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冬奥会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人物
“鱿鱼游戏”,正在韩国政坛上演!
2021-10-30 22:56:00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丁洁芸 张静
大号 中号 小号

 

继韩国电影《寄生虫》2019年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异彩后,网飞(Netflix)原创韩剧《鱿鱼游戏》近期再次引发全球性话题。揭露现实问题的影视作品逐渐成为韩国流行文化走向世界的主力,这是否能为韩国的国际影响力带来积极正面的影响吗?

与此同时,韩国政坛真实的“鱿鱼游戏”——明年3月的总统大选也正在上演。政客们利用剧情互相攻讦,展开了一场玩弄人心与金钱的大戏。

记者 | 丁洁芸 等

最近,韩剧《鱿鱼游戏》火遍全球,引发舆论热烈讨论。

怎么个火法?先讲个我身边的真实故事。同事的女儿今年9岁,在北京朝阳区一小学上4年级。一天放学,同事问女儿今天过得怎么样。孩子说:“很好啊,今天跟同学们玩鱿鱼游戏了。”

妈妈吓得一惊,赶紧问:“什么鱿鱼游戏?”孩子回答说:“就是一二三木头人啊!”妈妈追问:“你怎么知道鱿鱼游戏的?”孩子回答:“同学教的啊,有的同学经常上网看视频。”

其实,这位同事早就偷偷看过韩剧《鱿鱼游戏》了,但是她万万没想到,小学生们竟然也知道“鱿鱼游戏”。想到这部剧中的场景实在太过于暴力、残忍,同事赶紧给班主任老师发微信,说千万不能让孩子们接触“鱿鱼游戏”这类的视频,孩子思想不成熟,万一被这种韩剧给带偏可咋办。

也许有朋友没看过《鱿鱼游戏》,我们先简单介绍一下这部争议巨大的韩剧。

《鱿鱼游戏》的剧名,来源于一款类似攻守进阶版跳房子的儿童游戏,讲述数百名为生活所困的人,为了456亿韩元、约合2.5亿元人民币的奖金,参加了6个“生死逃杀游戏”的故事。

在儿童游戏的外表下,其本质是场生存游戏——456个韩国社会的边缘人,在走投无路之际被神秘组织以巨额奖金为诱饵,走进了“生死逃杀”的密室。

虽然终极奖金高达456亿韩元,但要获得奖金、走出密室,代价是其余455人的生命,只有一人能活着出来。

 

虽然这部韩剧内容是虚构的,却深刻揭露了韩国社会存在的不平等、贫富悬殊等问题,在韩国内外引发强烈共鸣,并成为全球性话题。

今天我们不谈论它的争议,重点说说“鱿鱼游戏”与韩国社会的真实联系,以及它究竟给韩国带来了什么。在韩国舆论看来,韩国政坛正在上演的就类似一场“鱿鱼游戏”——只不过没有如此赤裸裸的暴力。

明年3月韩国将进行总统大选。10月初,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内中左翼标签明显的前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在党内竞争中出乎意料地成功出线,他高喊全民基本收入的口号,似乎与当前韩国民众对公平的追求不谋而合。而在大选这场激烈的竞争中,《鱿鱼游戏》的爆火也让它成为政客们讨论如何解决社会问题、争取选票优势的有力工具。

《华盛顿邮报》称,随着《鱿鱼游戏》在国际上大获成功,包括李在明在内的多名政客利用该剧的剧情,以极其隐晦的方式对竞争对手展开攻击。

“《鱿鱼游戏》很流行,而‘国民力量’似乎在玩另一个‘50亿游戏’。”报道称,上个月,李在明把保守派对手比喻成了电视剧里的幕后黑手。他认为,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是为有钱人服务的,是资本游戏背后的大Boss。

据韩国媒体报道,这一比喻的来源是“国民力量”议员郭尚道的儿子。他从一家名叫“火天大有”的资产管理公司离职后,收到高达50亿韩元的离职补偿金。

消息一出,韩国举国哗然:郭议员的儿子只是一名普通职员,何德何能拿这么高的补偿?这笔天价“补偿金”在平均年收入仅3743万韩元的韩国年轻人眼中,是非常震撼的。人们怀疑,这笔钱是“火天大有”假借离职遣散费名义在行贿。压力之下,郭尚道于9月26日宣布退党。

