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冬奥会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人物
30亿赏金的“绝命毒师”,栽在天降特种兵手里
2021-11-04 09:42:51 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二水
大号 中号 小号


 

被捕后,恶贯满盈的乌苏加对抓捕人员说,“你们打败了我”。为了这句话,哥伦比亚政府花费了20多年。

|作者:二水

|编审:苏苏

在500多名特种兵和22架直升飞机设下的天罗地网,号称有8层“警戒保护”的哥伦比亚大毒枭“奥托涅尔”,在自己的毒巢被生擒!

奥托涅尔本名为代罗·安东尼奥·乌苏加,是活跃在哥伦比亚境内的毒品犯罪团伙“海湾帮”头目。该国总统杜克形容其为“世界上最令人恐惧的毒贩”。
 

·乌苏加。
 

哥政府曾悬赏30亿比索(1比索约合0.0017元人民币)征求有关乌苏加下落的线索,对他发出168份逮捕令,美国缉毒局也开出500万美元(1美元约合6.4元人民币)的悬赏通缉令来追捕他。然而,退伍兵出身的乌苏加非常狡猾,多次侥幸逃脱抓捕。

此次被捕后,恶贯满盈的乌苏加对抓捕人员说,“你们打败了我”。为了这句话,哥政府花费了20多年。
 

遭手下“叛变”的毒枭

据多家外媒报道,此次将乌苏加成功抓捕,离不开美、英两国的情报。

过去,乌苏加掌控的“海湾帮”一直以哥伦比亚的乌拉巴湾为据点制毒贩毒,还控制了加勒比海地区的海路,用快艇把毒品运出去。打通了海陆航线之后,“海湾帮”开始扩张贩毒网络,与哥斯达黎加、洪都拉斯、巴拿马、危地马拉和墨西哥的贩毒集团保持着业务关系,其中就包括臭名昭著的锡那罗亚贩毒集团,其头目古兹曼正在美国接受审判。


·古兹曼。
 

此外,“海湾帮”的毒品也多次销往美国。据外媒报道,“海湾帮”向美国输入了至少73吨可卡因。美国政府早就对这群人恨得牙痒痒。美国务院对其的评价是“全副武装、极端暴力”,堪比恐怖组织。

2009年,美国缉毒局起诉了乌苏加,并对其发出全球通缉令。可乌苏加与部下常年隐蔽在哥伦比亚的丛林深处,美国缉毒局不敢贸然行事,只能加强与哥伦比亚政府的合作,做进一步打算。

在情报文件中,乌苏加被这样记录着:长久以来,他的身边跟着多位保镖,生活在毫无人烟的地方,住得也很简陋,经常在木头和稻草搭建的“安全屋”里住个几天,然后再换地方住,吃的食物也是在丛林捉到的动物。为了避免行踪暴露,乌苏加没有手机和其他通讯设备,有专门传口信的“信使”与组织成员交流。
 

·乌苏加。
 

即便如此,美国情报人员还是通过卫星图像追踪到了乌苏加的行踪。路透社表示,哥伦比亚一位警官曝出,此次抓捕乌苏加如此顺利,很大程度受益于乌苏加手下的叛变。

10月24日,哥伦比亚政府出动500多名特种兵和22架直升飞机,组织了一场大规模联合突击行动,将藏身于安蒂奥基亚省荒凉山区的乌苏加抓捕。

也许这位大毒枭早料到自己会被擒。有消息称,他看见从天而降的大批特种兵后,没有抵抗,而是命令身边的武装分子放下武器,双方没有发生任何交火。媒体还拍到他露出笑容的画面,让人恐惧。
 

·乌苏加面对镜头露出神秘笑容。
 

靠“跳槽”扩充实权

得知乌苏加被捕后,他的母亲安娜·塞尔萨·戴维对媒体表示,此前一直担心儿子死无葬身之地。她希望儿子最好一直在监狱里,永远不要出来。戴维是一位虔诚的宗教信徒,希望儿子在狱中悔改,死后可以上天堂。
 

·乌苏加。
 

戴维育有9个孩子,乌苏加排名老七。她已许久未见到这个儿子了,其被捕的消息也是通过媒体报道得知的。在母亲的印象里,乌苏加是个害羞的孩子。18岁那年,乌苏加带着弟弟胡安德迪奥斯参加了“哥伦比亚人民解放军”,这是一支当时控制着新安蒂奥基亚(哥伦比亚的一个省份)的游击队。她表示,儿子不是革命者,是被人拉着去的。

但在别人眼中,乌苏加又有着另外一个面孔。一位曾与他打过仗的前武装分子说,他参加过多场战斗,还因表现出色获得了一些指挥权。

1991年,乌苏加兄弟从“哥伦比亚人民解放军”退出,加入了左翼分子的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简称“哥武”)。这支游击队成立于1964年,以毒品走私交易、绑架人质换取赎金为营生。加入“哥武”没多久,乌苏加兄弟就“叛变”,成为敌对方哥伦比亚联合自卫力量(简称“联合自卫力量”)的一员。

