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巴黎奥运会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

观察|“最活跃”当选总统:普拉博沃的政治秀

2024-06-22 11:14:59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许振华
大号 中号 小号

6月20日,印尼当选总统、现任国防部长普拉博沃被授予印尼警察最高功勋,以表彰他在正式就任总统约4个月前“对警察部队的支持和贡献”。今年10月20日,普拉博沃将在新首都努桑塔拉(Nusantara)宣誓就职,在准备就职前夕,他已在印尼国内外积极活动,大量曝光和发声。就在被授勋同日,他还和刚刚开启第三任期的印度总理莫迪通电话,讨论如何加强印尼和印度间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据新华社报道,6月初,普拉博沃以国防部长和当选总统身份在新加坡参加第21届香格里拉对话会(香会),曾代表印尼提出乌克兰和平倡议的他还在活动上会见了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6月中旬,普拉博沃以总统佐科代表身份前往约旦安曼参与加沙紧急人道主义应对会议,在活动上与美国、约旦、卢旺达多国领导人和高官会面并讨论巴勒斯坦问题。他随后还前往沙特阿拉伯展开工作访问,并会见沙特王储本·萨勒曼。

普拉博沃就巴勒斯坦问题高调提出,印尼愿做一切可能的努力来“减轻巴勒斯坦弟兄的痛苦”,愿意派遣维和部队到加沙,也准备好让东爪哇的一些伊斯兰寄宿学校接纳约1000名加沙难民,印尼政府还计划将1000多名以色列袭击下的加沙伤者撤离到印尼医院接受治疗。

另据新华社报道,3月底至4月初,普拉博沃以当选总统、大印尼行动党总主席身份访问中国、日本和马来西亚。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廖建裕、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薛松等分析人士指出,这些外事活动展现出普拉博沃在贯彻印尼的不结盟外交政策和民族主义精神,也显示出他对中国的看重。

内政上,印尼媒体也频频报道普拉博沃的政见和有关传闻,比如普拉博沃的经济顾问托马斯·吉万多诺(Thomas Djiwandono)6月15日否认了普拉博沃上台后计划将国家公共债务提升至国内生产总值50%的消息。12日,普拉博沃还在《新闻周刊》上发表专栏文章,称他“打算继续”执行前任总统的计划,但文章详细介绍了他竞选时提出的一系列新政策,包括“免费营养餐”计划。分析人士说,这篇专栏文章明确指出,建设新首都(努桑塔拉)不会是普拉博沃的优先事项之一。这也引发了外界对他是否会继承佐科政治遗产及其与佐科之间紧张关系的猜测。

“在印尼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漫长的国家领导层过渡期。在总统佐科及其内阁的支持下,当选总统普拉博沃有6个月的时间来准备他的政府,包括普拉博沃帮助起草、佐科政府负责的2025年国家预算(注,预计今年8月16日公布)。”《雅加达邮报》6月11日发表的社论称。分析指出,普拉博沃作为当选总统展现出前所未有的活跃。

“普拉博沃目前为止在外交活动上表现得很好。至少,他理解任何印尼领导人都需要在国际上站出来,他明白印尼应该发挥一定的作用、拥有一定的发言权。”印尼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国际关系部研究员穆罕默德·哈比比(Muhammad Habib)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

积极的活动者

《雅加达邮报》在社论中说,普拉博沃继承了“自由和积极的外交”“以东盟为首要关注点”等印尼基本外交原则,但也在最大限度地利用印尼的中等强国地位展开活动,展现出更为自信的立场。普拉博沃对外交活动体现出了浓郁的热情,这在他最近参加的一系列海外活动和与全球领导人的会晤中可见一斑。

在乌克兰问题上,普拉博沃去年6月便在当年的香会上提出了一项缓解俄乌冲突的和平计划,包括就地停火、双方各从前线位置后撤15公里、设立非军事区、由联合国在非军事地带设立以及派遣监测和观察小组、由联合国在争议地区举行公投等内容。据参考消息网6月6日报道,普拉博沃在今年的香会上与泽连斯基会面时再度提及他的和平倡议。据印尼安塔拉通讯社报道,普拉博沃与泽连斯基讨论了乌克兰冲突、恐怖主义威胁、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以对话解决争端、加沙人道主义危机、两国技术转让和国防合作等议题。

