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巴黎奥运会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

普京贴身保镖,晋升“实权派”

2024-06-03 09:01:03 来源:环球人物网-环球人物微信 作者:毛予菲 鲁天舒
大号 中号 小号

1999年,普京刚入主克里姆林宫时,

久明就跟在他身边了。

在普京的第一个与第二个总统任期内,每当他出现在人们面前时,身后一步之遥,总是跟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小伙。此人一身黑衣、浓眉大眼、神情严肃、眼神格外机敏,总是盯着普京的一举一动。他便是普京当时的贴身保镖阿列克谢·久明。

·早年间,久明(左一)任普京保镖。

如今,52岁的久明跟随普京再一次走进克里姆林宫。这一次,他有了一个新头衔——总统助理。

2024年5月14日,普京正式签发总统令,宣布任命久明为总统助理。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告诉记者:“新任总统助理久明将负责监督国防工业、与国务委员会打交道并监督体育部门。”对此,多名政治分析人士猜测:这位普京前贴身保镖,离“总统接班人”的位置又近了一步。

文武双全的政治精英

进入军队服役、成为总统保镖,是父亲为久明规划的人生道路。

1972年,久明出生于俄罗斯库尔斯克州,母亲是名教师,父亲根纳季·久明是位军医,曾担任国防部军医总局第四局局长,官至少将。在20世纪90年代,根纳季是时任防长格拉乔夫的顾问与好友。

久明的童年在父亲服役的军营中度过。久明后来接受采访时提到,在他小时候,全家人挤在军事医院的地下室,屋子被防水油布围了起来,周围存放着各种医疗设备和药品。后来,根纳季被调至沃罗涅日州,一家人也跟着搬去了那里。

据说,根纳季很喜欢打网球,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也是“网球发烧友”。根纳季曾在军营和叶利钦“切磋球技”。久明继承了父亲的运动基因,十分擅长冰球。上小学四年级时,久明入选校冰球队,成为一名出色的冰球门将。在各种校队比赛中,他频频露面,风头十足。中学毕业前,久明收到一家冰球俱乐部的邀约,差点成了一名职业球员。最后是父亲拦住了他,坚持让他进部队,因为“军人的职业生涯更稳当”。

1990年,18岁的久明考入沃罗涅日高等无线电电子军事工程学院。4年后,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被分配到莫斯科的空军部队服役,从事情报搜集工作。

1996年,久明进入俄罗斯联邦警卫局通信部门。该部门主要负责国家领导人出行时的通信保障。有俄媒报道,久明之所以能获得这份工作,多亏了父亲的帮助。而久明在后来的采访中提到这段经历时,称自己是从“一位从事人力资源的熟人”那里得到的工作机会。

不过,无论久明是如何进入警卫局的,他在这一岗位上干得十分出色,成为局里有名的青年才俊。几年后,久明又找到警卫局总统安全部门,提出希望加入。总统安全部门负责贴身保护总统安全,可谓“离总统最近的地方”。久明在那里练就了一身过硬本领。他枪法准,无论在奔跑移动中,还是坐在车里,都能一击即中。他力量强,在近身格斗中拳头带风,一个飞身便能抡倒对手。

久明身手矫健,但很多人忽略了,他还接受过高等教育,是位军事工程师。2009年,37岁的久明在工作多年后,进入俄罗斯总统公共管理学院(现俄罗斯总统国民经济和公共管理学院)继续深造,获得了政治学博士学位。毕业时,他的答辩论文题为“八国集团合作框架下的全球政治”。

·久明一家。

久明的妻子奥加尔鲜有露面。1997年,在俄罗斯国民经济成就展展览馆,久明邂逅了比自己小4岁的奥加尔,当时奥加尔还是一名经济系大学生。两人陷入热恋,不久便踏入婚姻殿堂。婚后,奥加尔并未放弃自己的爱好。奥加尔会说外语,喜欢语言学,和久明一样热衷于体育运动——她跑过马拉松,还参加过短跑赛事。经济系毕业的奥加尔也没放弃老本行,如今在一家公司任财务总监。据报道,久明和奥加尔的儿子尼基塔出生于2005年,现就读于莫斯科的一所学校,喜欢冰球,并“极具数学天赋”。

久明还有个弟弟,比他小12岁,名叫阿尔特姆。阿尔特姆从未服过兵役,后来经商,成为俄罗斯国防部采购部门的承包商,后又涉足房地产行业,承接了莫斯科市中心的酒店开发项目。

“普京的性命是久明给的”

普京刚入主克里姆林宫时,久明就跟在他身边了。1999年8月9日,叶利钦任命普京为第一副总理、代总理。3个月后,普京赢下总统大选。那时,总统安全部门负责人、久明的直属上级佐洛托夫与普京私交甚笃,久明由此进入普京的视线范围内。

