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残奥会
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视野
 
巴黎凯旋门“正在消隐”,艺术家克里斯托遗愿将实现
2021-09-15 10:21:25 来源:澎湃新闻
大号 中号 小号
  将巴黎凯旋门包裹于银蓝色的织物与红绳中,是已故的大地艺术家克里斯托和妻子珍妮-克劳德长达近60年的梦想。
 
  今年7月,这一包裹项目正式启动,在搭建完脚手架后,9月12日,工作人员开始为凯旋门挂上一条条银蓝色织物。据悉,这一项目将于9月18日完成,并于10月3日拆除。
 
  “人们可以在凯旋门周围走动并触摸材料。这是一件活生生的艺术品,随风而动。”
 
  凯旋门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纪念性地标之一。9月12日,当太阳从巴黎市中心升起后不久,第一批穿着橙色衣服的技术人员跳上凯旋门的顶部,开始沿着绳索向下滑,为凯旋门展开一条在晨光中闪闪发光的银蓝色织物。
 
  当第一个滑索者从离地面50米的地方越过凯旋门顶部时,有人鼓掌了,但在周围观看的大多数人都是屏住呼吸。这是一个缓慢而细致的操作,要求技术人员们每隔几米就需要调整织物的褶皱,同时避免接触凯旋门建筑本身。随着越来越多的材料和工作人员的出现,人们对这项大规模结合艺术和工程的手术感到兴奋、激动和紧张。据悉,这是一个95人的工程团队。

\
当地时间2021年9月12日,法国巴黎,保加利亚艺术家克里斯托(Christo Vladimirov Javacheff)设计的巴黎凯旋门包裹项目正在进行中,凯旋门包裹了蓝银色织物。
 
\
当地时间2021年9月12日,法国巴黎,工人们在凯旋门上工作。
 
\
当地时间2021年9月12日,法国巴黎,日落时分,包裹中的凯旋门。
 
  凯旋门拱门将包裹在2.5万平方米的可循环利用聚丙烯织物中,并由3000米长的可循环利用红绳加以固定。这是已故的大地艺术家克里斯托(Christo Vladimirov Javacheff))与妻子珍妮-克劳德(Jeanne-Claude)于1962年制定的计划。如今,这一包裹项目已进入最后阶段,并计划于9月18日完成。这一项目将实现克里斯托和妻子珍妮-克劳德长达近60年的梦想。
 
  “他们做了一组照片蒙太奇,展示这个项目实现的样子,但事实上,他们从来没有提过要真的实现,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拿不到必要的许可,”克里斯托的侄子弗拉基米罗夫·贾瓦契夫(Vladimir Javacheff)在此前接受《卫报》采访时说道。
 
  “今天,我们能够在克里斯托不在的情况下进行这个项目,是因为他们(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已经留下了每一个视觉和艺术上的细节。这个项目是100%的克里斯托与珍妮-克劳德作品。”贾瓦契夫表示。
 
  2017年,为了配合克里斯托展览,包裹凯旋门的项目重新被提上议程,并得到了巴黎市政当局和监管公共纪念碑的法国国家历史文物中心(Centre des monuments nationaux)的许可。施工队将在7月14日香榭丽舍大道举行的法国国庆日纪念活动结束后,开始为期12个月的施工,并于9月18日前完成。
 
\
克里斯托与妻子珍妮-克劳德
 
\
克里斯托与他的“包裹凯旋门”方案,2019
 
  自7月以来,工程师和施工团队一直在夜以继日地工作,准备为凯旋门搭建脚手架,用以将织物与纪念碑保持距离。和克里斯托的大部分作品一样,这会是一个临时作品。10月3日,包裹将被及时拆除,为11月的停战日(Armistice Day)纪念活动做准备。在作品的筹备与展示期间,凯旋门无名烈士墓前的“永恒火焰”(The Eternal Flame)将持续燃烧。
 
  一如克里斯托之前的项目,包裹凯旋门项目的资金全部来自出售艺术家的研究筹备资料、绘画、拼贴画、比例模型,以及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的作品及其他公共项目的原版版画,不会获取任何公共资金。
 
  1935年,克里斯托在保加利亚出生,1957年流亡东欧,他从布拉格逃往维也纳,然后再去了巴黎,在那里遇到了法国女子珍妮-克劳德,两人后来成为生活与艺术上的伴侣,直到2009年珍妮-克劳德去世。
 
  早在年轻时代,克里斯托已经对物体因捆扎包裹后而产生的效果萌生了兴趣,沙发、桌子、自行车,日常物品在包裹后被艺术家加以“陌生化”,而“陌生化”正是艺术所需要达到的效果。在克里斯托看来,“包裹”给了物体新的身份,通过隐藏来揭示更多。之后,他将这一观念继续延展,从包裹物品到包裹美术馆、商店、街道、大楼,以及桥梁。
 
