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奥密克戎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人物
立陶宛想靠美国“立足”?“纯属愚蠢”
2021-11-23 09:45:40 来源:环时深度观察 作者:郭媛丹 等
大号 中号 小号

11月22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立陶宛不顾中方严正抗议和反复交涉,允许台湾当局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是在国际上公然制造“一中一台”,开创了恶劣先例。

中国宣布与立陶宛的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后,立陶宛还在狡辩。

据外媒报道,立陶宛副外长曼塔斯∙阿多梅纳斯21日称,台湾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设立所谓“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不具有“外交地位”。同一天,立陶宛总理也有类似表态。

与此同时,这个国家开始向美欧“卖惨求援”。立外长兰茨贝尔吉斯声称“由于受到来自中国的压力,立面临着经济和金融问题”。欧盟在口头上表达了对立陶宛的支持。21日,欧盟委员会发言人称,不认为“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设立一事违反欧盟的一个中国原则。

欧盟,忘记自己的承诺了吗?

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张明大使上周出席一场活动时,专门回顾了欧洲经济共同体委员会副主席索姆斯1975年访华时的情形。他当时说:“欧共体的所有成员国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并就台湾问题采取了人民共和国所接受的立场。依照这些立场,我确认,欧共体不同台湾保持任何官方关系或缔结任何协定。”

连日来,中国和立陶宛在台湾问题上的交锋持续“刷屏”。到底发生了什么?立陶宛挑衅中国图什么?外媒如何评价此事?此文详细说一说。

震慑的不仅是立陶宛

18日,所谓“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挂牌运作。这是在欧洲首个以“台湾”命名的“代表处”。台湾“外交机构”一般以“台北”命名。

今年8月,立陶宛宣布允许在维尔纽斯设立这一“代表处”后,中国召回驻立陶宛大使。

对于中方的应对措施,外交部发言人上周五表示,大家可以“拭目以待”。昨天,这一“悬念”揭晓了。

中国外交部宣布,立陶宛允许台湾当局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此举公然在国际上制造“一中一台”,背弃立方在两国建交公报中所作政治承诺,损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一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普遍共识和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是中国同立陶宛发展双边关系的政治基础。鉴于中立赖以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政治基础遭到立方破坏,中国政府为了维护自己的主权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不得不将中立两国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

“中国遵守誓言,惩戒立陶宛。”“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评论说。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从最初召回大使到断然降级,这体现了中方有理有节的态度,召回大使是给了对方一个冷静期、反思期和纠错期。但立陶宛依旧毫不悔改,因此有了降级。 此举表明了中方的鲜明态度,即在涉台问题上任何国家都不能有侥幸心理,不能打马虎眼,不要试图在台湾问题上挑衅中国的底线。

中方的出发点是坚决维护一中原则,不能让立陶宛的行为对其他少数国家和政客构成示范效应。只有向立陶宛这样的挑衅行径做出强硬回应,中方的态度才能被国际社会所认识。

崔洪建强调,“未来如果立陶宛方面仍旧一意孤行,不排除存在断交的可能性”。

将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意味着两国外交关系发生倒退,历史上也曾出现过。

上世纪80年代,荷兰政府批准向台湾出售6艘潜艇,中国表示强烈反对,并召回驻荷兰大使。

虽然荷兰最终只向台湾出售了两艘,后续4艘未能成交,但中国还是在1981年5月将与荷兰的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

直至1984年2月1日,两国恢复大使级外交关系。

“回顾历史,可以看到之前中国与荷兰的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后,荷兰方面做出了一些改变和承诺,双方才恢复了大使级外交关系。现在要看立陶宛会不会有所改变。”崔洪建说。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认为:

