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冬奥会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人物
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去世:被审判的“独裁者”的一生
2021-11-23 14:23:49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王昕然
大号 中号 小号
2021年11月23日上午,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在位于首尔的家中去世,终年90岁。
 
从出身贫寒到赢得前总统朴正熙的赏识,从政变夺权到展开独裁统治。作为韩国曾被判死刑并被抄家的前总统,全斗焕与韩国此前的军事独裁、此后的民主化运动密切相关。
 
作为韩国第11任与第12任总统,尽管他实现了第五共和国(1980年至1988年)时期韩国经济的发展,其任内也成功举办了1986年第10届亚运会并成功申办1988年夏季奥运会。
 
然而,由于“光州事件”及此后的独裁政治,全斗焕也备受诟病,直至去世前几个月,他仍因涉嫌在回忆录中歪曲和否认事实以及诽谤死者与其家属而出庭受审。
 
仕途之路的开启
 
1931年,全斗焕出生于日治时代的朝鲜庆尚南道陕川郡的一个农民家庭,虽说家境贫寒,但其父全相禹是一个懂汉字的“农村知识分子”,因此也在当时被推举为村长。全斗焕幼年在家塾“川上斋”随叔父全相希学习汉文,1939年,在全斗焕8岁时,全相禹因为给同村赌徒提供债务保证而当掉了祖上的土地,此后全相禹在被当地警方追捕过程中将日本人担任的巡查部长推下悬崖,事后全相禹举家逃亡至中国吉林。
 
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称,全斗焕一家逃到吉林2年之后才回国定居大邱,因有这段经历,全斗焕从小学毕业与同龄人相比也晚了两三年。1947年,全斗焕进入大邱工业中学,并于三年后升入大邱工业高中。虽说学业成绩不怎么优秀,但因深受父亲影响,全斗焕也产生了万事都要比别人领先的“争第一心理”。
 
朝鲜战争爆发后,高中毕业的全斗焕进入大邱市陆军士官学校,结识了不少同龄人。这些人后来成为韩国政坛的风云人物,其中也包括第13任韩国总统卢泰愚。1955年9月,全斗焕从该校毕业,以少尉身份入伍,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军旅生涯。他在韩朝军事分界线(三八线)前线当了几年的排长,1958年升为中尉。同年,全斗焕参加了刚刚组建的空降兵部队,次年被派往美国接受5个月的心理战教育。
 
1960年,他作为韩国空降兵首批预备教官,再次被派往美国接受培训,受训回国在首尔大学担任后备军官训练队教官。
 
同年4月19日,由于时任韩国总统李承晚在第四任总统选举时发生舞弊情形,韩国中学生、大学生及劳工发起抗议。迫于压力,李承晚被迫下台。以民主党为首的第二共和国于1960年8月成立。
 
由于以时任总统尹潽善为代表的民主党旧派势力和以时任总理张勉为代表的新派势力之间的内斗,第二共和国不仅没有带来民众所期望的安定局面,韩国经济也每况愈下。由于政府的无能引发民众对政府的强烈不满,韩国持续爆发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政治经济形势一片混乱。在第二共和国短短的9个月中,有95万人参加了1836次游行示威。
 
在这种极度动荡的社会局势下,1961年5月16日,韩国陆军第二军副司令朴正熙少将等发动军事政变夺取政权。在朴正熙谋求军中支持的背景之下,全斗焕审时度势,带领800多名陆军学生在汉城(今首尔)举行游行集会。这一举动巩固了朴正熙的政权基础并得到其赏识,全斗焕从此平步青云,被任命为国家重建最高议会议长室民情秘书官,并在此后回到军队,历任中央情报部人事科长、第一空降特战司副团长等职。
 
