校董事会成员和公立学校的“暴力和威胁问题”。这封信遭到共和党人的强烈批评,最后,NSBA不得不为此道歉。
 

VOX称,在今天的美国,恶劣的政治环境正在阻止“有公众意识的人”参与公共生活,这种损失可能让美国在面对下一场疾病大流行时变得更加脆弱,进一步损害美国的教育系统,甚至导致2024年大选的民主危机。
 

政治分析人士认为,这种“我们和他们对决”的“恶性政治极化”心态蔓延,在全球多个地方动摇了民主根基,管理国家关键职能的无党派官僚和地方民选官员变成了党派目标。而对公务人员的这种威胁,正是这种对民主进行侵蚀的直接体现。“他们说系统坏了,但他们才是破坏系统的人”。
 

不堪重负的选举工作人员、学校官员、公共卫生官员不愿自己和家人成为暴力的对象,他们选择辞职的可能性越来越高。如果这些领域出现了人员危机,尤其是大规模辞职时,可能会对美国核心机构造成真正的损害。
 

全国县市卫生官员协会首席执行官洛里·特雷梅尔·弗里曼表示,公共卫生部门的人员危机正在阻碍抗击新冠疫情的斗争,这使得美国在应对下一波疫情时表现得更加糟糕。
 

弗里曼在给美国司法部的一封信中写道:“公共卫生官员的离职正值这些职位最难填补的时候,这在全国各地的地方领导层中空白……他们带走了我们在继续抗击疫情或面临下一次危机时不会拥有的经验和知识。”
 

美国VOX新闻网称,进行自由公正的选举、保护公众健康、教育儿童,这些是任何一个民主政府的基本职能,但是美国履行其国家基本职能的能力正在日益衰退。
 

“为什么有人会在2021年开始希望进入公共服务领域?”伦敦大学学院国际政治学副教授布赖恩·克拉斯称,美国社会如此多的两极分化已经渗透到最小的权力舞台。在涓滴效应的影响下,关于国家政治的尖刻言辞已经到达地方层面,而这种不幸的发展将对美国的下一代领导人产生深远影响。
 

克拉斯称,2021 年,美国的基层选举动态可能会发生变化:当候选人希望竞选某个职位时,他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时间和筹集资金,还有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其后果是可以预见的:有才华的好人会选择远离政治。尤其是在地方层面,任何过高的风险都会很快使政府公职失去吸引力。例如,堪萨斯州道奇市市长就因收到太多死亡威胁而辞职。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称,美国政治体制的极化是一个长期趋势,可追溯到19世纪70年代,如今则体现为政客们不吝妖魔化其政敌为暴君、叛徒和恐怖分子。这种极化让政治言论中的礼仪渐失,沦为粗鲁的辱骂和人身攻击,而且似乎有意煽动情绪、有时甚至在煽动犯罪的边缘徘徊。这种文化造就了对于公共官员的恶意攻击和骚扰,公共服务部门不再吸引普通人前去工作,反而吸引着狂热分子。
 

在社会议题上不可调和的矛盾加剧着政治分歧,加入民间组织的公民几十年来在减少,反而主要由极右翼阴谋论驱动的民兵组织数量自2008年以来、尤其在近五年内急剧增多。预计有10万成员的民兵组织虽然不同于白人至上主义者、反穆斯林、反移民、反左派和厌女团体,却能因仇恨联邦政府而走在一起。
 

责任编辑:邱小宸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