中国与立陶宛外交关系降级,是罕见而严厉的威慑,就是“要让立陶宛感到疼”。 中立外交关系降为代办级后,意味着双方磋商与交流大门基本关闭,投资和贸易往来也基本泡汤。

中国与立陶宛外交关系降级,对欧洲的一些亲台势力也是一个震慑 ,警告他们不要试图在台湾等原则问题上挑衅中国。

11月22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强调,立陶宛走到今天这一步,明显是被某些大国所策动,但牺牲的是立陶宛的利益。我们呼吁世界上其他国家从自身根本利益出发,从国际公理和正义出发,不要被某些大国所裹挟,不要卷入无谓的对抗。

台当局“恐因小失大”

对于中国的决定,立陶宛外交部表示“遗憾”,还狡辩称,立方重申坚持一个中国政策,但“同时也有权扩大与台湾的合作,包括通过建立非外交使团”。

立副外长阿多梅纳斯21日对立陶宛新闻广播电台称:“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一样,立陶宛已经承认了北京。我们最初就十分明确地表示,我们不是在谈论建立或者开设外交代表处。”

他还称:“希望当这个代表处开始运行时,所有人会明白其性质,这种(对华)关系会正常化。”

上周四,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也说过差不多意思的话。

他称,开设该“代表处”是为了发展经济关系,不具有“外交地位”,立陶宛“寻求与整个亚洲和印太地区加强关系”。

“立陶宛最近才在澳大利亚设立大使馆,也将在韩国设立大使馆,未来还可能在台北设立代表处。”

类似说辞根本站不住脚。

据印度联合新闻社报道,立陶宛前总理斯克韦尔内利斯声称,“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成立,实际上就意味着“立陶宛将与中国大陆断交”。

而在台湾方面,也有政客将此事称为“外交里程碑”。

当然,台湾方面不乏“因小失大”的担忧声音。

台湾退休“大使”徐勉生在《中国时报》上撰文称,立陶宛人口只有280万,贸易对象一向以俄罗斯、拉脱维亚、瑞典和波兰为主,地理上距中国大陆遥远,经贸往来亦不密切。立陶宛同意台当局设“代表处”,“可换得台湾提供经贸利益”,而根据往例,“最后的苦果往往由台湾承担”。

文章说,民进党当局与洪都拉斯的“邦交”已出现警讯,如果陆方再从中使力,将诱使洪都拉斯转向。

“若洪都拉斯真的断交了,蔡政府形同是以官方的‘大使馆’换取非官方的‘台湾代表处’,因小失大,得失之间该如何计算呢?”

激怒中国,“纯属愚蠢”

说回立陶宛。

批准设立所谓“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之前,立陶宛也挑衅过中国几次。

5月,立陶宛议会通过一项有关涉疆所谓“种族灭绝”的动议。

之后,立陶宛又宣布该国退出中国-中东欧国家“17+1”合作机制,并试图拉欧盟其他国家一同退出。

立陶宛显然知道激怒中国的后果。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兰茨贝尔吉斯近日说,希望“欧盟在该国与中国的争端中给予更强有力的支持”,“当涉及印太地区时,立陶宛在外交政策领域的操作空间有限”。

当被问及立陶宛是否想要欧盟提供更多“实质支持”时,他称“将不胜感激”,并称需要的支持“包括重新安排供应链和融资,以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既然明白道理,为何要一意孤行?

看几则新闻就清楚了:

兰茨贝尔吉斯将在23日访问华盛顿,与美国讨论开放立陶宛商品进入美国市场和发展共同投资项目。

他预计会见负责经济增长、能源和环境的美国副国务卿费尔南德斯,“讨论扩大和深化互利经济关系的可能性”。

9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与立陶宛总理通话时,肯定美国与立陶宛“坚强、实质的关系”。

8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兰茨贝尔吉斯通话时,对立陶宛表达“如钢铁般坚定”的支持,声称该国正在“面对中国的胁迫”。

