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奥密克戎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人物
文在寅呼吁结束半岛战争状态,“三年前的春天”还可否重现?
2021-09-23 14:35:45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王昕然
大号 中号 小号
 
  “我们金正恩委员长历史上首次跨过南北军事分界线的这个瞬间,这一刻板门店不再是分裂的标志,而是和平的象征。”
 
  2018年4月27日,上任不到一年的韩国总统文在寅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板门店韩方一侧“和平之家”举行会晤。当时,文在寅看着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如此说道。
 
  这一会晤在当时引起了极大关注,多数分析人士认为,半岛局势显现出积极发展的迹象,也有媒体用“历史转折点”、“重要里程碑”对此形容。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对朝鲜持温和态度、主张南北对话的文在寅的推动下,《板门店宣言》和《平壤共同宣言》相继发表,“回暖”气氛也一度高涨。
 
  然而,这一切都在2019年初朝美领导人于越南河内的会晤无果而终后戛然而止,此后甚至发生了一系列事件导致朝韩关系陷入僵局。尽管朝韩通讯联络渠道曾于今年7月重启,但“希望的曙光”又在不到半个月后再次黯淡。
 
  今年9月19日至23日晚,文在寅前往美国纽约、檀香山进行为期5天的国事访问。在此次行程中,他再次呼吁结束朝鲜半岛的战争状态。
 
  文在寅在出席第76届联合国大会时坦言,“朝鲜半岛和平的起点始终是对话与合作,希望朝韩、朝美对话尽快重启,我将在剩下的任期内为实现朝鲜半岛共赢与合作全力以赴。”
 
  文在寅任上四年曾多次对朝方发出积极信号,缓解紧张局势,也曾因此遭受国内指其对朝软弱的批评声。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对朝政策变数连连,文在寅被迫应对,也曾将希望寄托于现任美国总统拜登,渴望由后者恢复半岛关系。朝韩关系变得怎么样,还会变成怎么样,回望“三年前的春天”,当下的局势似乎已是大不相同。
[page]
  重要月份的遗憾
 
  “9月是朝韩关系的重要月份。”本月初,《韩国时报》曾就文在寅参加联合国大会评论道,这是在其明年5月卸任前改善朝韩关系的“最后努力”,文在寅可能会发出一系列“和平信号”,并希望得到回应。
 
  的确,今年9月对于韩国和朝鲜两国来说,都是不平凡的一个月。30年前的9月17日,朝鲜和韩国同时加入联合国,成为正式会员国。而3年前的9月19日,文在寅与金正恩两人在平壤签署《9月平壤共同宣言》,就早日推动半岛无核化进程、加强南北交流与合作、努力把朝鲜半岛建成永久和平地带等达成一致。
 
  当时,朝韩还签署了《<板门店宣言>军事领域履行协议》,作为《9月平壤共同宣言》的附属协议,双方决定将积极采取实质性措施,终结包括非军事区在内的军事敌对关系,把朝鲜半岛建设成“永久的和平地带”。
 
  不过,这一协议究竟有多少成果?目前外界仍未能对其进行有效评估。《韩国时报》报道称,朝韩联合军事委员会在尚未被组建时,便发生了朝方表示将关闭位于开城工业园区的朝韩联络办公室、切断朝韩之间的一切通讯联络线、乃至最后爆破位于朝鲜开城工业园的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等一系列事件,这些使朝韩关系一度恶化。
 
  尽管朝韩通讯联络渠道曾短暂恢复,但今年8月初的韩美军演“如期”触动了半岛神经,此后朝韩接连射导更是让局势愈发紧张,令人担忧。
 
  “朝韩关系岌岌可危。”《韩民族日报》于9月17日评论称,朝韩双方表面释放的信号既尖锐又复杂。
 
  “在过去4年里热衷于推进‘朝鲜半岛和平进程’的文在寅政府,反而在推进“自主国防”的过程中,使朝韩关系陷入了岌岌可危的‘两难境地’。”报道写道。
[page]
  四年确有成果
 
  “作为一个普通韩国民众,在我眼中,文在寅政府在朝韩关系上的政策做得非常不错。”年过四旬的韩国民众卢先生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自己不希望有“战争”,而文在寅政府自上台后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使朝韩关系较为稳定。卢先生还提到,虽然2017年文在寅上台时朝鲜和美国曾有过关系非常紧张的时期,但这一局势在次年就有所改变。
 
