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巴黎奥运会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

消失169天后,“第一夫人”现身

2024-05-24 15:47:57 来源:环球人物网-环球人物微信 作者:于冰
大号 中号 小号

被“雪藏”许久的金建希,

一直在寻找回归公众活动的时机。

“躲藏”了近四个月的韩国“第一夫人”金建希,这次真的现身了。

5月19日,韩国总统尹锡悦夫妇参加了一场佛教活动。这是金建希时隔169天后首次参加公众活动,她的风头甚至压过总统丈夫,成为整个活动的焦点。

·5月19日,金建希与尹锡悦一起出席佛教活动。(图源:韩国总统室)

“高调复出”的金建希也再次为自己招来了争议。

《韩民族日报》在社论中指出:“金建希女士已经躲藏了很长时间,如同她突然消失在公众面前一样,又突然出现在公众面前,只有尹锡悦总统在回应那些争议。”

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发言人也对金建希的突然现身表示抗议:“‘第一夫人’一直将国民的愤怒置之不顾,总统的‘护妻’之举只会给国民带来更多的愤怒。”

处心积虑安排复出时间

金建希为何要将“复出首秀”放在一场佛教活动上?

先介绍一下当天的活动背景。从1910年开始,日本对朝鲜半岛实施了35年的殖民统治。一些供奉在韩国的舍利在此期间被非法运往境外,后被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购入。韩国佛教界虽在近些年与美国方面达成了返还协议,但相关工作一直停滞。

去年,尹锡悦访美期间,金建希与波士顿美术馆重新讨论舍利返还问题,并表示,“今年是韩美同盟70周年,这将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

几枚舍利的归还,被金建希上升到了韩美同盟关系的高度。

·2023年4月26日,拜登夫妇在白宫为访问美国的尹锡悦夫妇举办欢迎晚宴。

这一说法也获得尹锡悦的赞同。他在5月19日的活动上表示,韩美关系愈发紧密,为舍利返还问题的解决创造了契机。

为介绍金建希在返还舍利一事中扮演的重要角色,韩国总统府办公室还特地准备了宣传册并在活动现场发放。

辽宁大学美国与东亚研究院院长吕超在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时表示,尹锡悦和总统办公室如此努力宣传金建希的“重要性”,有很强的目的性。

韩国5000多万人口中有超过一半的人信教,其中有1100多万佛教徒,在宗教信徒中是最大的群体。因此,佛教在韩国社会的存在感和影响力不言而喻。

尹锡悦在竞选总统时也曾利用佛教博得民众好感。当时有消息称,他与金建希是在某场佛教活动中相识,是佛祖“给牵的线”。虽然这样的消息仅流传于“亲尹”的民间团体中,但很容易让佛教徒对尹锡悦夫妇产生好感。

被“雪藏”许久的金建希,也一直在寻找回归公众活动的时机。

·金建希

尹锡悦接下来有多场外交活动,总统夫妇会以“东道主”身份出席。由此来看,这场佛教活动就是金建希“复出”的最佳时机。

吕超指出,金建希如此大张旗鼓的露面,凸显自己“第一夫人”的重要性,让在野党十分不满。

韩国共同民主党发言人表示,选民投票给尹锡悦,并不是为了看金建希在做了错事后还若无其事,继续履行总统夫人的角色,还以功劳者自居,而是希望她对丑闻进行说明。

总统夫妇的真面目?

金建希的“复出首秀”看似成功,但在美籍韩裔牧师崔在永看来,那不过是总统夫人的伪装。

崔在永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金建希收迪奥包的重要人证。

2022年9月13日,也就是尹锡悦就任总统4个月后,崔在永交给金建希一个价值3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6万元)的迪奥女士包,并用隐藏的手表相机拍下了整个过程。

·金建希被拍下收迪奥包的视频画面。

韩国媒体报道,迪奥包和手表都由网络媒体“首尔之声”的负责人白某提供。2023年11月,“首尔之声”发布了金建希收迪奥包的视频。很快,视频内容在网络疯传,民众一片哗然。

白某还透露,据他所知,金建希曾四次从他人处收受金钱和贵重物品,其中包括价值180万韩元(约合9558元人民币)的香奈儿化妆品和价值40万韩元(约合2124元人民币)的威士忌。

崔在永也称,曾看见人们带着东西在金建希办公室的走廊排长队等着和她见面。

他表示,总统和其配偶应清廉如水,金建希不仅收受礼品,还企图将总统权力私有化。他很了解尹锡悦和金建希的为人,所以以伪装的方式暗访,向民众揭露两人的真面目。

崔在永和白某对金建希的“揭秘”,让总统府和执政党十分紧张。为息事宁人,金建希被“雪藏”长达169天。

让总统府和执政党紧张的还有金建希的母亲和哥哥。

2021年6月,她的母亲崔银顺被曝在2013年至2015年间“长期无证办看护医院”,从韩国国民健康保险基金骗取22.9亿韩元(约合1224万元人民币)。

当时正值韩国总统大选期间,尹锡悦采取“自保”的态度,称自己一直强调法律面前任何人都不能搞特殊。很快,法院在一审判决中认为崔银顺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3年。