不过,普拉博沃6月6日回国后向佐科表示,他的乌克兰和平倡议再度遭到乌克兰拒绝。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去年6月,乌克兰时任国防部长列兹尼科夫就“委婉”地批评说,普拉博沃的方案“听起来像俄罗斯计划而非印尼计划”。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普拉博沃今年在香会上与泽连斯基会晤时,试图说服对方接受印尼方面提出的和平倡议。普拉博沃还表示,印尼未接受泽连斯基发出的参加在瑞士举行的乌克兰和平峰会的邀请,因为印尼方面认为俄罗斯参加此类会议非常重要。

普拉博沃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发言更为积极,延续了印尼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一贯立场。在约旦的加沙紧急人道主义应对会议上,普拉博沃代表佐科表示,印尼将向加沙派遣医务人员和建立临时野战医院,印尼支持两国方案。有关印尼接收加沙难民的技术细节尚未明确,但普拉博沃强调,他将和包括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内的各方进行协调。印尼现任外长蕾特诺指出,接收巴勒斯坦人将是一项长期任务,可能只有在普拉博沃10月就职总统后才能实现。印尼也是新加坡之后第二个直接从空中向加沙巴勒斯坦人民提供援助的东南亚国家,普拉博沃在与约旦国王会谈时讨论了恢复空投援助的可能性。

在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的会晤中,普拉博沃还获得了布林肯对其取得总统选举胜利的祝福。普拉博沃曾因“人权纪录”问题遭受美国长期制裁,被禁止入境美国20年,2020年才以防长身份有了访问美国的机会。

“在加沙、乌克兰等问题上,普拉博沃预先展现了以下意图:即将上任的政府要参与世界和平与秩序的维护。”《雅加达邮报》社论说。分析称,他的外交政策方针与现任佐科政府有所不同,主要体现在一种更为自信、但也可能引起潜在争议的立场;普拉博沃恰逢其阐述外交计划的好时机,有助于世界各国尽早适应他的想法。在佐科过去10年的执政历程中,外交部长蕾特诺是印尼外交的良好执行者,佐科并未太多参与其中;佐科政府以经济为中心的外交策略,很可能会被普拉博沃更具全球视野并结合经济、安全、全球各方面的做法所取代。

“普拉博沃在正式就任总统之前的对外活动,例如对中国和卡塔尔的访问,表明了一种积极主动的对外关系方针,和一种潜在的充满活力和自信的国际立场。这些访问旨在加强外交和经济关系,同时也将印尼定位为全球舞台上的重要参与者。”印尼雅加达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经济研究员法扎尔·希拉万(Fajar B. Hirawan)对澎湃新闻说。

被看重的座上宾?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普拉博沃今年首次以候任总统身份出席香会,也是香会首次予以他独自发表特别演讲的规格。一位出席了香会活动的匿名非政府组织成员向澎湃新闻表示,普拉博沃的演讲观众甚多,颇受关注。印尼知名学者廖建裕分析说,普拉博沃的演说体现了其军人的背景和强烈的印尼民族主义立场。

近几年来,印尼在国际舞台上有着越来越高的存在感。与普拉博沃关系密切的现任总统佐科提出了印尼的“大国梦”,希望作为世界人口第四多国家、东南亚主要经济体的印尼能改变其长期在国际事务中声量与体量不相匹配的状态。2022年,印尼作为G20主席国成功举办峰会,并在俄乌冲突等地缘政治矛盾压力下成功推出巴厘岛峰会宣言。

普拉博沃对此深有感触,甚至有些“得意”。6月13日,他在印尼总统府参加闭门会议后表示,他在约旦安曼出席活动时意识到,“非洲国家已经开始将印尼视为内政和外交上取得成功的发展中国家的典范”,他们有兴趣研究印尼解决社会问题的战略。

“我们的举措,我们对(自然资源)产业下游化的决心,以及我们与世界上受苦受难的民众的团结,让他们感到有兴趣。”普拉博沃说,“卢旺达和莫桑比克对印尼在会议期间提出的巴勒斯坦问题具体步骤表示赞赏,打算效仿。”