“联合自卫力量”的创始人是卡斯塔尼奥,其父亲在1981年被“哥武”杀死,两派就此结下梁子。卡斯塔尼奥心狠手辣,口号是吞并所有游击队。靠“黑吃黑”的方式,“联合自卫力量”在短时间内扩建至5000多人,是哥伦比亚第二大反政府武装,1989年被哥政府宣布为非法组织。

从仇家“跳槽”过来的乌苏加,给卡斯塔尼奥提供了不少老东家的内部线索,深得其信任,对方更是将自己的一部分毒品生意给他打理。

·乌苏加。
 

到了2003年,拥有1.5万名成员,分为21个阵线的“联合自卫力量”,让当时的哥伦比亚政府和美国司法部担忧,随时会引发不可控制的暴力行为,开始对“联合力量”以及卡斯塔尼奥加大打击力度。

与此同时,卡斯塔尼奥也发现“联合自卫力量”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他决定被“招安”。2004年,一些顽固分子不满组织被解散,绑架了卡斯塔尼奥,将他残忍处死。

就在“联合自卫力量”混乱之时,乌苏加带领残余势力投靠另一位毒枭丹尼尔·伦登·埃雷拉的“哥伦比亚联合自卫军”(简称“联合自卫军”)。在这里,乌苏加再次被组织认可,他被任命为组织的小头目,负责洗钱和处理勒索来的款项。2009年,埃雷拉被抓捕,乌苏加正式接管了“联合自卫军”,并改名为“海湾帮”。
 

公然向政府叫嚣

做了掌门人的乌苏加,模仿卡斯塔尼奥“黑吃黑”的方法,在哥伦比亚国内迅速扩张,吞下多个组织的毒品生意和地盘。

很快,“海湾帮”的组织人数从原来的1800多人扩充到了鼎盛时期的3000多人,运营着本国最大的可卡因贩毒网络,从事非法矿物开采,拥有比政府部队更猛的军火设备。另外,乌苏加还利用行贿笼络了大批政府官员和检察官,以便让自己的毒品生意顺利进行。

为解决乌苏加这个心头之患,哥政府想尽了一切办法。他有过作战经历,再加上个性多疑,从不轻易向身边人透露做事规划,哥政府一直摸不清乌苏加的行踪。
 

·哥伦比亚特种兵派出直升机侦查乌苏加的下落。
 

哥政府曾对乌苏加发起一系列扫荡行动。2012年,跟随乌苏加闯荡多年的弟弟在一次行动中被打死。恼怒的乌苏加下令武装分子在多个省份发动暴乱行动,动静闹得最大的一次要属2016年的武装罢工。

当年,哥政府发起比以往规模都大的“阿伽门农行动”,组建一个由1000人组成的特殊机构,展开对乌苏加的追查。在那次行动中,“海湾帮”被严重打击,乌苏加的财务状况也被暴露,不得不四处转移活动地点。

“阿伽门农行动”过后,被逼急了的乌苏加让部下在哥伦比亚国内的80多个地区发起骚乱,烧公交车,逼迫学校、医院关门。同时,一些组织成员还对警方下毒手。据媒体报道,有6名警察和2名军人死于他们的暗杀行动。胆大包天的“海湾帮”,竟在事后向警队和军队支付安慰费用200万比索(约合25万元人民币),其公然叫嚣的行径让哥政府颜面无存。

2018年,哥政府再次加大对“阿伽门农行动”的打击力度,将抓捕行动的人数扩增至近3000人。这种持续的压力削弱了乌苏加的力量,他目睹了最亲密的顾问被捕或被杀,自己的兄弟和妹妹也被逮捕并引渡到美国。

·哥伦比亚政府在一次行动中缴获“海湾帮”12吨可卡因,价值3.6亿美元。 

随着乌苏加本人的到案,哥伦比亚政府正式对他提起一份犯罪清单,指控他严重杀人、非法招募、共谋犯罪、勒索和绑架、恐怖主义、非法携带武器、贩毒和非法招募未成年人等罪名。目前,他被关在某军事基地里,等待引渡美国受审,已有3家美国法院对乌苏加提出引渡申请。

《纽约时报》写道,乌苏加的落网被哥伦比亚现政府视为一场久违的胜利。杜克上任总统以来,长期主张遏制国内暴力,他在电视讲话中表示,“这是哥伦比亚在本世纪对毒品团伙最沉重的一次打击。”在未来的几个月里,哥政府会继续对“海湾帮”的剩余势力施加压力,同时将打击行动扩大到非法武装组织活动的地区。

·哥伦比亚总统杜克(中)就乌苏加被抓发表讲话。
 

不过,也有相关人士指出,抓获乌苏加固然重要。但其被捕后,“海湾帮”内部其他人将会竞相取代其领导地位,届时可能会出现暴力冲突和内部权力斗争。而且,仅一人被捕,也不太可能改变哥伦比亚毒品交易的现状。因为毒品交易的巨大经济诱惑,足以让一些人走上种毒和贩毒之路,哥伦比亚打击毒品的路还远远未到尽头。

责任编辑:李佩蔺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