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热门搜索: 习近平 三星堆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国资讯
 
湖南道县“假币江湖”:家族式犯罪 当地掀打假风暴
2021-04-08 09:16:51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胥大伟
大号 中号 小号
  湖南道县“假币江湖”和打假风暴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胥大伟

  发于2021.4.12总第991期《中国新闻周刊》

  在中国假币犯罪的版图中,湖南道县是全国假币犯罪的“重镇”。

  央行的一份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的假币年平均收缴量近8亿元。道县政法委提供给《中国新闻周刊》的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道县缴获假币2352余万元,占湖南全省假币缴获总额的 80%。2018年以来,全国共破获假币犯罪案件1281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986名,其中道县籍人员涉案107起、174人,占比均为8%。

  道县寿雁镇,制贩假币一度很“出名”。寿雁镇是道县第一大镇,当地居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寿雁镇有“中国第二人民银行”之称,在市面上被非法使用的假钞则被戏称为“寿雁版”。永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车丽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道县是全国为数不多的伪造、买卖、运输、持有使用假币犯罪“一条龙”地区。“刑法规定的每一个假币犯罪的环节,在道县特别是在寿雁镇,都能够找到这样一个违法犯罪的存在。”车丽华说。

  湖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副总队长高强此前公开表示,针对湖南省永州市道县假币犯罪泛滥的突出形势,湖南省公安厅向道县县委、县政府发出《关于道县反假币工作的提醒函》 ,公安厅经侦总队将道县纳入一类经侦工作风险突出县域。

  在道县,打击假币犯罪风暴骤起。亮警灯,拉警笛,拉网式“包村”集中围剿。2021年1月13日,湖南省永州市、道县公安机关兵分三路,对藏匿在道县境内的多处假币犯罪窝点进行“定点清除”,缴获100元面额2015版假人民币858万余元,打响了2021年全国打击假币犯罪的第一枪。2月21日,永州市、道县两级公安机关再次出动150余名警力,对道县永丰村、牛路口村等制贩假币窝点进行集中统一收网行动,缴获20元面额的假人民币364万余元。车丽华坦言,使用几倍甚至十几倍的警力,一是为了形成震慑,二是做到“除恶务尽”。
[page]
  “入行”的门槛并不高

  特种防伪打印纸、彩色油墨、刻度尺、烫金粉、丝印网……当这些工具材料汇集在一起的时候,情况就“不正常了”。

  自2019年1月起,道县农民陈平开始购买特种打印纸等耗材,并与他的“下线”频繁接触,这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专案组成员、道县公安局民警李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陈平是有假币犯罪前科的“老对手”,而与他接触的下线人员也都是假币贩子。

  印制假币需要一些专用原材料,例如特种打印纸、彩色油墨等,但这些耗材却并非管制物品,通过网络等渠道就可以获得。道县警方赶赴广东,通过对一些原料厂商的调查发现,陈平团伙将要伪造的假币数额巨大,警方开始了对陈平假币犯罪团伙长达数月的侦查和摸排。

  当确定了以陈平为首的假币犯罪团伙的打印、加工、藏匿假币窝点及相关犯罪嫌疑人后,警方4个抓捕组分赴道县寿雁镇、富塘街道等地,实行集中收网行动。“当我们冲进屋内时,打印机仍在工作。”李伟说。

  车丽华介绍,道县的假币犯罪主要“学习”广东地区,原先主要是从广东地区的上游犯罪链上购买假币,再做二次加工。随着打印机的普及,一些道县人获得电子母版后,开始自己打印假币。

  对于假币犯罪而言,制造和贩卖两个环节缺一不可,技术和渠道是其中最重要的两个“要素”。李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与广东地区破获的“工厂式”机制印刷假币不同,道县破获的印制假币犯罪仍以打印机打印为主。以打印方式制造假币,具有设备少、技术简单、成本低廉的特点,近年来此类犯罪在全国不断蔓延。公安部的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捣毁的打印假币伪造窝点数从每年数十个上升到数百个。

  打印假币,“入行”的门槛并不高。在网上,通过QQ群等渠道,可以买到利用PS技术制作的假币电子母版,一些人甚至提供传授制假技术的“教学服务”。然而掌握印制假币的“核心技术”则并非易事。

  公安部反假币实验室负责人董永宪曾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犯罪分子买好纸,烫印好安全线,一层层叠加印刷不同的颜色,印完后进行裁切和二次加工,每张假币都要用机器或人工加压,在假币上形成凹凸感。因其制作工序繁杂,小小误差就会导致错位、重影,成为“废票”,所以技师很“宝贵”,他们可以凭感觉,用普通颜料调出近似真币的颜色,也因此报酬惊人。

  道县警方近年来破获的假币犯罪案件中,“技师”往往都是团伙核心成员,且精通电脑及打印技术。当“技师”进入打印点后,便不再与外界联系,找到打印窝点也成为了案件侦破的关键。

  李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假币犯罪团伙分工明确,各有工序,“生产不负责加工,加工不负责销售”。假币犯罪团伙的结构呈“金字塔”形,越往上则隐蔽性越高。处于“塔尖”的是团伙头目,他们被称为“老板”,牢牢控制着假币的售卖渠道。而从假币的制造、出售、运输整个流程,犯罪团伙都会精心缜密地计划。