哈比比对澎湃新闻分析说,普拉博沃近期的外交表现也反映了印尼在国际舞台上日益重要的地位。“七国集团(G7)提出的多元化议程对供应链和市场的发展方向施加了影响,印尼的地理位置给该国带来了议价能力的提升。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脱碳议程,全球范围内的数字化发展趋势,都与印尼的优势相匹配,印尼有着镍等在新能源领域关键的矿产资源,以及庞大的青年人口。”哈比比说。

在俄乌冲突、巴以冲突等很多国际议题上,普拉博沃与西方国家持不同的意见,他也往往直言不讳。《外交官》一篇文章分析说,德国等西方国家在与普拉博沃执政的印尼打交道时将面临抉择:是坚持西方如今经常宣传的“基于价值的外交政策”,还是回到曾经的实用主义的历史战略。西方国家曾经因为冷战而与苏哈托统治的印尼走得很近,但又在冷战结束后常对苏哈托在内的印尼历任总统就价值议题提出批评。

《外交官》文章分析说,如果德国在与印尼交往时强调价值外交,就可能被普拉博沃视为外国干涉,而促使印尼和其他国家走得更近,从而在大国竞争的广泛背景下削弱西方阵营。然而,如果对印尼的外交采取更为务实的态度,印尼就可以带来更多的经济合作与机会,但这也可能引起西方社会中注重价值观的团体和民众的强烈反弹。

希拉万对澎湃新闻表示,作为G20成员国之一,印尼应当展现其愿景和前景,积极参与全球经济讨论,促进可持续发展,并利用其战略地位促进国际合作。根据他的分析,这样能提升印尼的全球地位,也可以继续发挥对经济的促进作用,尤其是吸引至关重要的外国投资和技术转让。

《雅加达邮报》社论称,印尼外交部官员可能要开始适应新的方向,即普拉博沃作为总统将更多参与外交事务,印尼的外交活动也要与其日益增长的经济和政治实力、全球影响力相适应。

经济仍是关键

一如希拉万的分析,印尼目前的外交政策往往与国内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需求联系在一起:印尼政府会努力应对地缘冲突、供应链波动对本国通货膨胀与物价的影响,希望能减少可能影响国内经济的冲突,同时期待更多国家与印尼展开经济合作、在印尼投资。

经济发展是佐科政府10年施政的重中之重。现任财长穆丽亚妮6月5日在印尼国会上表示,印尼仍在朝着摆脱中等收入陷阱、在2045年成为发达国家的目标迈进,为此,印尼必须维持6%到8%的经济增长,在吸引外商投资、改善人力资源、加大基础设施建设等三个领域发力。穆丽亚妮还在发言中称赞了普拉博沃在总统大选期间的“免费营养餐”承诺,她说:“通过营养食品来改善人力资源,以及改善和改革健康、教育和社会安全网是至关重要的。”然而,印尼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仍然显著,印尼经济与金融发展研究所(INDEF)的研究表明,印尼统计局数据显示该国有近1000万青年(15至25岁)面临失业问题。

普拉博沃之所以能在正式就任总统之前就宛若印尼外交的门面,是因为他自2019年便加入了佐科政府,还在2024年大选期间与佐科形成实质的盟友关系。普拉博沃一再强调他是佐科施政风格的忠实信徒和学生,也承诺将维持佐科执政期间的经济发展势头和平衡外交。据彭博社报道,普拉博沃5月表示,他将带领印尼实现8%的经济增长,并在大国竞争中维持中立。

“我赞赏普拉博沃的承诺,但对他的政府实现目标与否抱有一定程度的怀疑。佐科在2014年即将上任时也做出了类似的承诺,要实现6%到7%的经济增长。尽管当时国际形势更为有利,但佐科最终还是未能如愿。如今,大国竞争趋向激烈,多边主义日渐式微,如何相信印尼经济增长能在国际形势恶化的情况下更好发展,只有等待时间证明一切。”哈比比对澎湃新闻分析说。

在哈比比看来,普拉博沃延续了佐科的经济口号,要用消费来带动增长,并继续深化现有的关键矿产下游化政策。然而,普拉博沃并没有真的就实现印尼的高水平经济增长提出新的建议。“在我看来,普拉博沃关于3年内的经济增长维持8%的目标过于雄心勃勃。实现这样的增长通常需要结合旨在提高生产力、增加投资和促进创新的强有力的经济政策。这些经济政策还应该得到坚实的国内外政策的支持,特别是在优化国内经济实力和选择最佳战略经济伙伴的背景下。印尼25%的出口销往中国市场,而只有8-9%销往美国,显然,印尼应该保持甚至增加对华贸易强度。”希拉万对澎湃新闻表示。