1967年8月,全斗焕到朴正熙身边工作,出任首都警备司令部第30大队队长,负责青瓦台外围的保卫工作。1979年3月,全斗焕出任军部保安司令官,开始掌握重权。
 
唯一的总统候选人
 
全斗焕的“总统之路”从1979年的“突发事件”开始。当年10月26日,朴正熙、时任总统警护室室长车智澈以及时任韩国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在韩国中央情报部的秘密宴会厅共进晚餐。由于金载圭与车智澈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关系持续不断恶化,前者在宴会上又被车智澈当着朴正熙的面指责,金载圭愤而开枪击杀车智澈,在宴会上谴责过金载圭的朴正熙也遭前者枪杀。
 
朴正熙遇刺后,韩国政府对除济州岛外的所有地区发布了戒严令,代行总统崔圭夏和戒严司令官郑昇和于次日成立了联合搜查本部,并将全斗焕任命为联合搜查本部长。
 
“职业外交官出身的崔圭夏并不控制军部,在权力空白的情况下,他无法避免军部内部的权力之争演变成新的军部政变。”由曹中屏、张琏瑰所著的《当代韩国史》一书指出,在这一斗争中,以全斗焕为首的新军部势力处于有利地位,但要夺取国家的最高权力,必须首先夺取军部的控制权,即摘掉掌握军队实权的郑昇和将军。
 
1979年12月12日,全斗焕、卢泰愚等人发动政变,绑架郑昇和并迫使崔圭夏追认对其的追捕。不过,当时由于在朴正熙独裁政权下已发生多起民主化运动,面对国民对军部的反抗,新军部未立即推翻崔圭夏及其内阁。此后,大量主张民主化的活动人士“重获自由”,韩国社会悄然又有预示地刮起了一波民主化风潮。
 
“当时,大多数民众认为,独裁政权将落下帷幕,民主化即将到来。充满希望的人们将1980年初称为‘汉城之春’、‘冬日共和国结束后的民主化之春’。”对于这股民主运动之风,韩国网站“5·18民主化运动记录馆”如此形容道。同年3月,以汉城大学总学生会为首,大学生为主的活动逐渐向全国各地蔓延。
 
此后,韩国工人及学生运动如雨后春笋般大规模爆发,其中最活跃人物包括日后的韩国第14任总统金泳三和第15任总统金大中等人,此外,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也曾于当时投身学生运动。1980年5月,韩国大学生正式展开了“解除戒严”、“保障劳动三权”等斗争,开始走出校门。同月,示威浪潮扩大,民主势力将矛头直指全斗焕,要求将其罢免,并解除戒严。
 
在反对声浪愈发扩大的情形下,5月17日,全斗焕宣布全国扩大戒严,“白色恐怖”笼罩街头,所有的政治活动、国会活动被暂停,大学也被勒令停课。
 
1980年5月18日至27日,在戒严令之下,韩国全罗南道首府光州市出现规模空前的示威游行运动。全斗焕从三八线附近调回国防军前往光州镇压,戒严军切断了该地与外界的联系,并因担心局势失控向示威人群开火。官方数据统计称,最终造成至少200名无辜者遇难。
 
这一事件被称为“5·18光州事件”,该事件中,金大中被捕、金泳三被软禁,崔圭夏也在压力之下黯然下台。同年8月27日,全斗焕作为唯一候选人,在统一主体国民会议选举当中,以99.9%的得票率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当选韩国第11任总统,开始其超过7年的独裁统治。
 
尽管光州事件后全斗焕成功上台,但也有许多人认为,光州事件对韩国民主化运动来说非常重要。“虽然被残酷镇压,但它仍被认为是朝鲜战争后,长期独裁统治时期韩国民主主义斗争的关键时刻。”英国广播公司(BBC)在报道中写道,一些人认为,这些民主化运动的影响直到现在都可在韩国境内外被感受到。韩国广播公司(KBS)报道也称,光州事件堪称韩国现代史上最悲哀的事件,这起事件加速了韩国民主政治的到来。
 
由政府掌控的社会
 
全斗焕上台后,在国内政治层面,他致力于稳定经济,取得了不小的成果。据新华社此前报道, 1981年至1987年,韩国进入工业化成熟期,而1985年后,全斗焕政府开始逐步推行此前已经进行立法的全民医疗保险、国民年金和最低工资制等三项措施,注重全面建设社会保障体系。
 