也就是说,立陶宛背后是美国在撑腰。现在,它似乎得到了一点“奖励”。

“立陶宛想要通过充当美国的‘反华急先锋’在全球立足。”俄卫星通讯社引述分析人士的话称,德国、法国等欧盟大国非常看重对华关系,积极寻求对华竞争和合作的平衡点。但像立陶宛这样的小国没有太多这样的顾虑,因此更愿意向美国靠近,这背后既有华盛顿的拉拢,也跟欧洲内部对中国的看法分裂有密切关联。

不过在俄罗斯《观点报》看来,“立陶宛在台湾问题上激怒中国纯属愚蠢”:

近来欧洲对中国商品的需求大增,中国到欧洲的运输线路甚至出现拥堵,而立陶宛铁路和港口运输量却在下降,收入大减。中国已几乎停止从立陶宛进口木材、鱼类和乳制品,并将立陶宛从贸易线路上删除。

《观点报》评论说,欧盟一些国家正进行一场“谁能成为美国最好朋友”的“非正式竞争”,其中,立陶宛对美国的忠诚呈现出“夸张的特征”。

无论华盛顿提出反俄还是反华要求,立陶宛都立刻加入游戏,表现得很积极,也不考虑可能造成的经济后果,好像其可以同时承受与不止一个大国的冲突。

“膨胀的心态使立陶宛无法思考自己在西方体系中扮演的角色:是与大国对抗的战斗先锋,还是一个试验模型?”

崔洪建表示:

依附美国的立陶宛政客只是为了小集团利益服务的,搭进去的却是立陶宛未来同中国关系的发展,甚至是中欧关系的政治基础,这将被证明是得不偿失的,而且这小部分人也不代表立陶宛人民或者欧洲民众的利益。

“众所周知,美国在拿立陶宛当枪使。 ”一名台湾问题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类似事情发生过很多次了,如果相关国家“闯了祸”,或者是美国的最终目的没有达成,那么这些国家点燃的“火”,美国是不会帮助他们灭掉的。

《观点报》提醒立陶宛,其邻国已有类似历史教训。上世纪90年代,拉脱维亚允许台湾在其境内开设“总领事馆”,没过几年就闭馆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国变得更加强大、更具影响力。

德国财经网19日说,有立反对党人士认为,政府需要“非常理性地预测局势”。

欧盟“力挺”立陶宛?

需要慎重考虑如何与台湾打交道的,不仅仅是立陶宛。

欧盟委员会发言人21日称,欧盟不认为台湾设立所谓“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违反一个中国原则,欧盟支持立陶宛立场。

“德国之声”就此评论称,欧盟“力挺”立陶宛。

不过有分析认为,欧洲对台湾的支持到底有多少有待观察,它既不情愿也无力介入印太地区的军事问题。

“欧盟正经历自我反省的时刻,” 欧洲议会前政治顾问费伦茨说,“我们希望与北京建立什么样的关系?我们愿意与台湾建立什么样的关系?这是仍然需要解决的两大问题。”

《纽约时报》称,欧洲在大陆的经济利益是巨大的,对台湾的关注仍是少数人的追求。

香港《南华早报》日前也披露说,对于欧洲议会提出要跟台湾达成双边投资协议,欧盟委员会并不感兴趣。

中国驻欧盟使团团长张明大使上周出席欧洲政策中心“60分钟吹风会”时,回顾了欧方领导人在中欧建交之初作出的承诺:

“欧共体的所有成员国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并就台湾问题采取了人民共和国所接受的立场。依照这些立场,我确认,欧共体不同台湾保持任何官方关系或缔结任何协定。”

“这一承诺对欧盟及其成员国构成法定义务和约束,欧方应该言而有信。” 张明说,一些人似乎认为台湾是一张可以打、很好打的牌,认为可以通过它损害中国的利益,但这种行径绝不可能改变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事实。

来源:环球时报|郭媛丹 曹思琦 徐可越 张天行 青木 柳玉鹏 辛斌

责任编辑:蔡晓慧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