在普京的第一个和第二个总统任期(2000年至2008年)及其总理任期(2008年至2012年)内,久明一直担任他的贴身保镖。“我每天早上都是从向总统报告开始的。我必须了解周围所有的相关信息,预测有可能出现的紧急情况。有时候,我还不得不向地方官员下达指令。”久明这样回忆保镖工作的日常,“在这个岗位上,我是普京的步兵。”

久明初上任时,正值第二次车臣战争爆发,莫斯科等城市接连发生恐怖袭击案,总统的安全问题十分令人担忧。据统计,2000年至2001年,普京至少遭遇4次暗杀。在这期间,久明在普京的“保镖小组”任职。后来,一家波兰媒体报道:“普京的性命是久明给的。”

·久明。

此后,陪同普京出席各种国际会议与论坛,成为久明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即便在和平时期,久明也时刻“保持紧绷的神经”。他说:“有人可能会认为,陪同总统,站在总统身边,这份工作很光鲜。但我们责任重大,要积极准备每一次出行,要确保总统的安全。”

不过,保镖工作也不总是严肃无趣的。在接受俄罗斯《新闻报》采访时,久明讲述了他在山区站岗时发生的一件趣事。在普京下榻的一座小木屋里,久明接到了警卫局的电话,被告知门口有只熊。起初久明以为是个玩笑,走到门口时,看到门外果然有只大熊。“我当时全副武装,但门是玻璃做的,总统就在楼上,他睡着了……”久明和大熊对视了一眼,大熊往后退了一步。他眼疾手快地打开门,将子弹全部打在了大熊的脚下。“这只熊非常聪明,它知道我故意没将枪口对准它。它转过身,慢慢走开了。”第二天早上,久明将这件事报告给了总统。普京笑着看了他一眼,点头说道:“你没有射杀那只熊,做得很好。”

站在距离总统不到一尺的地方,久明走上了一条更宽广的职业道路。

他能力过硬、恪尽职守,又懂普京的心思,自然得到了赏识和提拔 。2012年,普京请回早已离职的佐洛托夫,邀请他继续担任总统安全部门的负责人,久明则成为佐洛托夫的副手。事实上,年迈的佐洛托夫当时已不再直接管理该部门,而是由久明实际负责普京的安全。

2013年,久明升任总参谋部总局副局长。据称,2014年,久明还曾短暂地在俄罗斯军事情报局(格鲁乌)任过副局长。同年,久明兼任俄罗斯联邦国防部特种作战部队司令。这时,俄罗斯媒体与政治分析人士第一次注意到了他。

这两年也是久明履历上“最神秘的时期”。在俄罗斯纪录片《克里米亚,回归祖国之路》中,普京亲口说道:“在克里米亚回归的军事行动过程中,特种作战部队发挥了主导作用。”纪录片没提到久明,但他当时正是特种作战部队司令。这一年,久明获国家最高奖项“俄罗斯联邦英雄”,获奖的具体原因没有公布。不过,《新闻报》直截了当地写道:“正是久明策划了这场行动。”

2015年,久明再获晋升,任陆军第一副总司令兼总参谋长,被授予中将军衔,后又任国防部副部长,成为时任防长绍伊古的副手。“在紧急情况下,久明是军队、联邦警卫局、军事情报局之间很好的协调者。他会及时向上级报告一切突发状况,是普京在国防部最信赖的人。”一名俄罗斯记者这样写道。

有意思的是,作为普京身边的“大将”,久明还有个“不起眼”的职务——俄罗斯“夜间冰球联盟”董事会主席。这家“夜间冰球联盟”由同为“冰球发烧友”的普京创立。凭借着叱咤球场的冰球技艺,久明成了普京当仁不让的陪练和不可或缺的球友。除了久明,该“联盟”成员还有绍伊古、商人罗滕贝格的儿子罗曼等。在2015年普京生日当晚,久明组织了一场冰球比赛,召集大家陪总统痛痛快快地在冰上挥杆。

·久明(左)和穿着冰球服的普京。

陪总统打球极具“技术含量”。一位俄罗斯政治评论员称:“久明的主要职责,就是以‘细腻而礼貌的方式’让球进门。这样,普京才能在电视转播上,看到自己是如何将球击入球网的。”与总统志趣相投,确实为久明带来了实打实的好处。俄媒分析称:“这帮助久明在自己与普京之间建立了一种密切的关系。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当州长狠抓经济

2016年初,图拉州前州长突然辞职,久明临危受命,被普京调去接任。久明当时称这次任命为“巨大的惊喜”。俄媒则纷纷猜测——这将考验久明的地方治理能力,成为他能否进一步晋升的“试验场”。