  对于包裹的效果,克里斯托引用罗丹的雕塑来解释:罗丹曾做过许多巴尔扎克的雕像,第一个版本中的巴尔扎克有着大肚腩和瘦腿,而当他在其雕塑身上裹上不了后,雕塑的效果就诞生了,这正是今天伫立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花园中的杰作:身披睡袍的巴尔扎克。这与布料之于新桥(Pont-Neuf)或柏林国会大厦(Reichstag)的意义如出一辙:流动的、带着反光的布料在空气中随风飘荡,建筑上的窗户、小雕饰及其他装饰全被忽略了,只有最基本、最抽象的形状被强调出来。“那些琐碎和平庸的东西都不见了,只剩下建筑最本质的比例被呈现出来。”
 
\
蓬皮杜展览上,克里斯托在20世纪60年代创作的小型包裹作品图:Julien Mignot
 
  新桥与柏林国会大厦也是克里斯托与珍妮-克劳德最负有盛名的作品之一。1995年6月17日,距柏林墙倒塌不到六年,德国柏林国会大厦被10万平方米的银白色丙烯面料和1.5万米的深蓝绳索包裹起来,成为一座通体闪烁着银色光芒的大地雕塑。原本建筑的肌理被全部覆盖遮挡,变成一座简单到极致的几何抽象物体。他用柔软而感性的布料把一个政治体包裹成了一个艺术雕塑。让人们用不同的眼光去看待和感受这个世界。而在1975年开始的长达十年的巴黎新桥项目中,他们又用4万多平方米布料将这座塞纳河上最古老的桥梁包裹起来。这座桥建于1606年,经历过各种改建、扩建与重建。而克里斯托与珍妮-克劳德的包裹延续了其不断变化的传统。他们在桥的表面附上织物,强调了新桥的比例和细节。
 
\
1995年,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的《包装国会大厦》,他们用铝纤维覆盖了柏林的德国国会大厦。
 
\
克里斯托为《包裹的新桥》所作速写
 
\
《包裹的新桥》,巴黎,1975—85图:Wolfgang Volz 1985©Christo and Jeanne-Claude Foundation
 
  巴黎市长安娜·伊达尔戈(Anne Hidalgo)表示,“在新桥项目过去35年后,克里斯托与珍妮-克劳德最富有雄心的项目之一即将揭晓……凯旋门将根据克里斯托的愿望进行包裹,突出我们的首都和我们历史中的这座标志性纪念碑的意义。在克里斯托去世一年多后的今年,巴黎仍在续写这位伟大艺术家的作品。我们有机会向他致谢,并捍卫我们对于当代创作的喜爱。”据悉,凯旋门包裹计划原定于去年同克里斯托的蓬皮杜展共同展开,但由于疫情而遭到推迟。
 
  去年,在去世前不久,克里斯托在一次采访中坦言,凯旋门包裹计划非常特别,“一切都来的很突然。这个提议要追溯到1962年,但是突然就得到了批准。”克里斯托说道,他几乎花了18个月的时间来草拟这一项目的细节。“我们在新桥上花了10年时间,在德国国会大厦上花了25年之久,中途被拒绝了三次。我们为纽约的《门》(Gates)等待了26年,吃过一次又一次闭门羹。这不是耐心,珍妮-克劳德说过,这是热情。”
 
  据悉,在材料和绳索固定好后,将开始一个严格的过程,即检查艺术品并确保完成的包裹项目看起来与克里斯托图纸中的设想完全一致。弗拉基米罗夫·贾瓦契夫表示:“人们可以在凯旋门周围走动并触摸材料。这是一件活生生的艺术品,随风而动。”
 
  当被问及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时,贾瓦契夫回答说:“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相信他们的工作最终是关于自由的。没有人可以拥有这件艺术品,即使是他们自己也不行。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意义,每一个意义都是重要和正确的。”
 
\
包裹凯旋门,照片蒙太奇图:Estate of Christo Javacheff
 
  德国工程公司SBP的迈克·施莱奇(Mike Schlaich)表示:“我们很自豪能成为团队成员来完成克里斯托的梦想。这是一件美妙的事情,一件美妙的艺术品。这正是克里斯托想要的。我们工程师必须学习艺术家的语言。”
 
  克里斯托的工程顾问之一文斯·达文波特(Vince Davenport)与他共事了35年,他说:“任何克里斯托项目的特殊挑战在于,它始终是第一次;以前从来没有做过,以后也不会再做了。我们真的希望克里斯托在这里看到它。”
 
  凯旋门包裹项目将于9月18日正式开放,并于10月3日拆除。巴黎纪念碑官员将监督该项目,以确保凯旋门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本文综合自《卫报》及澎湃新闻此前报道)
责任编辑:邱小宸
关键词: 凯旋门包裹项目 克里斯托 大地艺术 珍妮-克劳德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