  道县政法委提供的资料显示,从近两年侦破的案件看,犯罪嫌疑人不断更新犯罪方式方法。有的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频繁更换通讯方式,“人货分离”,“遥控指挥”,一有情况就逃之夭夭,一有机会又另起炉灶,致使侦破打击更加困难。

  李伟透露,当地假币犯罪团伙印制的假币,技术水平并不算高,只要细心鉴别就能辨认真假。“做出很真的假币意味着所获的利润会很低。”李伟解释道。对于一些长期接触假币犯罪的当地人来说,造假币这门“生意”要比在外面讨生活好得多。在道县,印制一张百元假钞的成本是三四元,而假钞的批发价则是每张10元,这中间有6~7元钱的“赚头”。李伟告诉记者,假币犯罪团伙通常一批会打印数万甚至十数万张假币,金额往往高达数百万元,产量大带来的利润就显得很可观。

  除了大额假币,假币犯罪团伙也开始把目光对准小额面值的假币,以期“薄利多销”。今年2月21日,道县公安机关侦破的唐某玉伪造货币案,缴获的20元面额假币就达364万余元。对于小面额假币,老百姓警惕性低,容易在现实中流通,这也意味着小面额假币更“畅销”。2016年,山东烟台警方破获了专做20元面值的假币的犯罪团伙,1000余万元假币仅用90分钟就销售于全国15省27个地市。
[page]
  跨区域打击难题

  在道县,假币犯罪现象由来已久。上个世纪90年代,香港印刷企业大量向广东地区转移,在当地培训了一大批熟练的印刷工,伪造货币现象开始滋生。道县因地处湘南,毗邻两广,素有“襟带两广,屏蔽三湘”之称,是湖南通往广东、广西的交通要道。作为人口输出大县,道县人外出务工的主要去向就是广东地区,一些人开始接触假币犯罪。

  2009年初,中国的假币犯罪形势变得严峻。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代号为“09行动”的打击假币犯罪专项行动,湖南等10省区是整治重点地区。公安机关发现,假币的制造地主要集中在广东、湖南等地,广东陆丰、惠来、湖南道县等地是假币源头地区。

  “外地原料采购、本地打印加工、外流贩卖使用”,这是道县假币犯罪的特点。道县法院网站刊载的一份论文中指出,道县寿雁、梅花两镇成为外流贩运假币犯罪重灾区。

  近两年来,安徽淮南、山东青岛、江西上饶等多地,破获了道县籍人员流窜到当地进行假币犯罪的案件。这些假币犯罪的作案手法并不算高明,通常途经多地,以故意使用假币到集市上购物来骗取真币。

  “A地制造,B地贩卖,C地使用。”道县公安局长秦学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假币犯罪因流窜作案的特点,流动性大、隐蔽性强,打击并非易事。发案时间和地点的极不固定,加之涉及多个省区市县,无规律可循。在现今联合打击机制尚不健全的情况下,打击制售假币这类跨区域犯罪案件,往往需要省级公安机关甚至是公安部来统筹协调。而受办案人力限制,跨行政区域进行查处,案件保障难,办案效率不高。秦学君建议,应加强各级公安机关信息的互查联动机制,以应对打击跨区域犯罪所面临的挑战。

  另一个令警方“头疼”的难题是打击处理难。按照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伪造货币等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出售、购买、运输、使用假币罪的立案标准是总面额4000元以上。秦学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地公安机关在打击过程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往往携带少于上述金额的假币,因其涉案金额低于犯罪认定标准,无法立案,只能进行治安处罚。

  近几年来,道县公安机关对假币犯罪一直保持着严打高压态势,当地假币犯罪虽受到遏制,但仍远未禁绝。车丽华认为,要想从源头根除假币犯罪,关键在于社会治理要跟上。道县的假币犯罪问题,事实上反映了当地基层治理的制度尴尬。

  道县总面积2442平方公里,大体是“七山半水二分田,半分道路和庄园”的总格局,辖27个乡镇场(街道),585个行政村(社区)。目前,完全意义上的社区只有中心城区的10个,另575个村级单位仍属农村,农村人口仍占全县总人口的绝大多数。

  多位参与侦办假币犯罪案件的当地民警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假币犯罪嫌疑人绝大多数文化层次比较低,法律意识淡薄,“年轻人很小就开始走南闯北,社会交往复杂”。一些“早入行”的当地人,靠着制贩假币“致富”,他们开豪车,高档消费,出手阔绰。这样的“示范”自然会让人“眼红”。制贩假币成了当地一些年轻人铤而走险,“挣快钱”的一条门路。

  车丽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假币犯罪这类跨区域犯罪,多由一种口口相传的犯罪手法而衍生出一条黑灰产业。这类现象常常会有一种示范效应,“他赚了钱回来就可以炫富,那么就可能带动更多的人加入黑灰产业里去。”车丽华解释。