《中央日报》报道也称,全斗焕政府抛弃了此前政府以增长为最重要目标的政策,出台了低物价、低利率、低汇率以及打击房地产投机等一系列优先保持稳定增速的政策。得益于此,韩国的物价水平保持稳定,同时实现了贸易盈余。
 
此外,在1981年申奥成功后,全斗焕也在朴正熙曾计划的一系列政策下推陈出新,对汉城多个方面进行改造,其中包括汉江综合开发事业的大型土木工程以及汉城市中心地区进行大规模再开发项目,对汉城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
1983年,全斗焕与时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于青瓦台 美国国家档案和记录管理局 图
 

        但与此同时,更多深层次的问题也在韩国如滚雪球般累积:劳资分配差距、城乡差距在全斗焕执政期间进一步扩大,韩国外债问题也愈发加剧;政府的管控使得大型企业的经营更加有利,财阀的形成及垄断致使中小企业处境艰难,普通民众的利益也遭受影响;政府过多干预还使得政商勾结和腐败现象滋生,从“张玲子—李熙哲诈骗案”到“日海财团舞弊案”再到此后的“利权运动案”等,全斗焕或其家人都曾参与其中,备受诟病。
 
此外,全斗焕执政时期,政党制度有明显退步、对媒体监管及民众言论及活动的管控也相当严重。但尽管如此,民主化运动并未被完全压制,在野势力也加强了攻势。
 
1984年5月,被全斗焕政权解除限制的民主运动活动家成立了“民主化推进协议会”,次年初,新韩民主党成立并跃至国会第一大在野党。该党以民众直接参选为目标,主张公开实行直接选举的总统制,在面对政府的强压下,仍在全国各地展开了一系列的动员活动。
 
1987年,在曾参与抗议活动的汉城大学(今首尔大学)学生朴钟哲被拷打致死事件败露后,韩国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据《中央日报》报道,当时,全斗焕拒绝要求修改宪法以及民主化要求,发表了“4·13护宪公告”。公告声称,根据第五共和国宪法,总统将于1988年2月将政权移交下届政府,总统大选应在年内举行。这一公告引发的民主化运动随即波及整个韩国,韩国数十座城市的数十万民众参加了示威游行,在莫大的压力下,全斗焕政权危在旦夕。
 
1987年6月,全斗焕的亲信,也是他所拣选的继任人——时任韩国国会议员卢泰愚在压力下发表了“6·29宣言”,主要内容包括对宪法进行修改、实行总统直选等8项措施。此后,全斗焕表示对该宣言“完全接受”并辞去党魁职务,1988年2月,全斗焕卸任总统,将权力和平移交至卢泰愚。
 
晚年身背多重判决
 
在1988年大韩民国国会选举中,号称“三金”的时任国会议员金大中、金泳三以及前总理金钟泌三位在野党领袖全部进入国会,同时三大在野党在国会议席的总数超过了卢泰愚的民主正义党的席位,韩国政坛出现了国会“朝小野大”的局面。在野党要求卢泰愚政府清查和处理追究第五共和国时期的一些不法事件以及对“光州事件”的责任,并对责任人进行处罚的呼声高涨。
 
这一局面使卢泰愚和全斗焕自拥有“坚实的关系”到变得“水火不容”,《东亚日报》报道称,卢泰愚对全斗焕进行了“清算”,将其“赶”往了百潭寺,迫使全斗焕与其夫人李顺子在寺内“隐居”了两年之久,卢泰愚和全斗焕的关系由此疏远。
 
然而,这并不足以平息韩国舆论对全斗焕的愤怒。1989年底,全斗焕出席了国会第五共和国问题特别委员会以及“光州事件”特别委员会的联席会议,当时,他遭到在野党议员的痛斥,不得不接受多达125个问题的书面问责。
 