2022年3月10日,尹锡悦胜选,当选新任韩国总统。崔银顺也在不久后进行了上诉。2022年12月15日,二审法院认定检方提交的犯罪嫌疑证据不足,推翻了此前的判决,对崔银顺做出无罪判决。

·崔银顺(左)和金建希。

崔银顺身上的案子不止这一起。

还是在2013年,崔银顺在购买一处土地时伪造了349亿韩元(约合1.95亿人民币)的存款证明。2020年3月,她因涉嫌违反《不动产实名法》被起诉。2023年7月,法院判处崔银顺有期徒刑1年,并要将其当庭逮捕。

崔银顺听到判决后质问法官:“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要在法庭上逮捕我吗?”接着,她在法庭上又哭又闹,声称“现在就要在神的面前服药自杀”。最终,崔银顺被法庭工作人员架上法院车辆。

当时连韩国媒体也感叹,将韩国现任总统的岳母当庭逮捕,在韩国宪政史上还是头一次。

金家另一个大刺头是金建希的哥哥金振宇。他也曾因伪造文书、虚增工程成本以减少向地方政府缴纳17.48亿韩元(约合910万元人民币)“开发影响费”,遭到检方起诉。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这些案子的发生时间都在2013年之后。而金建希与尹锡悦于2012年结婚。

饮鸩止渴的尹锡悦

金建希和家人的事情一再挑战韩国民众的底线,尹锡悦不仅对此“熟视无睹”,有时还会为其“洗白”。

·金建希和尹锡悦。

面对金建希收迪奥包的指控,尹锡悦在事件被曝出3个月后这样解释道:“金建希与崔在永的父亲是同乡,后者是套着近乎找上门来的,从妻子的角度来看,很难对所有人都冷漠无情,特别是在面对各种复杂情况时可能难以轻易拒绝。”

他还表示,此事已过去一年,偏偏在国会选举前夕被爆料,可见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政治阴谋。

尹锡悦的此番言论不仅未能给妻子“洗白”,更被舆论认为是在为金建希收迪奥包一事开脱责任。

今年4月,执政党在韩国国会选举中失利,再次失去掌控韩国国会的主导权。此后,在野党不断推进金建希收迪奥包的案件调查。

5月,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厅长宋庚镐组建了一个专案小组,调查金建希涉嫌违反《禁止不正当请托与收受财物法》的相关案件。

韩国检察总长李元锡向媒体表示,将严格依据证据和法理迅速开展查办工作,还希望公众关注日后的调查过程和结果。

就在李元锡接受媒体采访一周后,韩国法务部突然将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厅长更换为此前担任全州地方检察厅厅长的李昌洙。

多家韩国媒体称,此人深受尹锡悦的信赖,在担任水原地方检察厅城南支厅厅长时曾负责调查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牵涉的城南足球俱乐部赞助金一案,升任全州地方检察厅厅长后负责调查前总统文在寅女婿徐某牵涉的案件。

·李昌洙

吕超表示,有人把尹锡悦的此种行为比喻成饮鸩止渴。尹锡悦是检察官出身,其整个工作经历都在法律界,担任过检察官和总检察长等职务,对韩国法律谙熟于心,深知如何利用法律的漏洞去避开法律的追究。

更重要的是,尹锡悦可以利用总统职权撤换金建希调查案的检察长等相关人员。

与此同时,总统办公室也在动用一切手段控制社会舆论。

有韩国记者抱怨,自己写了一篇关于金建希收迪奥包的新闻报道,并在网站上发布,第二天却被上级告知金建希收迪奥包的相关视频必须从文章中删除,且今后不得再使用。

一些亲执政党的媒体也很少报道金建希的负面消息,对金建希收迪奥包一事更是绝口不提。他们会在文章中有意为金建希树立所谓的正面形象,比如在介绍金建希时隔169天再次参加公众活动时,用大量的篇幅介绍她向美国追还舍利时做了哪些事情,起到了巨大作用。

吕超说,尹锡悦和总统办公室应对处理金建希及其家庭问题的做法是典型的以私废公的行为,与其当选韩国总统时标榜的“清廉政治”完全是背道而驰的。

目前来看,这些手段非但没有见效,还有可能引发在野党,以及执政党内部的反对意见,韩国民众的反弹和严厉批评,从而进一步激发韩国的社会矛盾。

监   制: 张   培

编    审:凌   云

(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请加微信“HQRW2H”了解细则。欢迎大家投稿和提供新闻线索,可发至邮箱tougao@hqrw.com.cn。)

责任编辑:高玮怡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