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奥密克戎
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人物
731部队头目为何能逃脱审判?最新证据揭露日美引渡交易
2021-08-15 10:19:46 来源:央视新闻 作者:王海樵 陈治铜
大号 中号 小号
  北野政次:引渡背后的罪恶交易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而在此之前,731部队就收到了全员撤离的命令,最后几乎整建制撤回日本,然而一名关键成员却留在了中国,这个人就是731部队第二任部队长北野政次。
 
  1942年8月3日至1945年3月1日,北野政次接替石井四郎,担任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第二任部队长。1945年3月转任华中派遣军13军军医部长。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北野政次在上海被俘,关押在战俘营。此后在美军情报部门的协调下,1946年1月9日北野政次被引渡回日本,美国为何要千方百计地引渡一名日本战犯呢?
 
  北野政次回到日本后,2月6日接受美军关于细菌战的调查。1947年4月1日,北野政次向美军提交了一份17页的笔供。
 
  在这份笔供的开篇,北野政次就写道:石井四郎中将是731部队的创始人。部队的任务是依照关东军勤务令的规定,进行传染病的预防、各种疫苗的制造补给、给水研究、给水器材制造补给,传染病的研究、防疫给水教育等;然而除此之外,石井四郎还命令731部队进行了其他方面的研究。
 
  除此此外,北野政次的笔供还有731部队人员编制、研究成果、细菌武器介绍等内容,同时北野政次还暗中向美国军方提交过细菌战和人体实验相关情报,并以此为筹码与美国秘密交易,使他在美国的庇护下逃脱了战后的审判。那么美国为什么与一名细菌战战犯做交易呢?
 
  根据档案资料显示,1945年11月至1947年12月,美国从德特里克堡基地先后派出4名调查人员,至少对25名731部队成员进行了问讯,并以豁免战争责任为条件,得到了731部队进行人体实验、细菌实验、细菌战、毒气实验等方面的数据。
 
  言行不一的细菌战犯
 
  在笔供的最后,北野政次表示细菌武器是“脱离了医学的正轨,是一种逆用,违背国际人道主义,不应该使用。”并认为“应当把精力投入到传染病的预防及治疗研究中,为人类造福,意义重大。”而在现实中,北野政次的行为却完全相反。
 
  金成民表示,通过近年来的跨国取证和档案整理分析,目前已经掌握了部分北野政次担任731部队长期间,假借医学防疫研究之名,通过人体实验秘密开展细菌战相关研究的证据,在1944年出版的《日本传染病学会杂志》中,刊登了一片北野政次《关于流行性出血热的研究》的学术论文,其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1942年11月6日,在本病流行部队所在的孙吴地区捕捉大量老鼠,收集203只寄生在这些老鼠身上的蜱虫,将其制成乳剂给猴子注射,猴子发病。11月26日将发病猴子的血液注射给第二只猴子,呈现典型发病症状,12月14日剖检时,通过病理组织学观察同样确认了流行性出血热病变,尔后至今得以获得本病毒。”
 
  1947年10月,德特里克堡基地派出埃德温·希尔等人前往日本调查细菌战,并撰写了《希尔报告》,其中记录了北野政次对于此次实验向美军做的供述。
 
  “自1942年11月开始进行人体实验,所有组织送到石川医生处……在日本士兵中,当这种自然疾病首次发现时,死亡率为30%,通过对症治疗,死亡率下降至15%。然而实验病例的死亡率是100%。”
 
  供述中,北野政次承认了在研究中进行人体实验,但在他在所发表的论文中,却把实验对象从人替换成猴。金成民介绍:实际上,当时在731部队成员发表的论文中,诸如此类使用“猴”等词语隐瞒人体实验的论文绝非个例,此种掩饰对于医学专业人员来讲可谓一目了然,但此类文章却得以在日本医学界权威学会演讲公开发表,并屡次被专业医学杂志刊载,可见731部队人体实验在当时已然成为日本医学界“公开的秘密”,学界默许了此种违背医学伦理的“学术研究”。在战时军国主义思想和集体暴行的裹挟之下,日本医学界完全背弃了医学伦理和道德准则,此种掩饰也恰恰折射出这些所谓医学专家实施的人体实验并非一时的无意之举,而是扭曲的医学伦理和人性下的自主犯罪。
 
  军学协同背后的国家犯罪
 
  金成民表示,侵华战争期间,为进行细菌战的研究,日本的医学界和军界始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这一点,从北野政次的履历中就可以体现出来。在就任731部队部长之前,1936年8月,北野政次曾被调往当时的满洲医科大学任微生物学教授。该校创立于1911年,是日本殖民机构“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在沈阳设立的私立学校,培养了大批为日本侵略战争服务的医务人员,此次调动的相关档案文件也在近日首次公开。
 
  北野政次在满洲医科大学任教期间一直保留军籍,这在当时实属特例,北野政次以现役军人与医学教授的双重身份,通过军方势力为该校进行人体实验谋取了诸多便利,同时军方也从大学得到细菌战研究及技术层面的协助,在国家的统一协调动员下,学校和科研单位同军队系统形成了当时所谓的军学协同体系,并应用到战争中,这也进一步证明,日本细菌战的实施是自下而上的国家行为,是不容置疑的国家犯罪。
责任编辑:蔡晓慧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