·久明和普京。

普京的好几位前保镖都升任了州长。米罗诺夫被派往雅罗斯拉夫尔州,日尼切夫被派往加里宁格勒州。他们和久明曾同时供职于警卫局,都是佐洛托夫的手下。

在这三个州中,图拉州最具战略意义。这个州面积不大,却有许多军工企业,被称为“国家的军械库”。据俄媒报道,久明在图拉州的任务“不仅是修路造桥,而且是监督整个俄罗斯的国防工厂”。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后,图拉州大多数军事工厂转为“三班倒”,产量增加了数倍。图拉州工业和贸易部长罗曼诺夫称,到2023年底,该州国防工业生产增长了29%。

·2022年12月23日,时任图拉州州长久明(左一)与普京(左二)一同参观一座位于图拉州的军事工厂。

除了搞国防生产,久明还狠抓经济。2016年4月,久明上任后的第三个月,便在图拉州设立了乌兹洛瓦亚经济特区。正是在这里,中国长城汽车开设了其首个拥有完整生产周期的海外工厂。2019年6月工厂开业时,恰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俄罗斯。习近平主席与普京总统一同来到图拉州,久明陪同两位国家元首参观了工厂下线汽车展。到2023年,长城图拉州工厂已生产超过10万辆汽车。

在久明的带领下,图拉州发展迅速。2016年底,图拉州地区生产总值为5177亿卢布(约合590亿元人民币),2022年底超过1万亿卢布(约合1166亿元人民币)。2023年,该地区经济增长率达4%,工业生产值在中央联邦区各州中排第三。

民意更直接地反映在了选票上。2016年9月18日,久明以84.17%的支持率在图拉州州长竞选中获胜。5年后的2021年9月19日,他以83.58%的得票率再次当选。

2024年5月16日,被任命为总统助理后,久明在演讲中介绍了图拉州新州长米利亚耶夫。他和图拉州政府告别:“图拉州与图拉人民将永远留在我的心中。”话还没说完,久明便哽咽起来。那一刻,一向以硬汉形象示人的他没了往日的威猛,变得格外柔软。

“久明对图拉州的影响是巨大的,我想,近年来每一个到过图拉州的人都有这样的感受。”俄罗斯政治学家卡拉切夫在接受《今日俄罗斯》采访时说,“久明利用他的政治影响力与人脉关系,为图拉州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接班人”的竞争者?

“‘普京接班人’已不是新鲜话题,多年前便有此说法。”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人员牛义臣告诉《环球人物》记者。“随着2024年普京再次连任总统,这一话题热度将持续上升,揭晓答案的时间也越来越临近。在此背景下,普京周围具有‘接班人’潜质的政治人物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久明便是其中十分重要的一位。”

·2024年2月2日,普京(左三)与久明(右二)在一位肿瘤医生的住所聚会。

久明被任命为总统助理后,多家外国媒体迅速对此做出反应。

英国路透社发文称,在克里姆林宫近日重大人事调整中,“最出人意料的要数久明。因为他从图拉州回到了莫斯科”。路透社还援引克里姆林宫顾问马尔科夫的分析称:“许多俄罗斯人认为,普京已将久明视为继任者。”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俄罗斯事务”项目网站发表分析文章称,“如果普京由于年龄或其他原因决定挑选继任者,久明很可能会成为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这要归功于他与俄罗斯领导人的私人关系以及其丰富的经历”。

德国《明镜》周刊报道称,久明此前就被俄罗斯政治分析人士列入“普京接班人”名单,“这一次,久明被提拔为总统助理,更加剧了人们对他可能成为继任者的猜测”。

在2017年的“普京接班人”名单上,排第一的是时任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排第二的是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久明排在第三。“现在看来,作为总统助理,久明是距离总统最近的实权派人物之一。其次,作为‘70后’,久明年轻有为,这是他的‘先天优势’。不过,离普京结束本届总统任期还有近6年时间,在‘接班人’正式敲定前,相关讨论还将延续。”牛义臣说。

“在普京这一总统任期内,不同级别的领导层都出现了年轻力量。”牛义臣说,“本届俄罗斯政府10位副总理中有3位‘70后’,多位部长级‘80后’也开始登上政治舞台。总统办公厅官员仍以‘50后’‘60后’为主。总统助理共10位,除久明外,还有3位是‘70后’。另外,1982年出生的奥列什金出任了总统办公厅副主任。这体现出俄罗斯领导层人才梯队建设的年轻化趋势。”

监   制: 张   培

编    审:凌   云

(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加微信“HQRW2H”了解细则。欢迎大家投稿和提供新闻线索,可发至邮箱tougao@hqrw.com.cn。)

责任编辑:高玮怡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