“普拉博沃和佐科归根结底是两个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性格和经历。普拉博沃也许会利用从佐科身上学到的经验教训,让他的政府有所不同,甚至更好。”哈比比期待说。

内政的牵引力

普拉博沃、佐科、现任政府班子、不同党派之间的微妙关系也让外界对印尼的经济发展前景生疑。《雅加达邮报》社论直言,普拉博沃过于活跃的状态让一些批评者质疑印尼如今是否同时存在佐科和普拉博沃两个政府。在大选期间,普拉博沃与佐科的合作还引起了佐科和老牌政党民主斗争党的分裂,民主斗争党与佐科政府若即若离的关系让本届内阁在执政末年背负“跛脚”的质疑。

希拉万分析说,普拉博沃能否继承佐科的政治路线并继续执行类似政策,取决于他在碎片化的印尼政坛中建立稳定有效的内阁的能力。“普拉博沃目前的联盟过于庞大,他可能很难容纳所有政党的利益。”伦敦国王学院客座讲师萨米尔·普里(Samir Puri)也在彭博社的文章中分析说,选择合适的内阁成员对实现经济增长目标至关重要,但普拉博沃政府可能会为了政党利益让部门变得更为臃肿,普拉博沃将在为竞选盟友“论功行赏”和“委任佐科政府的优秀部长”之间作出抉择。

据彭博社6月报道,普拉博沃计划在新政府中成立一个管理水资源的新部门。这一方面有助于解决印尼长期存在的水污染问题,但另一方面也引起批评者担忧,新政府部委数量增加会加剧行政的繁文缛节和效率低下。

长期追踪印尼媒体和政治的印尼大学国际关系研究生黄勇进认为,因为普拉博沃竞选联盟的臃肿,确实需要更多的部长职位来分配给支持他的政党,内阁成员的构成肯定会有一部分是职业政客,而且这个人数确实有可能会增加。

“但是我不认为增加会很显著。一直以来,政党支持的部长也不一定都是党务出身的非技术官僚(即政客),技术官僚和专业人才也可以作为政党推举的人上去当部长,而事实上,佐科内阁那些非政党出身的部长,背后都有相应政党的背书。”黄勇进说。在佐科本届政府中,财长穆丽亚妮、外长蕾特诺、前法务部长马福德等人都是口碑颇高的代表性官员。其中,身为副总统候选人的马福德因佐科在大选中不为民主斗争党助选而在大选前退出政府;蕾特诺也曾在今年1月被传因不满佐科偏袒普拉博沃而辞职,不过传言最后并未成真。

“普拉博沃很可能效仿佐科,选择最优秀的人(主要是技术官僚)来处理内阁中的经济问题,从而维持经济发展势头。与此同时,对于其他对经济表现影响较小的部委职位,他可能会将这些职位分配给其联盟内政党的人物。”希拉万表示。

黄勇进认为,在接下来的印尼政治观察中,外交部长、财政部长、国防部长人选是普拉博沃内阁中的关键,会是普拉博沃全权决定的结果。除此之外,民主斗争党的走向也十分暧昧而难以捉摸。

“最近民主斗争党召开了第五次全国工作大会,外界普遍期待和推测(前总统、党领袖)梅加瓦蒂会在大会上宣布政党的立场,但是她的讲话很模糊,既没有一口拒绝加入普拉博沃的联盟,也没有同意。这其实为该党未来留下足够的空间:这种黏糊的态度可能在普拉博沃10月20日正式就职总统之前都不会有改变,他们这种态度的最大考量其实是为了11月27日的地方选举,有助于最大化对选情的支持。在地方层面,民主斗争党还需要和各个不同的政党结盟。所以我认为在普拉博沃就职总统前,民主斗争党大概率不会加入联盟和内阁。”黄勇进说。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6月16日报道,消息人士称,民主斗争党将在11月的雅加达特区省长选举中支持2月总统选举中的另一位候选人阿尼斯。这意味着民主斗争党至少在雅加达省长选举中将和普拉博沃、佐科的势力展开正面交锋。

责任编辑:邱小宸
关键词: 印尼 普拉博沃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