  的确,2017年,朝鲜和美国最高领导人之间曾不乏“口水战”,两国的冲突也曾一度激化。德国柏林自由大学朝鲜问题专家巴尔巴赫(Eric Ballbach)彼时就曾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2017年美国和韩国举行了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与此同时朝鲜在这一年进行了次数颇多的导弹试射,再加上当时朝韩几乎没有公开的对话渠道这一背景,很容易造成双方之间的误解,甚至“可能导致军事冲突”。
 
  而自2018年起,从朝韩时隔两年重启高级别会谈、朝鲜高级别代表团于平昌冬奥会期间对韩国进行访问,再到朝方表态“有充分意愿与美对话”、两国开通首脑热线及朝韩第三次首脑会晤,2017年的“危机状态”也在逐渐缓和。
 
  这一系列的会晤确实有成果,回望《9月平壤共同宣言》,韩国统一研究院朝鲜研究室室长洪敏在《韩民族日报》上的刊文中强调,在签署《停战协定》和《9月平壤共同宣言》之前,韩朝之间的敌对行为多达三千多起,但在过去三年,双方未发生过一起军事冲突。此外,韩朝两国一直坚定地遵守着在边境地区停止互相敌对行为的协议。这使得两国间的军事稳定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
 
  “这一数字真实反映出该宣言的成果”。洪敏写道。一位不具名的分析人士也对澎湃新闻表示,南北关系是朝鲜半岛的一个核心要素,若是关系不稳定,则什么都有可能会发生,“从稳定朝鲜半岛关系来看,文在寅政府还是有一定的作用。”
 
  “进步派的核心基调就是开展对话,从民族角度来考虑问题。”对于文在寅政府就朝韩关系采取的政策,该名分析人士指出,尽管这些政策并不起决定作用,但对于维护稳定是有贡献的。
[page]
  问题难解
 
  在联合国大会中,文在寅再次呼吁国际社会为促成朝鲜半岛终战宣言凝聚合力,并表示发表终战宣言才能开启不可逆的无核化与永久和平时代。尽管文在寅的表态掷地有声,但在其仅剩的近八个月任期中,这一建议是否还存在希望?多家韩媒给出了否定意见。
 
  《中央日报》报道称,对于朝鲜来说,目前最重要的是解除或放宽对朝制裁,因此朝鲜对终战宣言可表现出多大程度上的关注尚存疑。此外,这一“终战宣言”可在多大程度上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也是一个未知数。《韩国时报》也指出,考虑到朝韩关系仍因朝鲜“射弹”陷入僵局,朝鲜也依旧对于美韩发出的“对话倡议”保持沉默,文在寅的呼吁似乎缺乏一定的“可行性”。
 
  “朝韩关系是否会有实质性发展,主要还是取决于美国。倘若美国做出一些实际行动的话,那么在文在寅剩余任期中,朝韩之间也有出现外交上的进展,甚至是首脑会谈的可能性。”不具名的分析人士对澎湃新闻指出,但从实际情况上来看,美国还尚未把外交重点放在朝鲜问题上,对于这一问题,拜登也很清楚这在短期内解决不了。
 
  “所以拜登的表态更多的是原则性表态,更多的是为了安抚盟友。假使拜登政府真的想解决这一问题,或是想把对朝政策落到实际层面的话,可能也会等下一届政府上台、对朝政策基调稳定后再采取更多实际性行动。”该名分析人士指出。
 
  此外,朝鲜方面的态度也是一大影响因素。现任韩国国会议员太永浩对《韩国时报》表示,只有在朝鲜采取有意义的无核化措施后,各方才应该考虑终战宣言,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仍旧是比较困难的。
 
  “虽然文在寅政府会继续推动对朝和解政策,但韩国从来不是朝鲜半岛局势的掌舵者,而是一个重要的斡旋者。”在此前的采访中,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副教授王箫轲曾对澎湃新闻表示。虽然对于朝韩问题,在多方因素交杂之下,局势瞬息万变,但文在寅对于改善韩朝关系的追求一直贯彻了其多年任期。
 
  “这一问题是我们国家的总统需要背负的一个问题。”卢先生说道,韩语中有一个词,读音叫“穷余之策”。“它的意思是‘没有办法,所以只能采用这样的方式’。”卢先生说道,至于文在寅的对朝政策,自己与其说赞同,不如说可以理解,“也许我是韩国总统,也只能选择那一条路。”
 
责任编辑:李佩蔺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