而与此同时,正在寻求“国民力量”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洪准杓也玩起了“鱿鱼游戏”梗。“现在,总统选举就像一场‘鱿鱼游戏’。”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那些犯下各种腐败罪行的人,冒着生命危险参加这场游戏,企图获取巨额奖金,却在最后一刻成了输家。”

洪准杓还说,为了攻击对手,“剧中在最后走过玻璃桥的游戏中,韩美女抱住背叛自己的张德秀跳桥的场景,让人想起了某位候选人。”此前,李在明曾被韩国女演员金扶宣指控与自己发生婚外情。

四川大学匹兹堡学院韩国电影专家郑雅妍分析称,作为亚洲最富有国家之一的韩国,《鱿鱼游戏》的情节令韩国年轻人产生强烈共鸣。

“赢得巨额资金的前景对于今天的年轻人非常有吸引力,尽管你的手上可能沾满鲜血。”郑雅妍说,“政客们利用‘鱿鱼游戏’……声称他们将通过奖励努力工作,来创造一个更公平的社会,但他们没有真正考虑到其中的矛盾,也没有考虑到某些群体已经在体制中处于不利地位。”

“如果有456亿韩元的奖金,我也想参与鱿鱼游戏”“还有人只是被淘汰,连参与游戏的机会都没有”,面对疫情给经济带来重创以及巨大的生活和社会压力,韩国民众纷纷在社交媒体上抱怨。

《韩民族新闻》评论称,《鱿鱼游戏》不仅展现了鲜血淋漓的残酷剧情,更形象地描绘了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中优胜劣汰、弱肉强食、赢者通吃的社会现实。

在剧中,那些因在“金钱战争”中失败而被社会淘汰的弱者,仍一心想加入胜利者的行列,抱着哪怕是抓住救命稻草也好的心态,加入几乎没有胜算的生存游戏,以其悲惨的死亡给游戏组织者以施虐的快乐。这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及新冠疫情导致社会两极分化更加严重的全球观众而言,极易引发共鸣。

另一方面,从《寄生虫》到 《鱿鱼游戏》,韩剧大获成功,屡屡在世界受到热捧。然而,韩国流行文化的成功真能成为其“软实力”的重要工具吗?

韩国延世大学政治学教授朴明林撰文称,不知何时起,韩国文化走向世界已经成为家常便饭。《寄生虫》和防弹少年团之后,《鱿鱼游戏》会成为21世纪韩国文化的一部分。

但有韩媒表示,如果说电影《寄生虫》是通过地下室、半地下室、一楼、二楼等垂直标准划分的空间来象征阶级差距,那么《鱿鱼游戏》就是韩国社会走向无限竞争的缩影,是对韩国这个“债务共和国”的控诉。

“《鱿鱼游戏》就是当前韩国悲伤的自画像”,韩联社25日作出这样的评价,因为经合组织当天发布的一则消息引发韩国社会广泛关注:韩国2018年至2019年的相对贫困率为16.7%,在37个接受调查的成员国中排名第四,这意味着六分之一的韩国人没有享受到大多数社会成员所享有的生活水平。这种相对贫困率的统计数据与《鱿鱼游戏》受到全球关注形成强烈对比,“留下了苦涩的回味”。

英国《经济学人》认为,很难说利用流行文化的成功来加强国家软实力建设的努力是否会有回报。韩国最受欢迎的电影和电视过于关注社会问题,以至于无法进行“民族主义公关活动”,连朝鲜的宣传机构都用它来说明韩国的生活有多么恐怖。

有些人可能会争辩说,美国的流行文化加速了苏联的解体,但实际上苏联内部经济体系的功能失调带来的影响可能更大。“软实力”还不足以克服巨大的失误或弱点。

来源:环球时报 | 丁洁芸 张静

责任编辑:冯小珏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