  暴利、贪婪,加之农村基层社会治理和法治建设的相对滞后,使得制售假币这类犯罪很容易像病毒一样滋生传播,从而形成地域性犯罪。道县法院相关资料显示,在道县部分乡村,初高中是最常见的文化程度。在边远山区农村,40岁以上农民有高中文化的不足10%,甚至文盲也不鲜见,根本不具备基本的法律常识。

  在道县农村地区,民警人数最多的寿雁派出所,仅有警力9人,却辖66个行政村,7万多户籍人口,平均每名民警要负责7.3个村。镇司法人员则更少,仅3人,根本无法兼顾到各村的法治建设指导工作。4个农村法庭,管辖全县20个乡镇一审民事案件,仅有含法官在内的工作人员16名。全县2个律师事务所、4个法律服务所除一个在仙子脚镇外,全部设在县城,且因现行运行机制所限,律师和法律服务工作者基本不到农村服务。因此,农村法治建设力量十分薄弱,再加上农村法治建设经费匮乏,导致了农村法治建设整体上严重滞后。

  车丽华认为,一个地区在一段时间内某种犯罪类型突出,属地政府的责任需要落地。要达到源头治理的目的,打击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基层社会治理的能力提升。
[page]
  反假币被列入“一把手工程”

  道县印制假币现象曾一度猖獗。《中国新闻周刊》在道县大市场、农贸市场等地走访时,多位商贩告诉记者,前些年道县假币泛滥,一些人常用假币购物找零的方式坑骗商贩。因金额不大,商贩们发现收到假币后只能自认倒霉,当地的农贸市场、农村集市一直是“重灾区”。

  近些年来,一些年岁渐大的假币犯罪“老江湖”回到道县,假币犯罪出现代际传递现象。李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道县近年来破获的假币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呈现出“家族式”特征,且年龄跨度大,部分犯罪嫌疑人或其家属有假币犯罪前科。道县警方在侦破陈平假币犯罪团伙制售假币的过程中发现,团伙成员多以家族、亲朋、邻里为纽带,成员之间有共同的利益和信任基础,对外严格保密。

  据了解,假币团伙的窝点往往会选择地处偏僻,交通不便的村庄。这类村庄的居民大多是“同姓之人”,村子几乎鲜有外人踏足,并布置有多重暗哨。假币犯罪团伙会选择雇佣同村人作为暗哨,以便通风报信,给警方的侦查带来困扰。

  3月16日,由道县公安主侦的一起伪造货币案,在桂林、昆明、郴州、永州4地统一收网,共缴获假币990余万元。近五年来,当地公安机关在打击假币犯罪方面,几乎年年都有战果。但成绩背后也反映了道县假币犯罪的严峻形势——制贩假币存量大,外流假币犯罪依然较多。

  道县县长李天明曾公开表示,制贩假币、电信网络诈骗、外流盗窃等五类跨区域突出犯罪,“严重败坏了道县的社会风气,严重影响了道县的对外形象,严重动摇了道县的发展根基。”打击五类跨区域突出犯罪,被列为当地“一把手工程”。

  湖南省公安厅针对道县假币犯罪泛滥的突出形势,向道县县委、县政府发出《关于道县反假币工作的提醒函》 ,引发关注。警方人士透露,如果道县再不重视打击这类犯罪,等到公安部挂“红黄牌”督办,局面就被动了,所以湖南省公安厅就先行一步,对道县下达提醒。为此,永州市公安局专门开展了代号为“无影风暴”的打击假币犯罪专项行动。同时针对道县假币犯罪特点,永州市公安局向道县派驻突击队,集中打击制售假币犯罪。

  道县刮起了一场整治假币犯罪的大风暴。《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文件显示,道县要求各乡镇、街道组织乡镇干部、政法干警、村干部采取乡不漏村、村不漏户、户不漏人的地毯式大摸排,筛查出假币犯罪前科及疑似人员。并要求对制贩假币犯罪重点人员全部建立管控台账,明确管控责任人,实行“一对一”管控。前科人员由县公安局提供给乡镇街道。前科人员近亲属、在外无正当职业者、“一夜暴富”或收入明显不符者等都被列为重点人员。

  道县希望,这场持续3年的整治风暴,能够实现该县全国假币犯罪重点地区“摘牌”的目标。道县提出,2021年至2023年,道县收缴假币量,在前五年平均收缴量的基础上逐年增加30%;全国公安机关破获道县籍人员假币案件数、抓获道县籍假币犯罪嫌疑人数在全国破获假币案件数、抓获人数中的占比,到2021年底,由目前8%下降至7%以下;到2022年底下降至5%以下;到2023年底下降至3%以下。

  “(有些地方)总想着走歪路一夜暴富,一个村或者一个社区,成群结伙的都是搞这些灰黑产业。”永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车丽华坦言,这对当地社会可持续发展而言贻害无穷,希望通过集中清剿行动,根除一个区域内假币犯罪滋生的土壤,达到“连根拔起”的目的。

  (陈平、李伟为化名)

  《中国新闻周刊》2021年第13期
责任编辑:张馨心
关键词: 湖南,假币,家族,犯罪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要纠错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点赞 :0次
收藏 :0次
评论 :0条
我要评论
相关评论(0)