1993年,韩国第14届总统金泳三就任后,强调“创造新韩国”,呼吁“变化与改革”。此后,以卢泰愚秘密资金事件的曝光为契机,针对全斗焕、卢泰愚的调查全面展开,二人及多名政界、军界及财界的重要人物都被送上了审判台。这被称为“世纪审判”,全斗焕也于当年因主导“12·12政变”、血腥镇压“5·18光州民主化运动”以及涉嫌非法挪用数千亿韩元资金被捕入狱。值得一提的是,全斗焕与卢泰愚两人虽此前已不和,但在出庭受审时,全斗焕曾紧紧握住卢泰愚的手,后者也没有甩开。
 
1996年8月,全斗焕被判处死刑,但在次年他被改判为终身监禁,并被处罚2205亿韩元(《纽约时报》报道称,这些钱是他执政期间从大公司收受贿赂的积累所得),但1997年12月,全斗焕得到候任总统金大中的特赦,并于1998年初获释。
 
在被特赦后,全斗焕的生活似乎“恢复平静”。2011年,曾有几位韩国记者称全斗焕及其家眷仍受到国家警察机构和首尔地区警察机构的双重保护,也曾有一份材料显示,2006年至2010年期间,花在全斗焕身上的安保费用高达34亿韩元。直至2019年,在韩国民众的请愿之下,韩国政府最终才撤离了其身边的安保人员。
 
直至今日,针对全斗焕的审判一直未停息。据韩联社报道,由于全斗焕对缴纳罚金持消极态度,检方于2003年向法院申请财产明细公开令,并借此没收其住宅别院和家具予以拍卖。当时,全斗焕称自己只有约29万元韩元的现金,遭到民众唾骂。此后,韩国监察厅为追征非法资金对其进行了多次突击搜查,但截至今年,全斗焕罚款仍未追缴完毕。
 
此外,全斗焕还于2018因涉嫌诽谤死者被调查。据韩联社报道,全斗焕在2017年4月出版的回忆录中声称,已故神父曹皮乌斯曾亲眼目睹“军机对民众开枪”的证言子虚乌有,并批评曹皮乌斯是“亵渎神职的无耻骗子”。2020年11月,光州地方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宣判,判处全斗焕有期徒刑8个月、缓刑2年,但检方以“一审量刑太轻”为由提起抗诉。
 
而在今年8月初的二审庭审中,针对“是否否认下令向市民开枪”、“是否有意向光州市民和遗属致歉”的提问,全斗焕保持沉默,开庭仅25分钟后便因身体不适退庭,此后再未出席。
 
11月23日,全斗焕于上午8点40分在首尔西大门区延禧洞的家中去世。不具名的韩国医疗界相关人士8月21日曾表示:“全斗焕在血检时发现癌症,从各种检查结果来看,应该是多发性骨髓瘤。”
 
《中央日报》评论委员金琎指出,对于各位前任总统而言,1980年是彼此之间“结下矛盾”的起点:假使全斗焕的新军部势力没有掌握政权,那么就不会有金大中被捕以及后来的光州事件;倘若没有光州流血事件,那么金泳三就不会下令重新审判“12·12”政变;作为一次成功的政变,“12·12”事件的当事人之所以被起诉主要是因为后来发生的光州流血事件;若没有重新审判,那么全斗焕以及卢泰愚就不会被判处死刑,而这两人与金泳三之间的矛盾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深刻;不仅如此,假使没有新军部势力,那么金泳三与金大中之间的竞争将更加放松;在没有候选人单一化的负担之下,两人很有可能通过竞争先后成为总统。
 
由此看来,韩国现代史的分界线是1980年,而全斗焕是这中间的关键人物。
 
回顾全斗焕的一生,从获得朴正熙的赏识平步青云一路走向权力巅峰,在任时一度促进了韩国经济的发展,再到因压制民主化风潮反在遭受莫大压力后下台,卸任后又因多个案件而受到审判。美联社报道曾称,1979年的“12·12政变”和光州事件是韩国现代史上最黑暗的两个篇章。对于很多韩国人来说,全斗焕这个名字与光州事件永远联系在一起,他在数个历史事件中给韩国民众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将被历史永远铭记。
 
责任编辑:邱小宸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